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價值定勝負 北九裁決合理

評論版 2009/02/24

分享:

當北九龍裁判法院活化計劃敲定後,Lisa姐直呼粵劇會死,坦言:「我真係好想喊。」在這場爭奪戰中,汪明荃可被稱上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烈士。

相比,觀乎新高中課程改革,把現時高級程度經濟科灌輸給中六生的一點兒實事求是科學性探討精神完全抹掉,卻找不到一位像Lisa姐的烈士跑出來大聲疾呼。眼看自己學好的基本功在3、4年後將失傳,我亦想喊。

即使全民決定 八和亦未可勝

當然,自己單方面的見解又怎可以強加於其他人身上呢?對於北九法院,你爭我奪,最後有勝有負,實屬平常。若計劃公開由市民決定,八和會館亦必然落敗。粵劇並非香港本地特色文化,要鑽研粵劇藝術,學生大可到廣州的各大藝術學院攻讀。

況且廣州粵劇還要跟上海越劇和北京京劇競爭,大大限制本地粵劇在戲曲文化上的價值。美國薩凡納藝術與設計學院(SCAD)以數碼媒體教育為主,不僅沒跟本地大學課程重疊,亦未受到內地大學的競爭威脅。

相反,香港本地各所大學則將會大難臨頭。假若政府以社會價值來批出計劃,量度社會價值,便立時成為棘手問題。從商業價值出發可能會被認為是一種勢利眼的做法。但市價畢竟反映大眾市民願意付出之價。這樣,市場價值便可被看作為有效渠道來傳遞有關價值觀的信息。預期八和會館與SCAD分別在將來賺取的收入水平,必然是政府依賴的指標。

藝院被迫拓海外 印度勝荷里活?

據稱,SCAD將斥資一億五千萬來改建場地,這亦表明SCAD預期收入高於這個數字。八和會館不論怎麼樣加碼,效果亦不會相同。Lisa姐以為「如果有財有勢就得,早知我們都去籌錢啦。」從經濟分析的角度看,這話實是說不通。不論八和會館投資多少,它都是從供應那方面着手,難以反映需求。我們只可以在一些剛剛過時的主流學術討論中,找到「供應帶來需求」這個謬論。在現實世界中,永遠是需求帶動供應,SCAD投資巨額,純粹是預期中的需求驅使它這樣做。因此,八和會館的投資不能與商業機構的投資相比。

話雖如此,SCAD在美國以外投資,這個行為本身已反映它在美國境內的生意大概出現問題。例如不停加入電腦動畫的荷里活片種可能已經達致飽和,觀眾對虛擬現實已失興趣。又或者Hollywood已不及Bollywood(印度孟買電影工業基地的別名),觀眾目光已經轉移到40、50人一起跳的辣身舞上,數碼特技在電影上的應用可能已在走下坡。

撰文 : 陳德廉 前香港大學經濟及金融學院院士

欄名 : 經濟解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