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et.com
香港時間:2017年11月22日 05:01
rss-icon
RSS |
login-icon
登入
主頁 即時新聞 報價 報章 周刊 電子報 投資 中國 名家專欄 TOPick 地產站 專題 短片區 板塊攻略
hket.com facebook專頁 | 手機版
 
 
 
 
 
2017年10月27日 星期五
回上頁 I 友善列印
國是港事
S M L
 
上一篇 | 下一篇

常委智囊化 習集權遏利益集團

中共十九屆一中全會完結,習近平率領政治局常委見記者。除具體人選外,是次中共最高領導層的改組,也有一些制度上、權力運作機理上的突破,尤值我等思考,以作為今後5年或更長時間,檢驗是次會議成果的其中一個切入點。

首先,關於年齡與退休關係,愚以為,尤其不能機械地以所謂「慣例」去評斷今後中國政治任命。關於這一點,並非在十九大,而是在十八大,筆者就指出,習近平和李克強二人分任國家主席及國務院總理時年紀偏輕,特別是前者以不足60之齡接胡錦濤任,將成為新世代中國領導人任免機制的其中一個關注點。

「七上八下」(即67歲可留任,68歲要卸任)論浮現的背景,是進入1990年代,關心中國、中共前途的中外人士,包括鄧小平等元老在內,咸以為「建政一代」仍然參與最高決策無法持續、亦不利黨和國家發展。中國「老人政治」遂步入歷史,再加上政府及公營機構、企業、銀行、地方債務趨升,就因勢利導在21世紀之初,推出更嚴格的退休限制;一般男性人員工作到60歲,女性從58歲進一步降至55歲。國家幹部稍寬,但也僅在60到65之間;和此前部長、科研項目負責人,動輒70歲甚或更年長的情境不可同日而語。

老人政治消退 「七上八下」顯僵化

然而,從地方行政角度看來,中國是單一制國家;決策權、行政權一級級往上集中。從邏輯上去推論,就必然得出國家領導人的退休年齡比幹部鬆,比老百姓更鬆的結果。問題,是否要劃綫?如何劃綫?所謂「七上八下」的說法,出現在江、胡兩任之交,也就是從十五大過渡至十七大之間。

無論從其源頭的遠近、實行時程的長短看來,所謂「七上八下」都沒有特別慎密的根據、深厚的基礎;其權宜性質,還帶來一系列現實及制度問題。其一、是中國勞動力高峰未能透過人口政策,尤其是生育政策的適時調整而得以延續。過早讓從各階層勞動力退休,會否引起公共財政危機、經濟發展失機,已引起各界討論。

其二、當國家領導人進一步年輕化,「七上八下」假如存在,與只擔當「兩屆常委」、「兩任國家主席」的憲政安排相衝突。因為政治局常委是「七上八下」,黨總書記稍寬;到二十大,習近平已完成兩屆總書記任期時,其年齡不止不到70歲,甚至也不比十四大時的江澤民大多少。可見,所謂「七上八下」的存與廢,究竟將對習近平第二度,甚或第三度連任黨總書記,形成助力還是阻力,永遠是言人人殊。

說到底,中共建黨近百載,形成結構性的老人政治,只限於1970年代前後;箇中的關鍵,就在於文革對建政革命家的摧毁、對民族前途的蹉跎。當文革對人事任免的系統性干擾,隨年月而消退,對「老人政治」的提防自然就跟着消退;而最終,以年齡去決定政治局常委及黨總書記的去留,自必顯得僵化且兒戲。

地方部委經歷 昔日成入常憑藉

按此思路,習近平會否在二十大後繼續掌權,根本就不是中國或中共興衰的必然指標。關鍵還在於未來5年,其團隊如何想、如何做,如果深化中國的政經、社會、文化改革。

愚以為,方才揭盅的政治局7名常委人選,關鍵並不在於一系列跟年齡相關的臆測,而是具體成員的來源背景和角色設定。其一、從江到胡,地方大員入京、甚或出將入相,成為政治局常委進退的憑藉。來自三大直轄市,經濟大省——江(江蘇)、浙(浙江)、粵(廣東),戰略要衝——遼(遼寧)、晉(山西)、冀(河北),約十餘名地方大員,成為未來7或9位常委的備選。

十九屆一中所見政治局常委的特點,就是除卻連任的習、李外,其餘5人,從栗戰書、王滬寧到趙樂際,在地方省市、國務院部委的經歷不算突出。汪洋掌管廣東也只有一屆長短,韓正卻從未執掌中央部委。如此安排,客觀上,中共內外都更難捕捉具分量人士更上層樓的機率與路徑。復又,從十八大以來,深圳市委、香港中聯辦最高層任免亦可見,一些科研部門、智囊機構的負責人,也會被委以行政管理,甚或政治工作的重任。

智囊掌人事意識形態 入常大增

可以說,集中權力和打散派系,究竟前者是因、後者是果;還是前者是手段,後者才是目的,便尤值我等思考。無論在過去5年,還是未來一屆人大及人民政府運作,我們都可以看見黨職高層,如組織部、統戰部負責人權責益重。這可以被視為習近平「黨要管黨,從嚴治黨」思想的具現。

簡言之,從十九大政治局常委人選得見,地方省市及國務院部委資歷深與淺,並不反映黨內升遷次序。相反,黨內智囊、負責意識形態、人事組織者,入常的機率相比過去大增。「黨總書記——政治局——國務院——省市」之間的整合,自然是未來5年備受關注的重點。

透過最高層人事任命準則的變化可知,習近平對中共官僚化有足夠警惕和改革魄力;這種自上而下公權機構的重整,也可能為中國下一波社會經濟改革,蓄積、展現更強的行動力。然則,必須警醒者,強調中央對整黨如臂使指的運作機理,自必對領導人決策質量有極高的要求。栗戰書、王滬寧、趙樂際入常帶來政治局智囊化,似乎正是為此而設。

擺脫地方諸侯 有利執行管理

最後,無論是政治局的智囊化,還是主席、副主席以外軍委減半;朝向最高領導負責制,其實都只是權責重新劃分的一面。如上所述,從管治效能,以及向國民負責的角度觀之,政治局、軍委擺脫地方諸侯、部門代表俱樂部的性質,才容易與利益集團、地域意識割裂;常委、軍委輔助總書記、主席決策的定位形成,也有利於執行權、管理權,進一步分派到兩大委員會以下的部門或機構。「黨要管黨」與「簡政放權」如何二而為一,關鍵在於未來5年習近平如何做,而不是今天如何說。

撰文: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 hket Facebook 專版
上一篇︰邊走邊開會 員工更專注
下一篇︰重推公屋租置救近火 全民受惠
回上頁 I 回頁頂
 
顯示名稱
十九屆一中所見政治局常委的特點,就是除卻連任的習近平(左一)和李克強(右三)外,其餘5人,從栗戰書(左四)、王滬寧(左三)到趙樂際(右一),在地方省市、國務院部委的經歷不算突出。(新華社資料圖片)
十九屆一中所見政治局常委的特點,就是除卻連任的習近平(左一)和李克強(右三)外,其餘5人,從栗戰書(左四)、王滬寧(左三)到趙樂際(右一),在地方省市、國務院部委的經歷不算突出。(新華社資料圖片)
詳盡報價
 
熱門文章
 
  最高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