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封路」有例依 警「無可厚非」

評論版 2016/05/18

分享:

張德江訪港引起「一帶封路」,不少人質疑面積無限大的不明禁區是否合理,警方又是否有權如此封路。亦有人質疑警方稱可能有恐怖襲擊風險,是否誇大。

有關領導人訪港的保安措施如何才合理,上訴庭早已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訴蕭敏兒一案寫清楚。

蕭敏兒案 法庭:警按情報部署

蕭敏兒案發生在2011年8月。時任國家副總理李克強訪港,同是下榻灣仔君悅酒店。警方加強保安設立「保安緩衝區」,亦在中環廣場外設立了一供公眾人士使用的示威區。蕭敏兒為自己在番禺投資數千萬被凍資一事,圖向李克強請願,被警方以「阻差辦公」罪名拘捕。

上訴庭推翻下級裁判官定罪,並指「本案出現問題的地方,就是沒有任何一名控方證人(例如任何警員)講及為何當天警方需要作出這些限制。」上訴庭同意警方有權設立封鎖綫,但警方的權力不是沒有任何限制,每宗事件不可一概而言,需視乎其特定情況而作出不同的決定。

上訴庭更表示,在保護國家政要到訪香港時,警方可根據他們獲得的資料或情報,作出事前適當的部署。假若警方從接獲的資料或情報得悉需保護的政要可能面對巨大的人身安全風險,如遭恐怖襲擊等,則警方作出一些比只封鎖君悅酒店附近一帶更大程度的保安安排也無可厚非。相反,假若接獲的資料顯示只是理性、安全和和平的集會遊行,警方可派出僅數名警員隨同請願的人士一起便游刃有餘。

機密信息 可申請豁免披露

上訴庭又索性表示,明白很多時警方的情報,是極為機密及不能外洩的。在這情況下,負責保安的警務人員,若有需要可在法庭以公眾利益豁免權(public interest immunity)為由,申請豁免披露。

這或多或少解釋了今次警方為何不停強調今次張德江來港有恐襲危險。因為如果只是和平示威,法庭認為只需「派出僅數名警員隨同請願人士一起」便合理,但如吹噓恐襲風險,卻可以「作出一些比只封鎖君悅酒店附近一帶更大程度的保安安排」,「也無可厚非」,而且所謂情報亦不需要公開,或可以豁免披露。

由此看來,警方的安排也是「依法而行」,在上訴庭的案例之下最大限度地做保安工作。香港市民也不要對警方太過深責了。(www.30SGroup.org)

撰文 : 楊宜

欄名 : 中產階級心聲

機構 : 三十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