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et.com
香港時間:2017年11月21日 18:13
rss-icon
RSS |
login-icon
登入
主頁 即時新聞 報價 報章 周刊 電子報 投資 中國 名家專欄 TOPick 地產站 專題 短片區 板塊攻略
hket.com facebook專頁 | 手機版
 
 
 
 
 
2017年08月02日 星期三
回上頁 I 友善列印
國是港事
S M L
 
上一篇

人幣企穩 央行治理金融亂象契機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7月28日公布的「2017外部風險評估報告」指出,盡管人民幣去年以來貶值不少,但整體來看,當前的人民幣基本上符合基本面。

因為,2016年人民幣實際有效滙率,比2015年貶值約5.1%,主要是受人民幣名義有效滙率大幅貶值6.5%的影響,這也反映了期間美元反覆走強的格局。

外部失衡大改善 外儲水平足夠

IMF認為,在中國經濟基本面和良好政策的支撑下,人民幣實際有效滙率與其現有水準的差距在10%範圍內,總體看,人民幣滙率大致與基本面保持一致。因為,從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以來,中國的外部失衡問題有很大程度上的改善。2016年,中國經常帳戶順差佔GDP比重降至1.7%,遠低於2007年約10%的歷史高點。

IMF的報告還指出,人民幣滙率基本上符合基本面,與當前中國的外滙儲備水平有關。2015年和2016年中國外滙儲備分別下降了5,130和3,200億美元,用於穩定滙率的外滙儲備消耗量分別為3,420和4,480億美元。根據中國央行最新數據,截至6月末,中國外滙儲備規模為3.0568萬億美元,IMF認為這樣的外滙儲備水平是足夠的。

IMF評估當前人民幣滙率水平為基本上符合基本面,其有兩條重要的參考指標。一是一國的進出口貿易經常項帳戶的順差和逆差是否失衡;二是該國的外滙儲備規模大小。其實這兩條標準是建立在傳統的國際經濟學的理論框架下,而這種國際經濟學的理論前提是建立在金本位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下。

不過,在1971年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後,這國際貨幣體系早就不存在。

央行出招穩人幣滙率 漸見成效

目前國際貨幣體系是以信用貨幣美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理論的前提不同,用原有的理論體系標準來衡量當前人民幣滙率的穩定性,在理論上是不能自洽的,實踐中會存在更多的不確定性。更何況當前全球外滙市場的交易有95%以上的與實質性貿易無關,更是會說明上述判斷的不確定性。

2015年811人民幣滙率制度改革以來,到2016年底的人民幣持續貶值,主要原因兩個方面。一是中國的人民幣滙率制度重大改革,而這次的人民幣滙率制度改革,不僅要加快人民幣滙率形成機制的市場化程度,而且在於讓前10年人民幣單邊升值所導致的滙率高估作適當調整。

人民幣對美元滙率2014年12月31日為6.2015,到2016年12月31日為6.9370,貶值的幅度達到11%了。2015年8月之前10年,人民幣對美元單邊升值達35%以上,這次人民幣滙率制度改革,人民幣對美元滙率有適度調整,應該沒有多少問題。

問題就在於如果這種貶值成為趨勢,會對中國經濟及利益造成較大損失。

當時我就一直強調人民幣滙率穩定才是最為重要的。所以中國央行採取了一系列的穩定人民幣滙率政策,並借助上半年美元弱勢,令人民幣滙率不僅開始企穩,也出現了不小升值。到2017年7月28日人民幣對美元的滙率上升到6.7361,升值的幅度達到3%。

美元仍高估 為人幣穩定創條件?

二是今年上半年美國總統特朗普刺激經濟政策一再受挫,半年多過去了,到現在還是只聽樓梯聲,使得美國政治及經濟一潭死水。不僅美國經濟會受到較大影響,比如美國第二季度的GDP增長遠低於市場預期,也肯定會拖累美元滙率走勢。再加上歐盟及日本經濟開始復甦,主要經濟體央行表示貨幣政策可能收緊而導致非美元貨幣滙率上升。

代表美元對6大貨幣滙率的ICE美元指數上個星期五下跌0.61%,收在93.34,刷新2016年6月以來低點。美元指數今年來已大跌8.8%,徘徊在13個月最低位。今年以來,美元對歐元已大幅貶值11.7%、對日圓下跌5.4%、對澳元大跌10.9%、對新西蘭元亦貶值8.5%。美元對非美元貨幣全面貶值,也意味着人民幣對美元也在升值。但人民幣盡管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探底回升,但參考一籃子貨幣的人民幣滙率(CFETS)指數卻出現逾3.5%的貶值幅度。

無論是國際還是國內市場,大家更關注人民幣對美元滙率變化,這種滙率變化是決定資金流進還是流出的重要因素。如果人民幣對美元滙率是穩定的,甚至於升值,那麼國際市場的資金會流入中國而不是中國資金流出。所以,IMF認為,從短期的基本面來說,美元依然被高估10%至20%。這自然為下半年人民幣滙率穩定創造了條件。但是,這個判斷是否能夠成立,目前不確定性的因素仍然很多。

弱美元紓貶壓 掌金融改革時機

還有,人民幣滙率指數在貶值的情況下,或人民幣對其他非美元貨幣的貶值,是否也會讓國內資金流向非美元貨幣體系,特別是上半年歐元及商品貨幣升值幅度這樣大的情況下,這自然會成為國內投資者所關注一個重要方向。如果這樣,當然會影響人民幣對非美元貨幣更加貶值,國內資金流向這些國家。

再就是,弱勢美元紓緩了人民幣貶值的壓力,中國央行貨幣政策可以有更大的彈性。這自然給中國央行紮實治理金融亂象創造了條件。因為,在美元強勢的情況下,如果央行的貨幣政策過度寬鬆,更是強化人民幣貶值預期,增加人民幣貶值壓力。

對此,中國央行是否把握這個時機加大金融改革力度及降低中國金融市場風險,這應該是下半年讓人民幣企穩的重要契機。所以,8月份之後,人民幣滙率會走向哪,不確定性因素同樣會很多。

撰文: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 hket Facebook 專版
上一篇︰機械人面試官 打工仔是禍是福?
回上頁 I 回頁頂
最近十篇專欄文章 更多專欄文章
 
2017/11/20 內地金融大監管時代 利益格局改
2017/11/15 中國開放金融市場 厚禮抑或必然?
2017/11/09 完善市場經濟機制 習強國夢關鍵
2017/10/18 消費貸款谷樓泡 十九大須嚴控
2017/10/14 十九大經濟政策 料5大突破
2017/10/11 經濟增長轉型 仍須力控債務信貸
2017/10/05 十九大料房策變天 可參考德星
2017/10/04 定向降準紓失衡 幣策中性未變
2017/09/27 內房限售政策 反推高房價
2017/09/25 新債轉股市場化 有效降企業槓桿
 
顯示名稱
就穩定人民幣滙率,中國央行採取了一系列政策,並借助上半年美元弱勢,令人民幣滙率不僅開始企穩,也出現了不小升值。(路透社資料圖片)
就穩定人民幣滙率,中國央行採取了一系列政策,並借助上半年美元弱勢,令人民幣滙率不僅開始企穩,也出現了不小升值。(路透社資料圖片)
詳盡報價
 
熱門文章
 
  最高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