碼頭工潮落幕 工人輸了甚麼?

評論版 2013/05/11

分享:

周一(6日)晚上,碼頭業職工會與罷工工人宣布接受碼頭外判商提出的加薪9.8%方案,歷時40天的碼頭工潮結束。回看整個工潮,有幾點值得各方作總結。

一開始,職工盟通過大肆宣傳不人道的工作環境和工資過低,使工人得到傳媒和網上的支援,以及社會上的同情,因而形勢大好,但由於職工盟的抗爭策略出現多次失誤,開局的大好形勢卻未能導致工人迅速得到大勝。

企硬加薪23% 錯估罷工規模

首先是罷工工人加薪要求過高,李卓人和職工盟一開始就提出加薪23%的高指標,這是資方不可能接受的,亦得不到社會上的廣泛支持。

按理勞方應有一個較低的起碼加薪指標作退路,如當時能夠乘着開局形勢大好,在開天索價後,及時下調加薪幅度至15%或稍低,估計當初陣腳大亂的資方有可能接受。這樣,工人可以得到合適的加薪幅度,從而體面地結束工潮。而李卓人、職工盟和工人便成為碼頭工潮的大贏家。但李卓人和職工盟始終堅持加薪幅度23%不肯退讓,迫使資方企硬,錯過時機而形成僵局。

另方面,李卓人、職工盟高估了本身實力,以為碼頭罷工規模會迅速擴大。事實上大多數工人(大約3,500多人)仍堅守崗位,不參加罷工。以致罷工人數始終穩定在大約400至500人左右,規模偏小,不能造成對HIT「不能承受」的打擊。

此外,移師中環、炮打李嘉誠是此次工運升級的轉折點。李卓人以為李嘉誠會因愛惜名譽而讓步,但是李嘉誠雖然對於「妖魔化」的李嘉誠標語圖像不高興,但在形成「李卓人挑戰李嘉誠」的「雙李對決」格局中,經歷過多次大風大浪洗禮,化危為機的李嘉誠,絕不可能在壓力下屈服。從效果看,這次決策是錯誤的。

運作正常化 勞資形勢大逆轉

罷工初期,碼頭業務曾下跌將近5成,危機應變亦做得差,資方承受壓力比較大,比較被動,但是資方態度仍然強硬,原因之一是如果輕易答應工人大幅加薪要求,將來罷工還陸續有來,碼頭將無寧日。二是如果HIT和各外判商答應了大幅度加薪的要求,開了先例,會在香港多個行業的眾多企業中引起連鎖反應。三是李卓人為首的職工盟等激進工會勢力亦乘機坐大,激進工運將風起雲湧,影響香港營商環境。這三方面的原因使HIT和各外判商被迫只能企穩,不能輕易讓步。

此外,碼頭運作其後逐漸正常化,到月初已恢復至可處理近8成多貨櫃量,其餘1成多的轉到深圳和廣州處理,且外判商已僱用和訓練新工人,HIT和外判商的形勢正在逐步好轉。相反,高寶宣布結業,使社會上不少人也看到外判商的難處,質疑罷工工人提出加薪23%的合理性。這兩大因素使罷工工人議價能力下降,手中籌碼不多,不得不被迫作出最終妥協。

香港貨櫃碼頭此次工潮爆發,對香港物流業及有關行業已造成巨大經濟損失,令香港物流業美譽蒙羞,信譽及競爭力嚴重受損。近年,香港貨櫃碼頭面臨激烈競爭,今年首季,深圳港以多處理50萬個標準貨櫃超過香港,受工潮影響,今年香港貨櫃處理量將大幅低於深圳,前景不樂觀。

促HIT自動化 工人前景堪虞

罷工使HIT蒙受巨大的經濟損失,但和黃也是深圳鹽田港貨櫃碼頭的主要股東,葵涌碼頭的損失可由鹽田港貨櫃碼頭補償,和黃的經濟損失亦得以減少。此外,由於減低了碼頭工人加薪幅度,亦使碼頭資方今後可減少部分可觀的工薪支出,因此,碼頭資方雖是輸家,但其經濟損失應還可以承受。

罷工工人難言勝利,碼頭業職工會總幹事何偉航形容這是一次「半杯水」的勝利。這只是自我安慰而已,工聯、勞聯不罷工單靠談判,外判商已讓步至7%的加薪要求。但勞師動眾的大罷工最終加薪幅度只有9.8%,因此有人質疑是否有必要發動這次造成各方面皆輸的大罷工,甚至有人認為罷工工人失敗。

由於行業內激烈競爭,HIT貨櫃處理費難以上升,限制了碼頭工人今後的加薪升幅。而更大問題是此次罷工將促使HIT加快碼頭機械化、自動化的技術改造,完成後現有大部分碼頭工人將被淘汰而被迫轉業,工人的工作前景堪虞,因而從中長期來看,碼頭工人也是輸家。

筆者指出,今次碼頭的工潮,對香港物流業及有關行業造成巨大經濟損失。(資料圖片)

撰文 : 余柏全 前輕工業部廣州設計院高級工程師

欄名 : 碼頭工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