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與歐美 中東競合鬥而不破

評論版 2015/12/21

分享:

中東亂局正不斷惡化深化,土耳其與俄國的矛盾亦同樣。俄國戰艦通過博斯普魯斯海峽時有士兵持着肩托式導彈發射器,引來了土方抗議;而愛琴海俄艦則開火警告逼近的土漁船。問題不單因而更趨複雜,也有從中東地區擴散之勢,今後事態如何發展值得關注。

中東內鬥 變大國博弈新場所

由「阿拉伯之春」引發的中東區內鬥爭,至今已演變成為大國博弈及地區爭奪的新場所,並衍生了土耳其問題,與大國博弈交織一起觸發多重互動。由此地緣政治風險持續上升,故不能排除會產生突變引發危機。俄國與西方的博弈已成了地區及全球的地緣政治風險新源頭。

俄國空襲敘利亞境內伊斯蘭國(ISIL)據點,乃全力插手中東事務的重大突破,由此向西方表明不會讓巴沙爾政府倒台,必要時會給予武力保衞,從而迫使敘國親西方反對派與政府和談。這便令俄國掌握了主動及主導權,西方亦無可奈何;西方不敢在中東硬拼俄國,更不敢再如利比亞般以空襲迫敘政府下台。和談才是解決敘國困局真正出路,而這可能性亦在增高;美國務卿赴俄協商,敍利亞反對派最近也在沙特阿拉伯開會協調立場,準備明年初與敘政府談判及安排停火。當然,談判即使可以進行,但很難在可見將來達成協議,因為俄國與西方在立場上的分歧依然巨大。

巴爾幹與中東 矛盾捆綁

中東已顯然成了俄國與西方博弈的新重點。雖有ISIL作為共同敵人,但並未令俄國與西方走向並肩抗敵,反而提供了機會來開闢新的對抗點。本來美國與伊拉克及伊朗合作打擊ISIL,但俄國插手促成了與兩伊及敘利亞的四國聯盟,便形成了新的勢力圈,兩伊則左右逢源,同時與美俄合作。在旁的遜尼派龍頭老大沙特阿拉伯便感覺形勢不妙,因為兩伊都由什葉派主導。最近沙特組成了30多國的反恐聯盟,名義上是反恐,實際上是想凝聚及統領遜尼派伊斯蘭國家對抗兩伊。上述各種聯合及勢力間的互動創造出多種可能,正令地區摩擦升溫而衝突的風險上升。

如怕這種局面未夠複雜,新的矛盾又在形成。最近北約強化了在土耳其的軍事部署,並邀請黑山加入,乃是加強與俄抗爭的重要行動。烏克蘭事件令俄國與西方在黑海地區對峙,西方為防俄國在波羅的海三國利用俄裔公民搞事,乃迅速強化在三國的軍力。

現時北約又想借黑山來加強對阿德利亞海地區的控制,原因是怕俄國也在巴爾幹半島搞事,故先下手為強,但這一來便把巴爾幹及中東兩大地緣政治火藥庫及其矛盾捆綁一起,麻煩必然增多。筆者預感到這一大片地區將難有寧日,其範圍將覆蓋黑海、愛琴海、阿德利亞海、紅海、波斯灣及裏海等共六海地區,有更多國家(包括希臘、塞浦路斯、巴爾幹及中亞、南亞國家等)要被捲入,這前景確令人關注。

土應扮演橋樑 非倒向一方

當前的抗爭焦點之一是土耳其。土耳其支持敘國土庫曼人參與倒巴沙爾行動,並成了激進武裝(包括ISIL)的主要人員、物資及金錢的獲取通道。但害人終害己,反受到難民湧入,庫爾德族分離意識升溫和外交的東向策略受阻等連串打擊,最近更與俄國交惡。北約則趁機拉攏土耳其,除加強在土軍力外,又由歐盟提供30億歐元協助安頓難民,並承諾放寬土人赴歐限制,和加快土國加入歐盟的協商等。

然而從土耳其的長遠利益看,應在歐洲與東方包括俄國間扮演橋樑角色,而非倒向任何一方。何況歐洲(尤其法國等)一直抗拒讓這個亞洲回教國加入歐盟,在當前文明衝突升溫的氣氛下,吸納土耳其對雙方來說均更難以適應,另方面,從抗俄的戰略角度出發,美國一直施壓要求歐盟吸土,令歐美間的對土政策亦有差別。

無論如何,俄國與西方已形成了由北至南的對峙前綫,南面圍繞中東包括土耳其的抗爭尤為複雜多變風險更高。但雙方將在鬥爭中有合作,並力避引發嚴重衝突。一種鬥而不破的長期博弈格局經已形成,能否避免失控則尚待觀察。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