hket.com
香港時間:2017年10月22日 12:32
rss-icon
RSS |
login-icon
登入
主頁 即時新聞 報價 報章 周刊 電子報 投資 中國 名家專欄 TOPick 地產站 專題 短片區 板塊攻略
hket.com facebook專頁 | 手機版
 
 
 
 
 
2016年04月11日 星期一
回上頁 I 友善列印
國是港事
S M L
 
上一篇 | 下一篇

凡事政治化 香港黃金七年「斷纜」

約一年半前,基於香港就業、加薪、上流力、均富、財政盈餘已超出我們對黃金五年(2010至14年)的預期,所以我們將預測延伸至黃金七年(2010至16年)。

意即這7年間香港將享開埠174年來最多的人才、錢財和機遇,造就結構性增長,足以令香港超越倫敦及紐約,成為全球最成功、最人性化的國際都會。

砸掉金漆招牌 港難逃衰退

可惜港人及議會不但未有迎好而上,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甚至在過去年多迷戀「口號文化」,議會則擁抱「殘港政治」,浪費香港更上層樓的寶貴機會。

HKGolden50沒有既定立場,一切結論只根據客觀分析。面對已成的「惡」勢,我們已於去年看似一片繁榮的第三季「逆市」發出警號,認為今年最少有兩至三季的經濟衰退,而黃金七年的好景亦會在剛開始的第7年「斷纜」。最近,連李嘉誠先生都直認本港經濟是20年來最差。筆者相信衰退已於第一季出現,而且可能整年揮之不去。

這大逆轉亦應驗我們指黃金七年是香港盛衰關鍵的轉捩點,面對黑白二分(Binary Outcome)的結局:若港人出盡全力,香港超倫趕紐指日可待;相反若港人只出7成力,卻絕不會有0.7個紐約或倫敦,不但空手而回,更令香港成為如威尼斯般,曾經偉大卻早被歷史遺忘的城市。

黃金年代的經濟盛勢乃基於結構性因素,令香港能逆全球衰退之勢茁壯增長;眼前的劣勢同樣基於兩個可以變成結構性死穴的因素,即使全球經濟復甦,香港亦可持續衰退:(1)我們打爛「好客之都」金漆招牌;及(2)凡事政治化,忽略經濟民生,因此眼前衰退實屬咎由自取。今天先談第一點。

香港有370多萬打工仔,扣除政府及公共機構等110萬個「金飯碗」,其餘7成港人很快會愈來愈感到工作不穩,是過去6、7年所未見。而且,佔私人市場就業人數4成的零售、酒店、飲食業勢首當其衝;近日相繼有化粧品店及旅行社全綫結業,恐怕只是序幕。

不同行業環環緊扣,當經濟轉差,企業自會削減廣告開支,因此連傳媒亦出現結業減薪。而令我極為痛心的是,香港明明獨享全球罕有的青年及低薪職位上流力,亦會隨着黃金年代消逝而逆轉;而過去5年,收入最低30%打工仔的實質收入增長,比最高30%的增長快上數倍,此等在歐美日也看不到的均富勢頭,亦會無疾而終,令低下階層生活百上加斤!

眼前衰退亦不能單以港元走強,失去競爭力解釋,而是源於我們打爛了174年得來不易的「好客之都」金漆招牌(Brand Damage)。

因為同樣面對幣值向上的澳門,新春期間旅客人數卻按年上升近5%,而訪港旅客人數卻下跌15%至20%。當去年中國出外遊客消費激增53%的時候香港卻彷彿變成疫埠般,出現病態的負增長。若香港繼續事事「本土」,暴力趕客,吸引遊客數十年的「港澳遊」隨惡勢將變成「澳珠橫遊」。

不擴充反趕客 挫民生經濟

香港之所以深得全球信任,是由於香港的安全好客乃年深月久累積下來的長期信譽,外人早已習以為常,從無懸念,欣賞香港。趕客甚至暴動的出現,自會令人懷疑香港的治安秩序;而一旦有所懷疑,對香港品牌的破壞已成,而且牽連甚廣,旅遊業只是鏡子的其中一道裂痕:由旅客選擇度假地點,到跨國企業區域總部選址,以至國際組織的城市排名,香港在各項安全及可靠考慮上都難免失分。早前的滙豐總部選址,以至剛出爐的國際金融中心排名「跌watt」,恐怕都與「懷疑」香港有關。

講到底,所謂的「中港矛盾」以至趕客行動,其實都源於沒有迎好而上,做大個餅為經濟增長助燃(Feed the growth),以至硬件不足。就如2010至15年的6年間旅客增加100%,但酒店房間只增加24%;零售總額增加73%,但零售面積同期只增加3%!這樣自然衍生商場擠迫及水貨客等問題,但本來有關影響主要集中在幾個「熱點」(Hotspots),如北區、沙田、旺角等;加上政府反應過慢,又有議員上綱上綫,導致問題惡化。

不過,既然問題根源是容量不足,我們沒理由遷怒於人,不作擴充反而趕客,把一個本來只影響幾個地方的熱點問題,變成打擊全港市民生計的經濟議題。

安全第一 內地客捨港取日

試想想,若你「一枝公」外遊,即使遇上趕客示威甚至暴動都可以「走快幾步」。但若你扶老攜幼,自然會安全第一,選擇比香港更迎賓好客的地方,沒理由「貼錢買難受」。難怪本來廣受家庭歡迎的海洋公園及迪士尼樂園入場人數跌幅,均倍數高於整體旅客跌幅,可見消費力高、留港時間長的家庭旅客銳減;內地旅客則捨港取日,去年遊日的內地人升至近500萬人次,致使日本甚至打算不計歷史恩怨,讓中國人免簽證入境。

港人趕客情緒亦源於傳媒聚焦個別旅客行為。但若大家撫心自問,港人放假出遊日韓時,心態都會較「放」,言談笑聲可能較大,趕行程可能走快一點,行為舉止(Manners)或多或少會值得商榷,甚至惹本地人側目。

其實,中國旅客不過是港人外遊的「加放」版,雖然側目指數有時較高;但對於香港,仍是治安而言最安全,而且經濟而言最大貢獻的遊客群。再者,盡管有個別中國旅客舉止不太文明,日韓人民並無「一竹篙打一船人」,仍以專業誠懇的態度服務他們。那麼號稱文明的港人又可否將心比心,同樣善待來賓呢?

關注炒作負面新聞 自製矛盾

事實上,佔中和反中引伸出來的Brand Damage,已經連續13個月陷香港採購經理指數於收縮區,最新數字45.5還創了7個月低位,顯示經濟仍在轉差。但衰退亦非關外圍因素,例如內地3月的綜合PMI升至51.3,重返經濟擴張區,並創11個月高位。

近日有研究指香港的微笑指數全球排行尾三,筆者認為實在不難理解:打開報章電視,只見我們不斷自製矛盾,社會氛圍關注炒作負面的事;一些在外國根本不會報道的事,在香港卻可炒作成為鋪天蓋地的頭條新聞。

香港向來務實進取,不斷奮鬥進步,積極勇敢迎接挑戰,只做利己利民,幫到自己、家人和社會的事。亦正是這種無限正能量的不懈精神,使香港百多年來,不論任何界別都有大量「粉絲」。很可惜,隨着佔領運動、趕客示威以至暴動出現,凡事政治化,令很多本來愛港之士都開始懷疑香港的前途,甚至對我城心灰意冷。

在這個背景之下,不論誰人出任特首,香港都難有正面發展——因為在這個畸形的泛政治化環境,扶貧也好(訂立貧窮綫、推出長生津、幫到70萬人之眾的低收入津貼)、增加房屋供應,調控樓市也罷(供應穩步增加、樓價租金回調),都不能增加政治分數。醫院、醫護短缺(流感高峰)也好、安老院不足(大埔安老院事件)也罷,都不能進佔公共政策的議程(Agenda),難以得到媒體和政客的青睞,大家關心的只是反中、反梁,或者過關行李。問題是,即使某些政客贏了這些雞毛蒜皮的爭議,又有誰人得益?幫得了多少家庭?協助了哪一個老弱傷殘?

贏了無關痛癢的政治口乖,輸掉香港的黃金時代,值得嗎?

撰文:
林奮強 香港黃金五十創辦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 hket Facebook 專版
上一篇︰誰是真香港人 真的別分太細
下一篇︰助中國發SDR債 香港良機勿失
回上頁 I 回頁頂
 
顯示名稱
隨着佔領運動、趕客示威以至暴動出現,凡事政治化,令很多本來愛港之士都開始懷疑香港的前途,甚至心灰意冷。(資料圖片)
隨着佔領運動、趕客示威以至暴動出現,凡事政治化,令很多本來愛港之士都開始懷疑香港的前途,甚至心灰意冷。(資料圖片)
詳盡報價
 
熱門文章
 
  最高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