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央行量寬 政策臨破產

評論版 2016/03/12

分享:

自2008年以來,西方國家的政府想盡一切辦法,試圖刺激經濟,但效果很差。他們打破以前的很多宗教信仰。

⑴他們已不再堅持中央銀行的獨立性。大印鈔票(QE)就是一個明證。⑵財政穩健(austerity)不再時髦。財政赤字大行其道。現在大家認為,政府可從直升飛機上向地下撒錢,刺激公眾消費。或者,採凱恩斯的方案:政府僱用大量工人挖坑,把金條埋進去,再僱人挖出來。這就創造了就業和消費。⑶負利率開始在瑞典和日本實行,更多的國家如歐盟等紛紛仿效。

負債升回報降 沒進實體經濟

但他們就是不願意考慮中國的經驗:成立國有企業,讓國有企業在人浮於事的狀態下,耗掉大量資源。西方的主流學者們認為,那萬萬不可接受!可見,國有企業在西方的形象實在太惡劣。但這是他們的極端偏見。國有企業雖然腐朽透頂,但也沒有壞到那樣的程度。難道在經濟絕望的時候,國有企業比挖坑填埋還不如?

西方經濟學真的破產了。有些溫和派提出新的修補政策。Adair Turner在2008至2013年曾擔任英國的金融行為監管局主席(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相當於中國證監會,加上中銀監)。他剛出版了一本書《Between Debt and the Devil》(大概可譯為《選擇高負債,還是災難》)。作者指,過去百年來,世界各國都經歷一個信貸(負債)攀升過程。信貸跟GDP的比例愈來愈高。很可怕,為甚麼?

⑴投資效率(回報率)續降,貨幣周轉放慢,貨幣數量論失靈。⑵大量負債(信貸)在金融機構及資本市場間打轉,並沒進入實體經濟。⑶愈來愈多貸款進入了房地產,即使對借貸雙方有利,但對社會未必有利。當他們出問題時,又需要政府(社會)來搭救。⑷高負債帶來經濟系統的脆弱,容易發生危機。且政府的刺激失效,如去年歐央行提出給轄區所有銀行提供無條件貸款,以刺激它們的貸款,但至今絕大多數額度尚未被利用?為甚麼?銀行、企業和居民都已被債務撑死了,沒有慾望和能力再增貸款。

消滅銀行 財赤解決信貸需求

作者認為,實體經濟根本不需要那麼多信貸。百多年來,各國政府把創造信貸的權利交給商業銀行(和千奇百怪的影子銀行),是個錯誤。創造信貸=印鈔票。他說,大家需要考慮芝加哥學者Henry Simons早在1933年就提出的方案。即銀行應把100%存款留作法定儲備。銀行不做貸款,只負責保管存款而已。也就是,消滅銀行。信貸需求不能得到滿足?那沒問題。用財政赤字來解決。通過政府印鈔票來解決。若大家覺得這樣不可行,實在不肯消滅銀行,Turner有個折衷方案:提高銀行的資本金比例,大大高於巴塞爾協議的要求。

比如,現在西方銀行的資產/資本比例為20倍。他說,4至5倍最合適。經濟疲軟?作者說,沒有關係。印鈔票!加大財政赤字!把央行變成政府的出納。按照他的建議,中國人民銀行作為國務院下屬機構,挺合適。他覺得,央行的獨立性永遠只能是相對的。危機到來時,獨立的中央銀行總是不方便。

資本市場闖禍 總由社會埋單

他還說,資本在國際之間的流動,若太自由,有很多害處。資本市場多數的交易活動,對社會無意義,只有害處,因為他們闖禍了之後,總是由社會埋單。

作者反覆,資本市場的很多交易是有害的,銀行的很多信貸是對社會有害的。這個概念也許大家都可以接受。但誰來決定哪些有害?如何限制這些有害成分?實際執行中,要麼選擇中國式的監管:打噴嚏也需要審批,要麼選擇歐美的泥沙俱下。

從長遠來看,泥沙俱下遠遠好過打噴嚏也要審批的模式。至少,歐美的模式減少腐敗,節省監管成本。

(作者張化橋曾經在UBS工作11年,擔任中國研究主管和中國投資銀行副主管)

撰文 : 張化橋 慢牛投資公司董事長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