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岩氣救美國 供能源創就業

評論版 2013/05/02

分享:

出乎意料,美國的碳排放於2007年達到最高峰後便一直下降(圖一),至2012年已回落12%,達1995年的水平。主因一言蔽之就是「水力壓裂法」(Fracking),即是利用水平鑽探(Horizontal Drilling)和「水力壓裂法」提取頁岩氣。

水力壓裂法 加速供應增長

已沒有其他原因能合理解釋。與歐盟不同,美國從未簽訂《京都協議書》,該《協議書》要求參與國承諾在2012年前,令碳排放在1990年基礎上減少5%。美國碳排放量持續減少,也非經濟活動放緩的副產物:雖然美國經濟和碳排放同步在2007年下半年達到最高峰,但她的經濟衰退已於2009年6月結束,其後的GDP增長盡管不盡如人意,不過已一直遠高於歐洲的水平。然而,美國的碳排放卻持續下降,而歐盟排放則在2009年後再次回升。

現實已幾乎毋庸置疑,頁岩氣才是一直令美國碳排放下降的主因。就在10年前,天然氣業界非常肯定國內的天然氣產量已達極限,因此在氣站投入了大筆資金,以進口液化天然氣(LNG)。不過,「水力壓裂法」卻令供應快速增長,如今這些設施已轉而用於液化天然氣的出口。

天然氣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僅為煤炭的一半,且其發電量比例也迅速攀升——自2007年來增長37%,而煤炭份額則驟降達25%之多。事實上,天然氣已追近煤炭,有望取代其成為美國發電的頭號能源。至於可再生能源,則仍只佔全美發電量的5%——尚不及水電及核能源,更不必說煤和天然氣了。

能源進口減 毋須受制外交

與此同時,在世界其他地方能源結構中,最髒的燃料——煤炭所佔比重不減反增。2010年後,就連歐洲都更加依賴煤炭,因為某些國家正逐步淘汰零排放的核電,但天然氣的用量卻沒有大幅上升(盡管美國的碳排放仍然遠超歐洲)。

頁岩氣的出現,已經對美國經濟、國防和環境產生影響——而且是好處多於壞處。經濟上的好處包括短期內創造就業機會,在中期則令製造業活動「回流」(re-shoring),在長期則減低美國的宏觀經濟在面對全球石油危機時的脆弱性。

在經濟領域以外,美國淨能源進口的減少——自2007年以來已經下降了一半——意味着美國外交政策會較少受制於在中東地區發生的事件。而在歐洲,新技術也能打破俄羅斯在天然氣供應方面帶有政治意味而令人煩惱的約束。

過渡作用 長遠採清潔能源

更為依賴頁岩氣對環境的影響,似乎也是好的。用天然氣取代煤炭令奧巴馬政府有可能信守其國際承諾:在2020年將碳排放降至比2005年少17%。由於不含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汞和燃煤排放的顆粒物,使用天然氣對改善本土空氣質量也有好處。

不過,環保人士卻基於三大主因強烈反對「水力壓裂法」,但這三者卻缺乏說服力。

首先,反對「水力壓裂法」的人,擔心頁岩氣會取代風能及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不過,事實是不削減煤炭用量便無法減少碳排放,而在美國,頁岩氣已經取代煤炭。這絕非某種猜測,事實確是如此。即使一些清潔能源今後真的可派用場,我們仍需要天然氣幫忙作過渡。

換句話講,如世界繼續以目前速度興建燃煤發電廠,那麼在此期間即使有其他新技術誕生,這些電廠到2050年仍將繼續運作。太陽能發電不能阻止人們在今天興建那些燃煤發電廠,天然氣卻可以。

遵最嚴格做法 防安全風險

此外,天然氣還可以為建築物提供熱能。如圖二示,天然氣目前佔初級能源總產量(primary energy production)的31%,超過了煤炭的26%,但太陽能和風能加起來僅佔2%。

其次,環保人士擔心這會為當地帶來風險,特別是供水風險,也有人擔心若甲烷洩漏或者誘發地震。這樣的擔憂並非全無道理,所以如只宣稱「在經營者負責任和當局監管有力下,水力壓裂法應當安全」,這並不足以消除人們的擔心。考慮到某些監管不力的州份,有人可能不負責任地污染當地供水,業界應遵循最嚴格的做法,包括公開所使用的化學品。而且高質量的環保及安全法規,以及嚴厲的執法行動,也必不可少。

不過,在決定是否允許採用「水力壓裂法」時(如法國已禁止這技術,紐約也已暫停使用),必須將它在健康、安全和環境方面的風險,與其他替代方法進行比較。即使真的發生嚴重的液壓裂解事故,其後果恐怕也很難與2010年的墨西哥灣漏油事故、2011年的福島核災難或頻頻發生的爆炸、塌方(和問題以肺病、水污染及水土流失等更隱蔽形式呈現)的採煤悲劇相提並論。

最後,有些人,尤其是歐洲人,害怕一切新的不熟悉的技術;他們奉行所謂的「預先警戒原則」(precautionary principle),即是要一種新科技去證明無害而非與現行狀況比較得失。全新技術會帶來未知風險的確是事實,但這絕不是忽視衡量現有技術已知風險的藉口。

「預先警戒原則」很難被動搖。不過,新技術的風險是否一定更大?如果上述邏輯成立,擔心性能力有問題的男士就應該堅持服用犀角粉,而不應嘗試「偉哥」這類大家都不熟悉的新產品。

(Project Syndicate, 2013)(www.project-syndicate.org)

撰文 : 杰弗里‧弗蘭克爾(Jeffrey Frankel) 哈佛大學資本形成及發展教授、知名宏觀經濟學家

欄名 : 頁岩革命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