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et.com
香港時間:2017年10月23日 16:01
rss-icon
RSS |
login-icon
登入
主頁 即時新聞 報價 報章 周刊 電子報 投資 中國 名家專欄 TOPick 地產站 專題 短片區 板塊攻略
hket.com facebook專頁 | 手機版
 
 
 
 
 
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回上頁 I 友善列印
國是港事
S M L
 
上一篇 | 下一篇

減稅增置業階梯 是否對症下藥?

特首林鄭月娥昨宣布其首份施政報告,銳意凸顯其「理財新哲學」;那麼,該文件把大小公共政策貫穿起來的邏輯,是否統一、是否創新、是否對症下藥,就尤值各界關注。

單就筆者關心的稅改、土地房屋政策而言,林鄭的「理財新哲學」,難說切中時弊,恐怕未能擊中香港社會經濟結構性問題的要害。

毫無疑問,香港從來不是常見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而是典型的殖民地制度。主要特徵在於,香港的稅制大不同於英國本土,也與以白人殖民者佔多數的澳、紐、加多有不同。簡言之,自殖民時代以降,港府就置營商者的便利與成本考慮,於本土居民生存權益、長遠發展之上。

進入1970、80年代,麥理浩、尤德政府開始嚴肅思考香港前途;英政府遂決定大力投入公共資源、制定針對性政策,以提升香港發展及生活水平,作為與北京討價還價的籌碼。免費教育、公屋政策一一出爐,值得注意的是,殖民政府透過高地價政策來支撑大幅上漲的社福開銷,而利得稅、薪俸稅卻長期維持在極低水平。

在維持低直接稅率、推行高地價政策、增加社福開銷和基建投資的背景下,擁有中環核心地帶,以及沿海多幅船廠地皮的英資財團,不只沒有損失,反而在洋行貿易衰頹情況下,轉型為利潤更穩定的地產、收租企業。香港的稅務負擔,轉為在港、九、新界新開發區落地生根、買樓置業的新生家庭和中小微企。

倚重土地財政 繳稅彈性極低

進入1980、1990香港經濟黃金時代,以土地財政為軸心的稅制,因為GDP規模持續擴大、人均收入增長快,而得以維持。到2000年之後,從經濟周期上講,香港的樓市、股市泡沫爆破。從經濟結構上講,香港的優勢產業減少,鄰近經濟體,尤其是中國大陸競爭力趨升並轉型,本地勞動力、消費力增長放緩,使到作為賦稅主力的中產家庭漸見吃力,如在此之前未能握有一定資產、房產,往下流的壓力趨升。

自回歸以降,舊有稅制過度倚重土地財政,稅收與經濟活動關係不緊密的弊病,迅即浮現。說到底,所有薪俸稅、利得稅,都是某種形式上的「增值稅」,有利潤才繳交;增減彈性高,對經濟景氣的適應性好。而賣地、差餉、地租、釐印,以及其他各種土地財政直接、間接衍生的項目,從本質上講雷同「營業稅」、「人頭稅」;無論納稅者經營情況如何、生活狀態如何,繳交的彈性都極低。

習近平上台以後,內地主要城市的稅制改革試點,就在於「營改增」;以此提升經濟活力,讓有盈利的企業或個人,承擔更多稅務責任。就此而言,林鄭提出的利得稅兩級制,將利潤200萬元或以下的企業稅稅率減半至8.25%,恐怕是一種倒退。此一思維難言其新,只是殖民地稅制重商主義的延續。

中小企減稅 利潤轉移大業主

在兩級制下,利得稅佔總稅收之比,理論上可升可跌;假如新政府採納相關建議的初衷是減輕中小企的稅務負擔,那麼,趨跌才是合理預期。然而,在土地吃緊,尤其是工、商業用地比公、私營住宅更不足情況下,稅賦下降的中小微企,其利潤空間會否透過持續上升的租金轉移到大業主手上,也是政府必須考慮的問題。

香港的稅制難言輕重,其實是權力遊戲--冰與火之歌;除差餉以外,本港極少與資產增值直接掛鈎的稅費。因此,在幾近零資產增值稅情況下,恒年依靠本地或海外資產性收入者,有着極輕的稅務負擔。而在高地價政策下,購買單個自住物業的小家庭,卻承擔着最高比率的稅賦。

處於兩者之間者,即為中小微企;一方面,享受着全球最低的標準稅率,以及極少的雜項稅賦。另一方面,也因高地價政策,而間接承受租金傳導過來的地價。

退一步講,林鄭提出的利得稅兩級制,受惠者有中小微企及工、商樓宇的大小業主;但面對最不公稅賦負擔的自住私樓小家庭,長遠而言,可能要面對更大經濟壓力。

增建置業階梯 受資助者愈多

慮及城市生活、生產空間的運用,香港約半數家庭居於資助性房屋,而另一半私樓用戶中,租客只及自置物業者數分一。而工廠、商舖、酒店、寫字樓則剛好相反,幾乎全數是私人物業,且業權遠較私人住宅集中,自置比例亦遠較住宅低。換言之,任何涉及中小微企利得稅的減免,轉移到非自用業主手上的可能性都更大。屆時,減稅令中小微企純利趨升,繼而令大業主加租空間上調,造成應課差餉上升的局面,只會強化了港府對土地財政的依賴,而無助於中小微企的持續發展。

除兩級稅制外,持續增建「置業階梯」,也會惡化自住私樓小家庭的長遠稅務負擔。在首份施政報告中,特首希望建立的「恒常」置業階梯包括:「公屋--綠置居--居屋--首置」,雖未明言,但社會各界或許都能意會到,第五就是入門級的私樓。

問題是,在欠缺有效管控「第五級」的情況下,前面四級之間的距離,必然愈拉愈闊。最終,從1980年代的「三級制」,時隔30年即突變為「五級制」,進而愈變愈多。在此思路下,銳意建立置業階梯的港府,無疑負上極大的政治風險、道德風險。

原因在於,一方面,政府愈來愈依賴土地財政。如上所述,土地財政的特徵在於向在此生根的小家庭徵重稅;有經濟活動的中小微企次之,具大額資產者又次之。

另一方面,愈建愈多的置業階梯,其實是補貼無力以市價買樓者,購入資助房屋。階梯愈多,受資助者愈多,庫房直接、間接損益自必愈多。

問題是,假如最後導向的第N級終極市場在於私樓,而該市場的利潤水平完全由市場決定;那麼,無論之前有多少級,其實都是將多少年來納稅人的大額補助,加上受資助家庭的儲蓄,最終轉投私人市場。由是形成納稅人長年補助基層家庭置業,最大利益卻由發展商收割的扭曲現象。

1980年代高地價政策下的居屋制度成功,在於私樓價格仍在當時中產家庭負擔能力之內;市民賦稅,包括承受地價的能力強,受資助者遠比納稅人少。與香港居屋相輝映的新加坡組屋之所以成功,由於全國8成人口都住組屋,並無誰補助誰的公義問題。而普羅國民亦可透過轉售二手組屋、分租與外國、不符資助條件人士,而獲得利潤。

愚以為,不放棄土地財政、對私樓市場作制度性改革,中產往下流的情勢就無法扭轉。遺憾的是,無論是利得稅兩級制,還是五級置業階梯,雖不能說毫無社會效益;然則,在贏取不少掌聲之餘,全港上下是否要深思,這又是否對症下藥?香港社會因稅制不公、不可持續而沉痾已久,如新政府未能準確把脈,再多措施,恐怕也是救之不易。

撰文: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 hket Facebook 專版
上一篇︰爸爸在哪兒 侍產假可再增?
下一篇︰創科政策方向正確 惟需急起直追
回上頁 I 回頁頂
 
顯示名稱
本港愈建愈多的置業階梯,其實是補貼無力以市價買樓者,購入資助房屋:而階梯愈多,受資助者愈多,庫房直接、間接損益自必愈多。(陳國峰攝)
本港愈建愈多的置業階梯,其實是補貼無力以市價買樓者,購入資助房屋:而階梯愈多,受資助者愈多,庫房直接、間接損益自必愈多。(陳國峰攝)
詳盡報價
 
熱門文章
 
  最高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