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銅面板」大王 培植80後接班人

福布斯2000強 建滔由工業做到地產

行政人員版 2016/02/23

分享:

分享:

眼前的建滔化工集團(00148)主席張國榮不懂勁歌熱舞,卻對覆銅面板等手機、平板電腦、汽車內必備的配件瞭若指掌。他指向窗外俗稱「金蛋」的科學園高錕會議中心,「高錕發明光纖,精電(00710)造LED,將光學發揚光大;蘋果使用的接觸顯示屏,有8成都是由香港人製造。」

他對香港工業不無自豪,卻感慨年輕一代工業家買少見少,惟望80後兒子張家成(Eric)能接他棒。

張國榮深圳出生,來港後做過倉庫助理和速遞員,80年代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初期創業,從事覆銅面板貿易生意。「30多年前的電視機或者計數機,都是從日本或台灣進口綫路板,再在國內裝嵌而成。」因為中國具備大量低廉土地和勞動力,成為了世界工廠。

生意愈做愈好,88年,張國榮索性於深圳蓮塘開廠,自行生產紙覆銅面板,「才開了第一間廠,89年卻有六四。還繼不繼續投資下去?」掙扎、孤注一擲,他選擇繼續做「廠佬」,91年於深圳龍華開第二間廠,93年更於港交所上市。

每4部手機 1部用建滔綫路板

設廠20多年,今天建滔的業務包括覆銅面板、印刷綫路板、化工產品以至中國房地產多個範疇,在國內和東南亞設有60多間工廠,聘請5萬名員工,每年營業額逾300億港元,更曾獲《福布斯》選為全球2,000大上市公司,「全世界的手機,每4部就有1部是採用建滔的綫路板,汽車的綫路板更佔全球三分之一。」由銅箔、玻璃紗、玻璃纖維布、漂白木漿紙到環氧樹脂等物料統統是自家生產,「全球只得兩間公司做得到,另一間是台灣的南亞(台塑屬下企業)。」

數字表面上很亮麗,但張國榮卻道出今時今日做「廠佬」的苦況,「現在環保要求高了,而且工資上升得很快,還有社保等,這些都令工廠經營愈來愈困難。」加上經濟下滑,國內自去年底開始,出現08金融海嘯後第二波工廠倒閉潮的傳聞,不少廠佬放眼成本更低的東盟成員國,建滔近年也在緬甸和泰國設廠。

約莫6、7年前,建滔開始涉足房地產項目,例如將原來位於深圳的廠房搬遷到清遠,貪那裏各項成本都比深圳低,「深圳的電費要7、8毫一度,清遠只需5至6毫。」而舊廠原址則改建成住宅出售,「90年代深圳龍華廠房位置偏僻,土地價值不到100萬(人民幣);現在卻是高鐵站附近,身價值40多、50億。」此外亦收購商業大廈,增加租務收入,競投土地興建全新房地產項目。

房地產投資,忽然成為建滔的主要業務之一,而工廠的穩定現金流和廠房設施,也令集團更易向銀行融資,「而且我在香港做了幾十年生意,從未有一筆錢還不到給銀行,信用是我的一大優勢。」

父「廠佬」管理思維 兒子傳承

負責房地產範疇的,是張國榮的么子兼集團執行董事張家成(Eric)。Eric於倫敦主修管理學,09年畢業,「爸爸來參加畢業典禮,見到倫敦的市況,忽發奇想在倫敦投資辦公樓。原來投資物業很簡單,難的是如何找到錢投資物業。」正值金融海嘯,Eric求職處處碰壁,決定回建滔幫手,「始終自己從外國歸來,如果留在香港打一份長工,每天上班、下班、回家,實在很沒挑戰性。」他決定長駐上海工作,每一兩星期才回港一次,「我未在外邊打過工,一開始便在中國大陸:工作沒那麼正規,靠關係、感情來維繫生意,似乎比西方稍為落後,卻是文化差異的一種。」

他主要負責集團的華東房地產業務,及昆山綫路板生產業務的日常行政工作,「大部分我的管理思維都是來自爸爸,但我會加入自己想法。例如爸爸會宏觀地看整件事,我則會去了解那個人的思維和做事方式去調配人手,例如某些職位,你需要思想較細緻的員工,某些職位卻要宏觀視野的。」Eric如此形容父親:「他是一個領導者,要硬繃繃的執行事情,但也會慢慢深入了解員工內心想法,做事好公平和老實。」

由工業涉足房地產,張國榮也繼續「廠佬思維」。Eric說:「預算要拿捏得很準,不能浪費多餘錢,建出來的每一個部分一定要有其用處。別的發展商或會大花金錢營造奢華感覺,而我們更着重是投放的金錢是否用得其所,這是做工廠一貫的思維。」

張國榮(左)笑言希望兩子盡快完全接手,他就立即退休。么子張家成(右)則指,「我覺得自己還未夠『惡』,執行力未夠。爸爸經歷過很多風浪才知道要小心和看緊哪些方面,但我還未遇過。」(車耀開攝)

清遠是建滔華南地區生產重鎮之一,圖為佛岡建滔工業園。(受訪者提供圖片)

近年集團涉足一二綫城市的房地產項目,昆山是其中之一。(受訪者提供圖片)

建滔位於揚州的化工廠。(受訪者提供圖片)

建滔化工發展歷程

撰文 : 陳子健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