誑語抹黑李國章 學生令人絕望

評論版 2016/02/04

分享:

許多人跟我談論香港大學學生抗爭衝擊的問題,我都勸他們把事情認認真真區分清楚,不要以偏概全、一網打盡。

香港大學的全日制攻讀學生,有將近二萬人,搞圍堵、搞衝擊的有多少?多的時候有三兩百,一般的時候是一百幾十。而在這些數目之中,還有多少水份?一部分根本和香港大學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們有些是來自其他院校的外援,一部分根本連大學生也不是,他們可能是所謂本土派的搞手,一些是政客的助理,一些是社會運動的常客。哪裏有事端,他們就撲到哪裏。但他們的言行,卻全部入了香港大學,或者是香港大學學生的帳簿裏頭,不少港大學生也暗自呼冤。

外援參與衝擊 港大生蒙冤

香港大學的學生對政治有多大的熱情,有多大的投入,不能只是看兩三次的抗爭。陳方安生到香港大學演講,就試過只有一個學生赴會的尷尬場面。就算是鼓足勁去搞的罷課行動,雖然只是中午裝個模樣而不是真的缺席罷課,但也是落得小貓兩三隻的冷清場面。這和蒙面衝擊的場面,又有很大的落差。

這些衝擊究竟有多少真的來自港大學生,外人很難搞個一清二楚。真正要以正視聽,責任都是落在香港大學的學生、校友、教職員和管理層身上。蒙上面的、戴冷帽口罩的在港大校園內橫衝直撞的,是否真正港大師生?那不好說。但露臉的打正旗號的學生代表,那就假不了!這班港大學生代表的行為,都有影音新聞直接報道,又或他們自己發表正式聲明,所以一言一行、一字一句,都是實實在在的證據。

粗言穢語,個人盡量包容。為他們說好話護短的,也可以辯稱他們只是在不適合的場合講了在市井慣用的語言。但肢體衝撞,本身已經是違法行為。盧寵茂教授被踢到倒地,紀文鳳數度被人從後踢腳,這些傷害其他人身體的行為,固然干犯法律,就算是正常人性標準,也是違反文明的野蠻粗暴行為,在任何藉口下都不能姑息,不能容忍。如果有人以為不讓警察進入校園而可以為所欲為、公然施暴,那不容許警察進入校園的人士就是讓校園淪為虎豹橫行的非洲大草原的原兇。

肢體衝撞,可以卸責予蒙面外人,但最近搞學生罷課的搞手,就百分百肯定是港大學生。他們先後在本年1月18日和29日發表過兩篇宣言,就如何推都推不掉。這兩篇奇文,是出自香港大學學生的手筆,那真不知置港大這百年學府於何地!

教育成就卓見 指控欠尊重

這兩篇宣言,都是充斥着嚇人的口號和恐怖的歪理。過去有人稱李國章教授為「沙皇」,我還是尊重他們的言論自由;各有觀點,有人接受,有人保留。但1月18日的宣言,稱李國章為「聲名狼藉的教育界敗類」,則不只是語言暴力,更是不經大腦的誑語狂言。

李教授參與建立香港中文大學的醫學院,為香港訓練培育了數千名醫生,澤遍香江。李教授擔任了6年中文大學校長,任內中大的世界排名上升到史無前例的27位,至今仍有不少校友懷緬那份成就。這樣為香港醫學界和香港中文大學作出貢獻的人,你們這幾個學生稱之為「聲名狼藉的教育界敗類」!我是中文大學畢業生,我稱李教授為校長,香港中文大學畢業生都稱李教授為校長,我們就是「敗類」教出來的學生;香港幾千個醫生,都是「敗類」教出來的醫生!提出大學合併,是這班港大學生指稱李教授為「敗類」的罪名。

中大最初是由新亞、崇基、聯合三院合併而來;即將升格為大學的香港教育學院是由4所學院合併出來;倫敦大學、多倫多大學的歷史,和合併都離不開關係,這一切都是由「敗類」搞出來?這些不經大腦的狂言歪理,喪失對人性、知識和道理最起碼的尊重,比踢膝勾腳更讓人絕望!(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撰文 : 張志剛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兼行政會議成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