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et.com
香港時間:2017年6月24日 20:10
rss-icon
RSS |
login-icon
登入
主頁 即時新聞 報價 報章 周刊 電子報 投資 中國 名家專欄 TOPick 地產站 專題 短片區 板塊攻略
hket.com facebook專頁 | 手機版
 
 
 
 
 
2016年06月06日 星期一
回上頁 I 友善列印
國是港事
S M L
 
下一篇

硬件發展龜速 港精英赴粵追夢

各位讀者,知否香港的一大地標,構造獨一無二的灣仔會展中心用了多少時間建成?而舉辦了眾多大型活動及國際考試的亞洲博覽館,又用了多久?答案分別是兩年及兩年半。相比之下,我們的公屋,雖然40年來都是根據標準圖則設計興建,連部件都可以在外地預製和倒模出來,但籌建時間卻居然要6至7年。

一葉知秋,回歸前、後,發展香港的阻力大增,實在一目了然。問題是,對老中青三代而言,在短短十多年間建設程序慢了幾倍,是否能令香港更人性化發展、更加利民?

由長者及病人說起,過去18年沒建大型醫院的後果顯而易見,第一次見專科醫生的輪候時間大多是一年半以上,對比下新加坡平均只需幾星期,而要香港式的苦候個案更只有0.1%!

凡事政治化 反發展思潮興起

正如上周本欄所述,發展緩慢一來歸因於政府審批程序繁複冗贅,但亦與近年社會興起的「反發展」思潮有關。其實,反發展者不明白的是,在香港這個95%屬服務業的經濟體,想要有收入增長、上流動力、能好好照顧老弱傷殘,硬件供應不可或缺。除非你是街頭賣藝,否則表演工作仍需在劇院進行,醫生需要醫院、教師需要學院、科研人員需要研究院,當然還有商場、寫字樓、酒店,以及年輕人渴望「上車」、基層家庭苦候上樓、長者需要的院舍宿位。社會及經濟的正面改變,通通也需要新的硬件配合。

但很可惜,這幾年「凡事政治化」的潮流將張德江委員長和梁特首時常強調的專注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都當成「唱歌仔」、「耳邊風」,甚至醜化成「過街老鼠」,冠以「大陸後花園」、「官商勾結」、「地產霸權」等口號;贏了片面的道德高地,但輸了三代前途!以酒店房間為例,預期未來5年增加約7,000間或一成;一橋之隔的澳門同期將翻一番,追上香港的7萬間!而且,在澳門落成的是Ritz-Carlton全球首間全套房酒店、全亞洲最大的JW Marriott酒店等世界級設施。結果是,理大的酒管精英讀了全球第二佳的課程,卻英雄無用武之地,難以避免只能到澳門發展,尋找他們美麗人生的夢工場。

事實上,硬件供應緩慢絕對是滯礙聘請大量基層勞動力的旅遊業的最大「殺手」,即將落成的港珠澳大橋的另一端,橫琴便剛建成了新的長隆海洋王國;再往北望,還有上海迪士尼樂園、未來的北京環球片場等。

旅遊航運金融 各種機遇流失

更加令人唏噓的是,我們把自己機遇送給對手的,遠不止旅遊業:我們已因沒有創科政策配合,把明明起源於香港、現在全球市佔率達7成的無人機企業大疆白白送給深圳;至於另一傳統產業物流業,按旗下航機數目計算,中國南方航空已是全球第5大航空公司,有超過450架飛機,雖未達其千架的目標,已是本港最大的國泰只有不足150架的3倍以上!

當香港仍在為籌建現時仍有人指控為「大白象」的三跑時,南航的主要機場廣州白雲機場的三跑已經運作近一年半!可能不久,區內最通達全球的機場將在廣州,而非香港;而屆時港人到機場的鐵路,將是廣深港高鐵,而非機鐵!

另外,香港的甲級寫字樓長期不足,令商業租金高企,勢連經濟龍頭之一的金融業也將輸給前海!以上種種機遇的流失,都是把本來可以用作支援香港老弱傷殘、增建醫院老人院、改善退休保障的資源,變成深圳、上海、北京等競爭城市的利得稅和薪俸稅基。

筆者向來強調今年是香港盛衰關鍵的一年。事實上,眼前可能出現的多季衰退便是重要的訊號。年初筆者多次談到旅遊業因為我們打爛好客金漆招牌而大受打擊;而近日東亞銀行(金融)裁員、建築師大行(專業服務業)減薪,加上已連續12個月負增長的出口數字(進出口貿易),似乎正在指出,香港經濟的4大支柱條條崩裂!而深港盛衰交替的大勢,亦將由今年深圳GDP超越香港打開序幕。

深圳高速增長 創新產業龍頭

難怪連滙豐銀行行政總裁歐智華都表明集團的全球發展重點是珠三角,更指香港是成熟市場,增長潛力不大。其實,這是Polite Speak,實指香港發展緩慢,硬件供應十年如一日,未能把中國的長期結構性增長機遇,鎖在「香港夢」中。既然香港做不到這個關鍵的連繫人,那麼便索性繞過香港,直截了當地移到增長的源頭,繼續尋找「滙豐夢」。

「香港夢不成,移夢於廣東」的情況更非個別例子,例如港人創立的物流業龍頭順豐,也捨港北上,到內地上市。的確,香港以往對國際市場觸覺和反應極為敏銳,把握機遇極快;現在卻變成後知後覺,連創科局這個如此重要的政策局也拖延了3年。

同樣地,議會對於一帶一路,也無知地嬉笑怒罵,完全不知他們正在為香港的未來,浪費多少黃金機遇!至於固有優勢產業如金融業則發展遲緩,大笨象(滙豐)變成股民小白象;相反,祖國早已了解並把握環球新經濟的結構動力,大力推動和鼓勵創新創業——到今天,內地科技巨擘騰訊的市值已達1.6萬億元,遠超歐洲最大銀行滙豐的1萬億元,亦帶動香港股市市值幾達香港GDP的15倍,是世界之冠。

一般而言,股市市值只是等於一個經濟的GDP;很明顯,若沒有內地的結構性增長機遇,香港不可能有這些成就。

而還未上市、以深圳為基地的華為,近日便有報道指該企業年薪逾百萬元人民幣的員工,有超過一萬人;筆者相信滙豐全球的高薪員工,都遠不能達到此數!而「中國Google」百度市值已達滙豐的一半;跟着快跑的「中國Tesla」、以深圳為總部的綠色汽車龍頭比亞迪的市值,也差不多追上香港的恒基地產。所以香港的年輕精英,如果想要高薪厚職,似乎不應再鍾情金融、地產,而應放眼深圳,找尋Dream Job。

新經濟的龍頭已擊敗「舊產業」金融業的一哥,背後代表的是個翻天覆地的改變,但港人卻似乎懵然不覺:今天中環的中心點皇后大道中1號,是滙豐總部,是香港一直以來舊經濟的夢工場;但環顧中環,卻不見新經濟的代表如騰訊、阿里巴巴等的蹤影。相比之下,與我們一河之隔的深圳,早已在港人「白鴿眼」下,悄悄地高速超越香港。事實上,今年深圳的GDP將「過香港頭」。騰訊、百度的總部、阿里巴巴的辦公室,若各位在元朗、屯門往北遠眺,都可盡收眼簾。似乎,今天在香港的農地和魚塘以北,早已衍生了另一個中環,甚至是中國新經濟的龍頭中心!

港人迷戀政治 無視發展危機

回顧歷史,幾十年前的香港遇到勞動力不足的問題,剛好遇上二次大戰和國共內戰主要由廣東省湧港的難民,來港大展拳腳,當中包括李嘉誠先生。當時,香港山寨廠林立,家家戶戶穿膠花、剪綫頭。到80年代國家改革開放,港商到廣東省廣設廠房,將香港的輕工業夢做大做好至世界級水準。

展望未來,以深圳的高速增長勢頭,可預期深圳的樓價會高於香港;而今天全國人均博士學位最多的深圳,在教育水平上超越香港也只是時日問題;醫療方面,港大深圳醫院的床位達2,000張,造價只是約40億元,相比之下只增建少於200張病床的瑪麗醫院,重建卻要逾90億元!隨着內地的硬件愈建愈多,而且統統都比香港更新、更快、更大、更好、更平,香港的客源只會不斷往北流(剛出爐的競爭力報告,香港輸給深圳便是例證);而年輕一代因為在沒有硬件發展的香港,找不到他們想要的上流力,亦只能北移。廣東省也將由成就兩代港人事業發展的夢工場,變成香港年輕一代的「返工工場」,實在諷刺。

發展停滯不前,離不開港人近年迷戀政治,一知半解地戀上遠在天邊的一些制度;反而自己、家人、社會的確實需要卻無心裝載,更懵然不知近在眼前的發展危機!其實,就算是被不少港人和政客奉為全球民主第一國際標準的美國,其選舉制度亦紕漏百出。

所以,若以為「隔籬飯香」(Grass is greener on the other side)、正在考慮移民的港人,可以客觀、全觀、以事論事地審視現實,他們真正應該考慮的目的地,並非台灣、日本、美加澳,而是北望神州,移居廣東省!因為「港人治港」讓港人當家作主後,我們反而本末倒置,不理事實,沒有為自己和家人的前途,踏實地製造香港夢。結果,香港開埠174年來,由國父孫中山到李嘉誠、胡應湘、饒宗頤、查良鏞、杜葉錫恩、數以十萬計的「廠佬」、李小龍、周潤發,創造出來的理性、文明、繁榮的社會,也會止步於今天。

「We used to make Guangdong's history. But now we have become Guangdong's history .」(我們向來都有份編寫廣東的歷史;但如今,我們只能成為廣東歷史的一個小節﹗)在香港盛衰關鍵的此刻,歷史巨輪之諷刺和遺憾,莫過於此!

撰文:
林奮強 香港黃金五十創辦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 hket Facebook 專版
下一篇︰中央倡以租代買 不如先遏投機
回上頁 I 回頁頂
 
顯示名稱
內地早已了解並把握環球新經濟的結構動力,大力推動和鼓勵創新創業,騰訊、百度的總部、阿里巴巴的辦公室,在元朗、屯門往北遠眺,都可盡收眼簾。
內地早已了解並把握環球新經濟的結構動力,大力推動和鼓勵創新創業,騰訊、百度的總部、阿里巴巴的辦公室,在元朗、屯門往北遠眺,都可盡收眼簾。
詳盡報價
 
熱門文章
 
  最高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