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et.com
香港時間:2017年3月24日 10:03
header-bar-logo
登入
主頁 即時新聞 報價 報章 周刊 電子報 投資 中國 名家專欄 TOPick 地產站 專題 短片區 iMoney 板塊攻略
hket.com facebook專頁 | 手機版
 
 
 
 
 
2017年02月23日 星期四
回上頁 I 友善列印
國是港事
S M L
 
上一篇

檢視稅制有突破 創科未見新猷

這次的特首選舉,其中一個討論焦點,就是何謂一份好的財政預算案,當中就牽涉到政府在經濟社會民生等的角色。

拘泥過去模式 不敵國際競爭

事實上,無論是所謂的「積極不干預」、「大市場小政府」或「適度有為」的論述,無可否認,香港在整個經濟發展的過程當中,和其餘的所謂「亞洲四小龍」,無論是新加坡、南韓、台灣,政府所扮演的角色都有極大的分別。

不少學術文獻都對這些所謂「Developmental State」(發展型政府)有充分討論,印證政府如何運用不同的資源(包括銀行、稅務、財務),配合政策扶持,再積極和商家協助,戰略性的發展某些經濟產業和方向;香港沒有這樣的傳統,也沒有相關的官僚體系,難以一下子改變。就算這些地區國家,也已經由最初的發展型政府慢慢轉型,在不少地方積極配合市場化和開放性。

同樣地,香港似乎也不應拘泥於過去的模式,要在風起雲湧的國際化競爭中,找到一席位,政府的經濟政策和配套,就要更進取和積極。事實上,如果沒有整個政府改變的思維和意志,不可能突破以往的政府和經濟發展模式,很多的經濟目標就容易淪為口號式的假大空,不一定是因為目標差錯,而是沒有相關的執行架構和行政工具。

不過,在這些前提中,今次的財政預算案,就看不到有太多走出舊有框架的動作。可能畢竟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新財政司也確實很難有即時的大動作,而就算有任何的新思維,都需要整個政府的政策部門配合,也肯定有一個內部醞釀的過程,而非一步到位。

科研投放不足 比去年更保守

事實上,筆者比較失望的是,在創新科技方面,雖然是政府的施政其中一個重點,但卻基本上完全沒有新的資源投放,所引用的,都是去年已經公布而未落實的措施和資源,例如:82億元在「將軍澳工業邨興建先進製造業中心及數據技術中心」(121段)、20億元的「『創科創投基金』,透過大約一對二的資金配對比例,與風險投資基金共同投資在香港創立的初創企業」(123段)、「5億元的『創科生活基金』,資助可以改善市民日常生活和惠及長者或弱勢社群的創科項目」(125段)、或所謂的180億元「多項措施,悉力與持份者完善香港的創科環境,推動創科發展」等,都是舊酒舊瓶,比去年新增的47億元的做法,就相對更保守,看不到如何能解決香港科研投放資源長期不足的問題。

眾所周知,香港科研投放,只佔GDP的0.73%,比全球其他地方的2至4%低很多,其中政府的投放,更只有0.4%,而不少例子顯示,政府有牽頭的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大學應用研究的投入方面。

撇除以上的「發展性政府」的學術討論,也撇除政府的經濟參與永遠都是禁忌的意識形態,筆者認為,重要的是,如果能看到某些領域,如以上所說的大學應用研究資源,是有所謂的Market Failures(市場失效),Public Goods(公共物品)、或是Collective Action Problems(集體行動問題),政府的角色就責無旁貸。

居安思危 積穀投資須並重

很多人都知道政府的財政盈餘充裕,但卻不知道真正有多少;政府說「預計財政儲備會有9,429億元,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三十,或18個月的政府開支」(180段),但其實筆者認為這是低估了政府實際的財力。

如果翻查政府之前公開的資產負債表,或是金管局的外滙基金,都不難知道政府的財力,扣除了要捍衞聯滙的1.7萬億元(1.7 trillion)後,仍然起碼有2萬億元的淨資產(包括各式各樣的基金和盈餘)。居安思危,除了是要積穀防饑外,也需要積極投資未來,創造開源增長的基礎,這方面政府財政仍然有改善的空間。

新設稅務政策組 促競爭創富

不過,今份財政預算案有一個不錯的建議,就是要「成立稅務政策組,從宏觀的角度整全地審視這些重要的課題,一方面檢視香港與國際稅務規定的接軌,積極研究如何通過包括提升科研開支的扣減等稅務措施,促進支柱、優勢和新興產業的發展,務求使香港在國際新形勢下持續維持競爭力,為香港創富;同時優化香港的稅制結構,研究擴闊稅基和增加收入,務求有足夠資源支持社會的持續發展。」(54段)

筆者歡迎這個建議,因為這體現了政府盡力探索如何引導經濟。一直以來,要改革稅制,如提升科研開支的扣減等,就會碰到所謂「簡單稅制」的問題,就置之不理;當然,把稅制稍為複雜化,有一定的社會成本,不過,完全不探討其中的利弊,就有點不負責。

事實上,之前對財資市場有一定的利得稅優惠措施,就已經是把稅制稍為複雜化;關鍵是,有一個客觀對稅制的全面審視,配合政府整體對市場參與的構思和政策,應有助政府突破過去的框架,嘗試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中和市場共同摸索一條經濟多元和持續發展的出路。

(黃元山教授亦為港大專業進修學院中國商學院客席副教授;前投行董事總經理,為多份財經報章的專欄作家及電台電視財經節目主持)

撰文:
黃元山 中大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 hket Facebook 專版
上一篇︰稅制改革勝派糖 助初創崛起
回上頁 I 回頁頂
 
顯示名稱
有評論認為香港不應拘泥於過去的模式,若要在風起雲湧的國際化競爭中找到一席位的話,政府的經濟政策和配套,就要更進取和積極。(法新社資料圖片)
有評論認為香港不應拘泥於過去的模式,若要在風起雲湧的國際化競爭中找到一席位的話,政府的經濟政策和配套,就要更進取和積極。(法新社資料圖片)
詳盡報價
 
熱門文章
 
  最高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