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et.com
香港時間:2017年12月18日 11:01
rss-icon
RSS |
login-icon
登入
主頁 即時新聞 報價 報章 周刊 電子報 投資 中國 名家專欄 TOPick 地產站 專題 短片區 板塊攻略
hket.com facebook專頁 | 手機版
 
 
 
 
 
2017年10月10日 星期二
回上頁 I 友善列印
國是港事
S M L
 
上一篇 | 下一篇

縮表加息 美國股樓債明年恐出事

美國拉斯維加斯槍擊案造成59人死亡,逾500人受傷,為美國史上最大的槍擊案,加劇了外界對美國是否仍然是一個居住和投資安全地方的憂慮。然而更迫在眼前的是,10月開始,美聯儲縮減高達4.5萬億美元的資產負債表規模;12月再度加息。

筆者估計,縮表、加息,再加上社會內部的不和諧,對美國經濟發展的不利疊加影響,會慢慢浮現出來,到2019年不利情況會進一步惡化,有機會誘發系統性風險。

中國潛藏風險 僅餘債務樓市

此外,未來一個月,美國總統特朗普會推出新一任聯邦儲備局主席的候選人,雖然很大機會耶倫還會是其中一個候選人,但由於她偏向硬派的立場,也增加了未來的不確定性。在加息這件事情上,特朗普較喜歡持鴿派立場的人選,延遲或減緩加息力度,以配合他的經濟政策,但如今不少經濟學家已經看到,若任由美國金融持續寬鬆,會使各類資產延長泡沫的時間,到時候泡沫破裂,可能令美國經濟受到極大損傷。

隨着金融危機後,各國推出貨幣量化寬鬆和不同的刺激方案,雖使全球經濟穩定下來,但美國和中國本身都潛藏着不同的系統性風險。中國的系統性風險,主要源自股市、樓市、債市和滙市(人民幣資金外逃)。去年年底內地金融風險抵達最高峰,這是很多朋友並沒發現的情況,主要是12月外滙淨流失達到691億美元,而總外滙存底只剩下2.98萬億美元,離IMF定下的參與特別提款權(SDR)最低標準——2.75萬億美元只剩下2,300億美元。如果不能及時停止這個高速外滙流失,待外滙存底下降到2.8萬億,就會觸發境外金融機構拋售人民幣資產,這時候就是中國金融系統性風險成為事實之時。

幸好去年底,人民銀行加強了對外滙外流的管制,迄今,人民幣大舉外流所造成的風險和衝擊,基本上已告受控,如今人民幣再度轉強,海外資金也有明顯流入中國,尤其是以深圳為中心的廣東地區。中國的系統性風險基本上已得到有效控制,剩下來的風險,主要來自樓市和龐大的企業債務。

美股樓債泡巨 糾正慢遺害大

反觀美國,真正的大麻煩可能是從10月美聯儲實際縮表開始。換言之,美國系統性風險的「潘朵拉」盒子,有機會由縮表跟着加息而打開來。因為美國過去多輪貨幣量寬(QE),給市場帶來過量的低成本資金,製造出一個不實際的經濟繁榮假象,如房屋市場飈升。如今要把如此龐大的流動性從市場收回來,的確不簡單。

也許美聯儲主席耶倫已意識到系統性風險爆發臨近,故需要及時採取行動。但她這種鷹派的做法和特朗普的政策有所牴觸,故我們擔心,她可能無法連任,而給市場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

從美國過去的經濟周期來看,一般7、8年便有一次顯著調整。今回的周期性調整實在已拖得太長。從2008年迄今,已有9年時間,因之經濟在運行中所積累的一些負面因素已十分厚積,若不及時作出調整和紏正,把吹得已很大的「經濟氣球」戳破,擠出水份,則未來要加以糾正修復恐怕更不容易,遺害也更大。可以說,美國現在最大的幾個泡沫,一個是美國股市,一個是房市地產,另一個可能是債市。

美聯儲10月開始縮表,預計12月加息一次,明年和後年可能各加兩次,亦即未來起碼有5輪加息,每次加息0.25%,意味未來利率起碼提升1.25%。筆者擔心,縮表和加息的疊加影響,有機會觸發系統性風險,並在2018年下半年至2019年爆發出來。而風險的觸發源頭有兩處。一是當美國的資本成本持續上漲。目前,美國30年期房屋貸款利率約為3.7%,若陸續加息後,利率升至近5%水準,不排除美國的房地產市場泡沫會因此而爆破。換言之,由2012年迄今的地產大牛市,會從2018年左右下滑,並隨之告終。

利息走高 國債發行成本沉重

二,是從美國的國債現況來考量。目前,美國國債的規模達到20萬億美元水平,以平均融資成本2.33個百分點計算,則一年的發行成本約為4,660億美元之譜。若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隨加息而走高,從2.33個百分點增至3.6個百分點左右,以這個息率水平乘以20萬億債券的規模,則美國政府每年的國債利息支出便高7,200多億美元,對美國政府負擔沉重。

當下,美國總統特朗普積極推行減稅計劃。雖則當前美股一片暢旺,但當減稅方案在國會討論時,無論通過或不通過,都會對美國經濟造成相當程度和不同範疇的影響。因此,在2018年和2019年左右,美國房地產市場有「急跌」之憂。筆者隱隱覺得,美股的泡沫令人擔心,不排除美股的顯著調整較地產泡沫爆破來得更早。

事實上,過去一段時間,美股的攀升,主要是靠熱錢流入推動,而非靠企業的盈利能力來支撑。因此,不排除從未來半年至一年間,美股亦會出現相當大規模的調整。以美國科技製造的蘋果公司為例,該公司最近推出的iPhone 8,外界反應便相當冷淡。可以看到,美國科技的創新「龍頭」公司,隱隱然從前10年的高峰回落,當時,iPhone一推出,便萬人空巷搶購,此情如今已不再。見微而知著,美國在工業和科技製造業的優勢和向前推進的創新力量,已經被很多國家趕上來,更何況特朗普為了討好支持他的中西部傳統製造業和農業選民,對移民政策進行大規模收緊,這些行動將大大降低美國未來科技創新能力,這是美國未來經濟發展最大的隱憂。

加泰亂局 歐衝擊恐捲土重來

值得注意的是,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近日舉行第三次的獨立公投。這次公投的結果,有9成選民支持脫離西班牙獨立。對上一次,即2014年,時任加泰羅尼亞自治區政府主席馬斯(Artur Mas)和西班牙首相拉霍伊(Mariano Rajoy)雖進行了一場對抗,卻是有分寸的角力,公投結果最終無效。但如今新一屆議會較為激烈,新任自治區主席普依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的獨立意志堅決;加上西班牙中央政府對今次公投採取強硬取締行動,派遣警員沒收投票箱,武力對付群眾,在衝突中,超過800人受傷,惹起的民憤相當巨大。

加泰羅尼亞是西班牙最富裕的地區,經濟實力也最強。一旦獨立,對西班牙的影響不言而喻。目前,獨立和反獨立的兩股力量短兵相接,有機會使西班牙國內社會秩序不穩,經濟倒退,失業率上升,其動盪的衝擊,外溢到歐洲其他國家。

目前,歐元滙價開始下跌,無疑是市場對未來局勢擔憂的訊號。可以說,美國系統性風險有在2018年和2019年間爆發的風險,加上歐洲或因西班牙的內亂而再度受到負面性的衝擊,生怕會引致金融市場大規模震盪,事態發展值得我們留意和警惕。

撰文:
顏至宏 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特聘教授及創新中心主任、香港科技大學財務系兼任教授、香港大學電機與電子工程系榮譽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 hket Facebook 專版
上一篇︰睡債日積月累 身體加倍奉還?
下一篇︰首置盤治標 難重建置業階梯
回上頁 I 回頁頂
 
顯示名稱
聯儲局主席耶倫料意識到系統性風險爆發臨近,故需及時採取行動,惟其做法和特朗普政策相牴觸,有評論擔心或影響她連任,為市場帶來不確定性。(路透社資料圖片)
聯儲局主席耶倫料意識到系統性風險爆發臨近,故需及時採取行動,惟其做法和特朗普政策相牴觸,有評論擔心或影響她連任,為市場帶來不確定性。(路透社資料圖片)
詳盡報價
 
熱門文章
 
  最高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