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數據評估學生 可取代TSA?

評論版 2015/12/21

分享:

全港性系統評估(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下稱TSA)鬧得滿城風雨,焦點在於一個本來為了提升教學質素的評估項目,演變成學子的艱苦操練。其實要了解學生學習成效,未必要「大鑼大鼓」搞評估,借助科技在日常教學過程中收集數據,以評估學生水平,並作為調整教學內容和方式的參考,也許是一條出路。

藉科技評核 調節教學進度

這不是天方夜譚,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下簡稱「教科文組織」)早在2012年3月已推出文件,介紹資訊科技如何應用在個人化教育。所謂的個人化教育,主要元素包括要理解學生的強項、弱點、興趣和學習需要,再為每名學生訂下個人化的學習目標、籌劃課堂和選擇合適的學習策略。簡而言之,就是要借助資訊科技因材施教。然而,要在一個有數十名學生的班房,學生資質各異,老師要同時拔尖補底,工作並不簡單。不過教科文組織指出,資訊科技和電子學習日新月異,類似矛盾並非無法化解。

在美國,由谷歌前僱員Max Ventilla於2013年創立的AltSchool就運用自家軟件量度學生的數據,包括閱讀和數學能力、興趣和學習動力,甚至學生的精力和社交技能。老師可以根據這些數據,調整教學進度,例如在發現某一學生的數學學習進度較快時,可以給予相應程度的作業,而非要該學生「等埋同學」;又例如學生對某一本書表示興趣,老師就會圍繞該書而設計課堂。家長亦可就他們希望孩子學習的技能提出意見,老師在收集所有資訊後,為每名學生擬定每星期的課程。AltSchool學校的牆身和天花板設有攝錄機和麥克風,記錄上堂情況,老師可以翻看錄像評估每一個學生的進度和表現。

在香港,有份參與教育局「學校電子學習試驗計劃」的靈糧堂怡文中學,其試驗計劃內容之一,也是運用科技在課前評估學生學習情況。老師上課前發布簡單的問題給學生,學生即時透過平板電腦回答,讓老師可以馬上知道全體和個別學生的分數,從而調節教學進度。這當然與個人化教育有距離,但也算是運用科技因材施教的嘗試。

推個人化教育 教學法變天

大數據分析的興起,更是為老師因材施教創造無數可能,電腦巨頭IBM便嘗試運用大數據,為學生進行分析、歸納和配對合適的教育方式,以及幫助老師選取合適教學內容。該公司正開發技術,期望透過分析學生之課程表現、成績、出席率、投入程度、紀律處分、社會經濟指標、社交和合作行為、學習模式等一系列因素的數據,了解這些因素如何影響學生的學習成果,並以此分類學生成不同的風險群組。

IBM在2013年與有132間學校、近17萬名學生的美國喬治亞州谷內郡公立學校校區合作,實踐以上的個人化學習模式。IBM取得近20萬名學生在過往10年的資料和數據作分析,並開發系統,以助識別擁有相同學習模式的學生、預測他們的學習表現和需要,及配以特定的教材內容和合適的教學方式。該系統亦會自動根據課程標準,為電子學習資源分類,減少找尋適合特定學生需要的教材之困難,亦會根據學生的獨特處境,建議一套個人化的學習過程。

IBM的嘗試已得初步成效。在美國谷內郡學生還在第五年級時,IBM已能以超過9成的準繩率,預測這些學生在第八年級的數學成績能否達到該郡要求的水平。IBM研究中心教育改革部主任Chalapathy Neti指出,若預見學生的學習結果欠佳,就可以採取特定的措施介入,減少風險。

由教師為中心 變學生為中心

以科技推行個人化教育,技術上看來可行,但要付諸實行,要處理的並不單單是技術障礙。首先,若實際上只有富有人士才可享受到高科技帶來的個人化學習,「因材施教」只會變成「因財施教」,拉闊貧富差距。私人學校和特許學校通常有較多資源、班別人數較少及已採用較多科技,較易採用AltSchool的教學模式;但公共學校的教師不少已經被「用到盡」,沒有餘力為眾多學生提供個人化教育。

另外,一旦推行個人化教育模式,老師的角色和功能將有極大轉變,教師培訓方式以及教學法也要相應變天。教育局課本及電子學習資源發展專責小組便在2009年10月發表的報告,提出寄望資訊科技能夠為學校教育帶來「範式轉移」,將由以教師為中心的教學模式變為以學生為中心,讓教師成為學習的促導者。

其實不只是教育界,要達致「範式轉移」,學生、家長和政府面對的挑戰,也遠遠比或保留或取消或調整TSA為大。如何取捨,數據分析似乎幫不上忙。一個人該如何學習,畢竟要回歸人的選擇。

莘莘學子操練TSA鬧得滿城風雨,倘將來可以科技推行個人化教育,因材施教,或要面對不少技術障礙。(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