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租壓小店 廉租助青年創業

評論版 2013/05/04

分享:

在蘇豪區的一條街道上,有一家舊式家族經營的糧油雜貨店,以高身木桶盛着滿滿的白米、貨架上放了多種醬油。

於蘇豪這新興的飲食地帶中,這家老店被眾多高檔食店包圍,與他們為鄰。若業主把舖位出租,相信每月可賺取約十萬元甚至更高的租金,不用每天花時間辛勞的在店內工作,更可過着休閒的退休生活。

我辦公室所在大廈較低的樓層為商舖,有個細舖位原本售賣外國雜誌,這位業主兼店主想過些輕鬆點的生活,他把之出租,我聽說該舖會成為一家銀行分行的一部分。聽聞這個約100平方呎的地方,為他每月帶來5萬元的租金收入。

小本經營滿足感 非金錢衡量

從自由市場經濟的角度看,這位雜誌店的業主做得正好,不但把自己的回報擴至最大,他把店舖租給最高出價者,讓舖位發揮最大的經濟效益。

但也有人不認同這做法,認為金錢並非所有。或許,蘇豪區那位糧油雜貨店店主從經營中得到更多的滿足和樂趣,非金錢可衡量。再者,街坊小店對區內居民,尤其是年長居民更為重要。對居民而言,多一家潮流食店或許沒有太大意義。

眾所周知,香港面對土地不足的問題,且問題愈趨嚴重。高速增長的金融服務及旅遊業,迫使愈來愈多小店消失於市民的生活空間。大業主從租戶身上「擠出」更多的租金,租戶只好透過加價來應付不斷上揚的租金。

高租金催民怨 社會難穩定

可是,我相信這情況難以持續下去,因為市民會感到愈來愈憤怒,最終更有可能影響到社會的穩定性。租金高企對創業者,特別是年輕創業者絕對是一大難題,所以我們經常聽到不少青年人投訴地產霸權。

剛好,我有位朋友明白青年創業者的困難,他深信傳統的創業精神有助香港經濟發展。為此,他想到一個大膽的點子。

他家族在銅鑼灣持有一個1.4萬平方呎的商廈單位。按理,他大可簡單地把單位租給一位大租客,便能輕鬆賺取可觀的租金收入。但他卻把單位變成一個年輕人的共享工作空間,創業人士經過篩選成為會員,付出一定的租金,就可享用單位的設備及空間。

名為「浩觀」(Cocoon),那裏像是一個社區,提供各種創業支援和網絡,讓會員找到他們的合作夥伴或投資者。「浩觀」更會接觸其他企業和設計學校,舉辦不同的講座和活動。事實上,有些會員本身另有寫字樓,吸引他們到「浩觀」並非其共享的工作空間,而是其豐富的網絡及活動。

「浩觀」其中一個活動是Startup Weekend,讓大家聚在一起分享創業概念,談談如何在短時間內把想到的點子實行起來。另一個活動是Startup Bootcamp,讓新晉創業人士向正計劃創業者分享他們的心得。在Pitch Nights活動上,不同的創業人士可以向潛在的投資者推銷自己的點子。當中有不少成功創辦的公司,包括軟件、社會媒體、物流、設計、包裝等行業。由此看來,共用工作空間的概念是可行的。

你或許會問「浩觀」的業主如此運用其物業,要付出多少成本?他可否把物業賺到最大的經濟效益?若計劃可以吸引數百個「租戶」,各戶每月付上2,000元租金,那麼所收取到的租金尚有可能與租給單一大租戶相若。但不要忘記,不同於純把物業出租,成立共用工作空間有很多額外的工夫要做,信奉自由經濟的人士或許會認為「浩觀」的做法有點不智。

但因為「浩觀」,年輕創業人士或許會多一個大展身手的機會。長遠來說,這概念對整個社會將有裨益,比起租給跨國企業或大企業使用,現在的做法對社會會有正面作用。我相信我這位友人,跟蘇豪區那位糧油雜貨店老闆一樣,他們所得到的滿足感,遠非金錢所能媲美。

有業主成立共用工作空間,讓年輕創業人士有多一個大展身手的機會,長遠對整個社會將有裨益。(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成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