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et.com
香港時間:2017年11月22日 04:55
rss-icon
RSS |
login-icon
登入
主頁 即時新聞 報價 報章 周刊 電子報 投資 中國 名家專欄 TOPick 地產站 專題 短片區 板塊攻略
hket.com facebook專頁 | 手機版
 
 
 
 
 
2017年07月31日 星期一
回上頁 I 友善列印
國是港事
S M L
 
上一篇

全球複雜性時代 思考需新思維

似乎每個世紀都有它的「時代特徵」。文藝復興從哲學角度一直被稱為冒險時代。17世紀的理性時代過去之後,啟蒙時代隨之而來。19世紀和20世紀則分別是意識形態和分析時代。至於21世紀,我認為它的全球時代特徵為複雜性。

一方面,科學技術的進步讓人類可以創造生命,甚至通過極其先進的基因組編輯技術製造新物種。未來學家尤瓦爾•諾阿•哈拉裏(Yuval Noah Harari)預言人類(Homo deus)即將可以「扮演上帝」:一種人類可以通過各種辦法操縱自然,包括推遲甚至最終征服死亡的可能。美國國防部所認定的未來幾年的大部分關鍵技術趨勢,在30年前都還聞所未聞。

創造力與破壞力 前所未有

另一方面,人性又被無望和沮喪感重重包圍,這些感覺來自我們似乎無法克服的挑戰,比如污染、氣候變化和無窮無盡的種族主義和恐怖主義。自動化所導致的就業職位損失、根深蒂固的社會秩序、以及具破壞性的政治權力爭鬥加劇了經濟不平等,並大大加深了我們的無力感。

當我們的創造能力,以及同樣強大的破壞能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如只消發射武器就能改變歷史進程,發展一個更加平衡的、更加有效的全球發展體系也變得前所未有地緊迫。在這個新的全球複雜性時代,我們需要新範式來思考世界,從而引導我們推動和平與繁榮的努力。

一個流行的世界觀一直是影響人類命運的關鍵因素。亞歷山大大帝如果失去了他的哲學老師亞里士多德的影響力,就無法征服當時大部分已知的世界。不僅他是如此:在每一個偉大的帝國背後,都有一位偉大的哲學家和歷史學家,他的世界觀推動帝國帶着合法性甚至神聖性前進。也可以說,如果歷史是由失敗者而不是勝利者寫就,帝國締造的過程就絕不可能如此光榮。

當我們開始形成新的世界觀來指導我們的未來時,我們必須採取真正的全球視野。在過去,對人類世界觀演化史的分析總是聚焦於西方,追隨歐洲人以及隨後的美國人,包括從探索拓荒、殖民化及締造帝國,到工業化、市場合約關係的擴散、及技術創新等一系列人類進步的里程碑。

但在21世紀,這套敘事範式正在被改寫。2007年源於美國的全球經濟危機暴露出發達國家發展模式的一些弱點,讓一個新的、更加多極化的世界觀得以崛起,這個世界觀認為,新興經濟體在中國、印度和俄羅斯的帶領下,正在挑戰現有的既得利益均衡。

與此同時,各國面臨的挑戰正變得日益互相關聯,全球大趨勢,從氣候變化到金融深化,其作用早已突破了個別政府的權力影響範圍。由物理學家轉行成為生態學家的弗裏特約夫•卡普拉(Fritjof Capra)和化學家皮爾•路易吉•路易西(Pier Luigi Luisi)在他們2014年的著作《生命的多維系統觀》(The Systems View of Life)中評論道,「當今時代的主要問題是多維系統性問題--他們互相關聯並相互依存。」因此,「他們需要具有全局視野的系統性解決方法。」

接受世界多元性 人類能力有限

在這樣的背景下,世界需要更加具有全局視野的世界觀,接受多元性和多樣性--不管是在地理、傳統還是管治模式方面--這些多元性和多樣性反映並強化了當今全球趨勢的複雜性。在這一框架下,我們不但必須承認各國要合作改變世界,還必須承認我們改變世界的能力是有極限的。

長期以來,人類一直在決定論範式的思維範疇內發展;我們相信我們能夠預測和操縱結果。但我們沒有發現任何可以解釋生命如何演化到當前狀態的自然定律或方程式,更不用說指出生命未來會如何演化了。決定論已經完成了它的使命,必須被一個新的範式所取代。而在這個範式中,不確定性會被接受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現實。

在自然科學界,這一幕已經開始發生。量子力學、廣義相對論和不確定性已經被接受為物理學和數學的前進方向。生物學和神經科學也在日益接受生命源自認知(自我意識和自我創生(self-generation),並在不斷的變化中,用生物學家斯圖爾特•考夫曼(Stuart Kauffman)的話說這意味着沒有「不可言說的變化」(prestatable becoming)。

機械理論 難解社會系統問題

但在從經濟學到政治學的社會科學領域,這一轉變還沒有發生。受18世紀牛頓學說框架下的決定論的影響,經濟學仍然主要依靠綫性思維方法。但簡單的機械理論無法處理有生命的、複雜的、通常是具有量子物理特性的社會系統。事實上,在當今經濟學界佔主宰地位的基於簡化假設的還原論邏輯,好聽點說是不完整的,或從根本上說就是錯誤的。

同樣地,在政治領域,我們仍然為實現系統性的解決方案而煩惱,因為我們常常無法就我們所面臨的複雜問題的性質達成協議。這部分反映了我們現在面臨的挑戰的全球性質,以及因此必須對多樣性觀點加以協調的現實。更基本的是,這反映了一個事實:人類並不總是理性的,而新「複雜性經濟學」將不斷認可這個現實。

更廣義地說,新的「具有複雜性特徵的世界觀」必須承認人類行為會受到從政治和經濟到文化和心理的各種因素的驅動,甚至受到技術發展本身的驅動。在具有複雜性特徵的時代,我們所構建和維持的制度,需要一套系統性思維方法,從而能夠與迅速進步的自然科學齊頭並進。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撰文: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全球研究所傑出研究員、UNEP可持續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
資料提供: Project Syndicate, 2017.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 hket Facebook 專版
上一篇︰聚焦經濟民生 平常心解高鐵心結
回上頁 I 回頁頂
 
顯示名稱
在這個新的全球複雜性時代,我們需要新範式來思考世界,從而指導我們推動和平與繁榮的努力。(法新社資料圖片)
在這個新的全球複雜性時代,我們需要新範式來思考世界,從而指導我們推動和平與繁榮的努力。(法新社資料圖片)
詳盡報價
 
熱門文章
 
  最高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