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et.com
香港時間:2017年11月22日 03:05
rss-icon
RSS |
login-icon
登入
主頁 即時新聞 報價 報章 周刊 電子報 投資 中國 名家專欄 TOPick 地產站 專題 短片區 板塊攻略
hket.com facebook專頁 | 手機版
 
 
 
 
 
2017年08月24日 星期四
回上頁 I 友善列印
國是港事
S M L
 
上一篇

解決退休重擔 不能只靠強積金

台灣的年金改革法案是蔡英文總統任期內必須推動的一項政策,最近台北舉行世界大學運動會(FISU),反年金改革團體趁機到場抗議鬧場,導致世大運開幕典禮受干擾及延誤,成為國際笑話。

筆者認為,此事件再次提醒金融市場及投資者,各國政府面臨退休金計劃赤字危機的事實,若有關政策處理不當,不止對社會造成負面影響,更可能引爆下一波金融危機。

過去,由於有不少企業很大程度上沒有能力支付僱員退休金,以致企業因此走向破產;這正是美國政府真正意識到退休金計劃危機的開端,並促使美國從確定給付制(Defined Benefit Plan,DB)轉向確定提撥制(Defined Contribution Plan,DC)的原因,而美國401K計劃便是確定提撥制的一種形式,現為最多私人企業所採取的退休金儲蓄手段。

DB制轉DC制 投資風險僱員承擔

美國從DB制轉為DC制,此政策改革好像能夠大大減輕企業的負擔,但同時創造另一個問題,便是把投資組合決策的權力轉移至平民百姓手上,令他們的退休金回報較以往更具風險及不穩定性。對此,筆者要解釋一下DB制和DC制的分別:DB指僱員幾乎事先能夠確定退休金額,退休金額主要取決於僱員年資及薪酬高低,但是與工作階段提撥沒有必然關係,對僱主來說這屬於長期給予僱員的承諾;DC則指僱員是按退休辦法每年(月)提撥一定退休金額,並交付信託帳戶管理,至於退休後提取多少退休金額,就要視乎投資組合績效而定,亦即投資風險需由僱員獨自承擔。

簡單歸納重點,DB制對僱員利益較多,至少他們的退休金額穩定,且不用花費頭腦和時間操作投資組合,免受金融市場的各種風險,但僱主則要負擔投資及財務風險的壓力;DC制明顯對僱員利益不利,退休金額更可以用「自負盈虧」形容,如果僱員的金融知識不足,投資組合績效難免欠佳,最終拖累退休回報,影響退休後的生活質素,但能夠幫助僱主的財政包袱減少。

缺金融知識 易墮高追低沽陷阱

筆者認為,這兩種退休金制度各有優劣,對於不同年齡層的僱員立場來看,亦存在各自利害因素,舉例大部分年輕僱員會比較喜歡DC制,一來方便轉換工作;二來投資決策權力較大,若投資得宜更可增加退休回報;三來DC計劃的稅務政策較DB來得明確;年老僱員當然希望安安穩穩收取退休金,始終年紀愈大可承受風險程度愈低。

然而,最大問題正在於DC制底下,並非每名僱員都能夠具備充足金融知識,懂得因應環球金融市場狀況調整投資組合,而且行為金融學(Behavioral Finance)早就指出,人類決策滲透着偏見,受心理因素影響,故投資者的理性有限,於是經常犯錯。舉個例子,筆者聽到不少個案,當股市大升的時候,就有不少人把強積金(MPF)戶口轉為股票;但股票大跌之後,就會把戶口轉為保本基金;於是就不幸墮入「高追低沽」的陷阱裏面。

專家管理也出問題 何況市民?

簡單來說,以前流行的DB退休計劃,由於相關僱主(如企業和政府機構等)經營不善,導致不少DB退休計劃都有資金缺口,拖累企業本身的業績,於是這幾十年的趨勢,都是把這個管理退休的理財責任,由僱主企業轉嫁到僱員或一般市民身上;問題是,如果連企業和政府機構這些已經聘任了最好的財經專家去管理,仍然出問題,試想想,一般市民都未必有相關的理財知識,結果就可能更大問題。於是,退休財政問題雖然從企業機構轉出去,但整個社會來說,其實退休問題可能只會更大。無可否認,DC制的問題便是強把投資者身份加諸於僱員身上,另一個現實是當他們的退休金回報因投資失誤被市場蠶食,最終被埋怨的只會是政府。

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Robert C. Merton曾指出,退休金資產的不當配置所帶來的資產價值波動問題,可以比財務缺口來得更為嚴重,故他的看法認為,退休金管理計劃應該聚焦於退休人士的生活質素及需求,而不是強調投資基金回報與風險,這意味退休人士根據個人預期退休年齡,以及退休後個人生活水平需要,繼而創建「度身訂做」的投資組合,亦即「未來開支驅動的投資策略」(Liability-Driven Investment Strategy),目標主要提高賺取預期退休收入(income)的最大可能性,而不是實踐最大化儲蓄的資本價值(assets)。

保本基金 未必「保證」回報率

Merton要指出的是,當DC潮流當道,改變了人對退休理財的想法,變得都是問「需要多少資產(assets)才能退休」,但資產有升有跌,而且資產收入也非常不確定,使很多人都不再對自己退休後的生活有信心。而不少人為了躲避這個資產升跌的風險,就寧願把資產都放在所謂的「保本基金」上,但問題是,保本基金雖然保本,但它們的風險就是追不上通脹的回報。較早前有調查報告顯示,市場上23個MPF保證基金表現,其管理資產總額達570億港元,但不少基金回報幾乎低至零,所謂保證基金卻未必「保證」回報率。把錢放到床下底不成,但又沒有太多金融的專業知識,面對風高浪急的環境,不少市民都希望有額外的選擇。

筆者認為,無論是企業、金融業界或是政府機構,都應該在DC和DB之間有一個更好的平衡,讓僱員和市民有更多的選擇,使退休之後的收入有一定的保障,而非要求每個市民自己一力承擔所有資產波動性的風險,或假設所有人都有足夠的金融知識去制定和執行自己的退休理財策略。之前社會開始討論關於公共年金,可以一直能到百年歸老,是一個好的開始;但似乎額度就遠遠有所不足;筆者期望,政府如果實行公共年金,會是一個開始,帶動商界和金融業界,能提供更多相類似的選擇,豐富市民和僱員的退休理財計劃。

(黃元山教授亦為港大專業進修學院中國商學院客席副教授;前投行董事總經理,為多份財經報章的專欄作家及電台電視財經節目主持)

撰文:
黃元山 中大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 hket Facebook 專版
上一篇︰解社會撕裂 考驗新政府
回上頁 I 回頁頂
 
顯示名稱
不少人都會問「需要多少資產才能退休」,但資產有升有跌,而且資產收入也非常不確定,使很多人都不再對自己退休後的生活有信心。(資料圖片)
不少人都會問「需要多少資產才能退休」,但資產有升有跌,而且資產收入也非常不確定,使很多人都不再對自己退休後的生活有信心。(資料圖片)
詳盡報價
 
熱門文章
 
  最高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