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et.com
香港時間:2017年9月27日 02:21
rss-icon
RSS |
login-icon
登入
主頁 即時新聞 報價 報章 周刊 電子報 投資 中國 名家專欄 TOPick 地產站 專題 短片區 板塊攻略
hket.com facebook專頁 | 手機版
 
 
 
 
 
2017年03月17日 星期五
回上頁 I 友善列印
國是港事
S M L
 
上一篇

荷特朗普選情遜預期 難阻歐右傾

自從雷曼兄弟倒閉、西方諸國捲入金融海嘯以降,10年來,歐洲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就沒有一刻消停過。

極右勢力發酵 意法離心漸現

首先是歐豬(PIIGS)5國--葡萄牙、冰島、愛爾蘭、希臘、西班牙捲進銀行體系崩塌的漩渦,一度威脅全球流通量第二大歐元的存留。當歐陸南翼的債務、公共財政問題,在近年稍為緩減,又因為烏克蘭政變,而導致普京出兵烏東、吞併克里米亞半島。

當然,從希臘到烏克蘭,上述「歐洲病」不是不重,卻都集中在該大陸最貧困、落後的東部、東南部邊緣地帶。直到英國公投脫歐,才從西歐富裕的「後欄起火」;正當保守黨越過上、下兩院程序上的攻防戰,正式向女王呈請啟動脫歐談判之際,歐洲的危機,卻進一步向聯盟核心區-西歐來延燒。

面對荷蘭國會選舉,不少即時評論都聚焦於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所領導「反移民」、「反伊斯蘭」的自由黨(PVV)所得議席未如預期;另一邊廂,現任總理領導的自由民主黨,繼續成為國會第一大黨。然而,若由此就斷定歐洲極右勢力得以遏止,內部分裂、對峙危機得以解除,便未免太樂觀了些。

愚以為,以荷蘭為例,集體向右轉的趨勢,仍然在歐洲發酵;不管其速度或快或慢,眼前都未見扭轉勢頭的可能。未來,或許德國國勢尚會維持穩定,但已是獨木難支;其他成員國,尤其是經濟實力最強、民眾收入最高的荷蘭、法國、意大利離心漸現,也會倒過來削弱德國國民對「大歐洲主義」的堅定支持。

從微觀上,就選舉結果而言,難說荷蘭政局,尤其是「反移民」、「反伊斯蘭」問題上,就會從此安定。

荷蘭國會150席中,上屆的分布是:自由民主黨(VVD)41席、工黨35席、社會黨40席、基督教民主黨13席、自由黨(PVV)15席、民主黨12席、綠黨4席,可謂相當分散。

執政自民黨支持者 轉投極右

及至本屆,投票率雖達8成,乃1970年代末以降、40年來高峰。然而,荷蘭的民意有更好地凝聚嗎?很遺憾,答案明顯是否定的。自由民主黨確實保住了第一大黨地位,然而,據初步點票結果,在自由黨猛烈攻勢下,該黨議席大幅萎縮了近3成。

自由黨雖未能一躍成為最大黨,只有20席;觀乎其他主要政黨的態度,該黨取代自由民主黨組成聯合政府的議價能力也不高。有意思的是,不止是自由黨所得議席低於預期,原本在選前民調緊隨着後的民主黨、綠黨、社會黨和工黨,竟然也讓人大跌眼鏡。

執政自由民主黨的席位固然在自由黨之上,與後者大體持平、取得19席者,卻是基督教民主黨。換言之,上述左翼社會黨、綠黨、工黨,悉數遭遇重挫。而右傾的基督教民主黨成為是次選舉大贏家;原來中間偏右的選民,已從執政自由民主黨支持者,蛻變成極右自由黨的中堅。而威爾德斯本人,原來就出身於自由民主黨之中的右派。

英美荷強國 牽頭反思全球化

就此而言,若以左、右分之,是次荷蘭選舉,是右派大勝、左翼大敗。唯一「未盡如人意」處,僅是第一獲利者,是基督教民主黨、而非選前奇峰突出的自由黨而已。

宏觀而言,從英國脫歐、特朗普出任美國總統,再到歐洲國家一系列選舉,有兩個全球政經及安全層面的問題,值得我們思考。其一,不管是英、美,還是荷蘭,即便相對其他西方國家而言,也是進入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和工業化的先驅。在推動全球貿易上,英、美固然是最大動力;相比起荷蘭的領土、人口和國力,該國也毫無疑問是全球經濟一體化的主力。

荷蘭人從來甘於為生活而冒險,比起英國、葡萄牙、西班牙人,都更勇於探索新大陸、新航綫。早於中國明、清以前,其足迹就遍及南美、南亞、東亞和大洋洲。如今,偏偏是西方國家之中,最開放、最崇尚自由經濟的英、美、荷,率先打響了「反思全球化」的起步槍。

德經濟愈成功 歐盟愈見分歧

其次,與英、美、荷相對照,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SOME Social-Market Economy)的德國,卻成為整個歐盟最後防綫;曾經的「英--德--法」三巨頭只剩其二,疑歐的勒龐即使未能成為法國總統,也將成為未來該國政局的領軍人物之一。德國代表的北歐經濟和社會發展模式,從來不是全球化的樣辦,卻似乎比英、美、荷樣式更見穩定。

但德國的尷尬卻在於,自身的成功,卻使該國與其他歐盟成員更加格格不入。數年前,在希臘債務危機當中,就有半開玩笑的分析指,應該是德國退出歐元區,與北歐諸國另組貨幣經濟同盟。事實上,丹麥、挪威、瑞典、芬蘭,大多數北歐國家都與德國有更深的血緣、文化關係,價值觀、生活模式、社會制度與生產力又彼此接近。按道理,上述北邊的鄰居,才與德國人同氣連枝。

讓德國人氣結的是,上述5國,有的不是北約(NATO)成員,在軍事上是永久中立國;有的不使用歐元,有的根本不是歐盟成員。從結構上講,北歐「類德國」經濟體,就是因為相對獨立的國防政策、經濟模式、社會發展取向,才不必,也不考慮加入歐盟﹔從而導致他們的這個德國兄弟,成為歐盟裏的另類。

歐盟的起點是大半世紀前的「歐洲煤礦同盟」,荷蘭就是其創始國。當德、法、荷等廣義的萊茵河國家,因個別領域的利益,而走向同盟,彼此在發展路途上深層次的分歧,尚不至於在結盟之初成為結構性矛盾。眼前,當德國活在北約、歐盟、歐元區以外的兄弟之邦,過得比德國人還自在、逍遙,也就映襯出當初的「大歐洲」構想,是那麼的浪漫。

特朗普與普京陰影下 民粹難遏

除了海洋系民族-英、美、荷與大陸系-德國、北歐的社會文化深層分歧,歐陸的反移民風,畢竟和「黑海--西亞--北非」的亂局相關。讓德國等歐盟支柱倍感頭痛的是,無論在烏克蘭還是中東,戰爭與難民問題,都要依靠俄羅斯、美國的軍事、外交力量來解決。德國乃至整個歐洲的自主性,仍然成疑。

如此說來,歐洲人仍要活在兩個世界級的民粹大玩家--特朗普與普京的陰影之下。沒有足夠強大的中央政府,就無法保障全球化浪潮下的底層國民;這就是社會底層民粹狂潮和特朗普「讓美國再次強大」的遙相呼應。

然而,本來就強調分權與自主的歐盟,各國民眾血緣、語言割裂;又如何應對來自異文化、非基督教文明的衝擊?歐盟政黨、政客,又憑甚麼抑制基層國民的恐懼?恐懼,本是煽惑民粹的力量之源,對香港人而言,荷蘭人的抉擇,有半點陌生嗎?

撰文: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 hket Facebook 專版
上一篇︰美加息步伐難快 未虞衝擊港樓
回上頁 I 回頁頂
最近十篇專欄文章 更多專欄文章
 
2017/09/26 默克爾縱連任 德內外挑戰巨
2017/09/23 漠視中美互賴 特朗普遏華極愚蠢
2017/09/19 反恐拖垮美財政 加快中國崛起
2017/09/18 貿易保護主義 難圓特朗普夢
2017/09/15 印度實力日增 華合作策略勝對抗
2017/09/13 美國政爭外交混亂 中國有危有機
2017/09/08 民粹狂潮捲英倫 內政外交失方寸
2017/09/07 北韓已成負累 中國須出手遏制
2017/09/02 中印對峙表面解決 禍患難除
2017/09/01 特朗普無意攻朝 日韓更親美堵華
 
顯示名稱
荷蘭本屆大選投票率達8成,是1970年代末以降、40年來高峰,但有評論認為荷蘭民意仍未有更好地凝聚。(法新社資料圖片)
荷蘭本屆大選投票率達8成,是1970年代末以降、40年來高峰,但有評論認為荷蘭民意仍未有更好地凝聚。(法新社資料圖片)
詳盡報價
 
熱門文章
 
  最高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