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蓋」並非「天台」 城大塌蓋缺常識

評論版 2016/05/27

分享:

城大體育中心「天台」從天而降,僅三位人員輕傷,實屬萬幸。驚險過後,全城仍在驚訝,以基建完善、施工細緻、成本更屬舉世無匹的香港,竟也驚現校園豆腐渣?

天台倘塌下來 整幢樓不作瓦全

筆者認為,香港絕大部分「屋頂綠化」﹙Green Roof﹚都在「天台」進行--這既是社會上下不必恐慌的理由,也是「城大塌頂」至為荒誕之所在。匪夷所思者,並非「香港竟有天台因綠化而坍塌」;而是眼前坍塌的,根本就不是「天台」。

本地不少媒體都稱肇事Green Roof為「綠化天台」;周三,無綫電視的專題節目就直接叫「綠天台」。然而,如真是「天台」,就遠遠沒這麼容易坍塌;或倒過來說,如真有「天台」塌下來,便大有可能令整幢大樓「不作瓦全」--重演馬頭圍道慘劇,而傷亡只會尤有過之。就此而言,釐正稱謂,便不是咬文嚼字,而是釐正問題的根本--讓大眾不致因誤報而失焦,亦不致因誤解而恐慌。

豎向「建築植被」,有稱為Vertical Gardens、Facade Greenery或Green Wall,不一而足。筆者習慣使用後者,因Green Wall之說更強調「植物外牆」融入建築總體設計,自然更充分考慮承重、排水、恒溫的綜合指標和設計效果。從「環保外牆」到「環保政策」,「綠色」都應當融入城市的肌理,注入其靈魂;而不僅僅是提供了一層薄薄的Facade綠色包裝紙,或虛應時代、或粉飾太平。

天台如戰機可載彈 頂蓋不可以

而橫向綠化,英文簡單稱為Green Roof,卻有導致各種誤譯、誤讀之虞。理論上,Roof--各式「屋頂」都可以成為「綠化」平台;但前提是,那是一個「台」,而不只是一個「蓋」。只有「天台」類「屋頂」--其承重力、安全系數,才可供測量、換算。而「頂蓋」不消說,想都不用想。而大陸述語「頂棚」,或許更形象、更精確地形容城大肇事構件。

箇中關鍵,相信小學生也不難明白--分析戰鬥機「掛載量」才有意義,因其機翼、機腹,設計之初就打算用來掛導彈、載炸彈,問題只是能帶多少而已。但客機,又如何談得上載彈量?客機機翼構件,包括鋼製、鋁製,甚或木製骨架和蒙皮,只能承受「自重」、或勉強抵抗強風形成的「扭力」,而毫無外掛可能。

假如各式「屋頂」等同「飛機」總類,那麼當中的分類--「天台」就是戰機,而「頂蓋」不過是客機而已。就此而言,全港雷同城大肇事建築的案例,或亦屈指可數。筆者並非掉以輕心,而是在禮堂、運動場「頂蓋」上作綠化,實在太過違反常識,比用「空中巴士」掛炸彈還有「創意」。該體育中心的「頂棚」,能否讓一般體重的人﹙肯定不包括筆者﹚,任意行走都成疑問,怎麼會想到在上面種花草呢?

屋頂僅可遮風擋雨 綠化違常理

事實上,同樣作為「屋頂」、「頂棚」或「頂蓋」,顯淺的理解就能遮風擋雨。形象地說,城大肇禍的「頂蓋」,從功能、營建原理到承重水平,都形同傳統中國磚木結構中的「瓦頂」。從前,別說樑上種草,即便牢固如紫禁之巔,如偶有種子飄至、生根、發芽,長期不理,也會導致自然坍塌。

本周初,城大校內調查方始啟動,尚未公布肇事建築的施工詳圖和物理數據。然而,不難推算,同等體量文體設施的「頂棚」,慮及成本控制、所用器械、技術局限,按理每平方米承重不過50到100公斤。因此亦與「瓦頂」類近,偶然跑三數人上去--換破瓦、掃落葉,則尚可;別說栽植,多幾人上去晨晨運、跳跳舞,都隨時爬上去、摔下來。

相反,既然謂之曰台--天台、陽台、花園平台,都是露天、半露天室外設施;與建築結構相連、材質相同,形成可堪壓力、剪力的承力整體。因此,商用、民用天台,平時多作排氣、儲水之用;險時起着救急、待援功能,可容納千百計住客集體奔逃、暫避互助。酒店、寫字樓把天台改為停機坪,讓直升機起降,亦日漸常見。

天台得以承載人、機之力,因本身就是鋼筋混凝土結構;橫向--有鋼筋的拉力,豎向--有混凝土的承重力,而其下亦必有支柱、主力牆。從上所述,城大事件的本質是校方把不具任何外掛、承重能力的「頂棚」,當成「天台」完成工程;其實無論改建規模如何、是否涉及排水,都必因違反常識而造成嚴重風險;與綠化目標、設計方案、施工深度,並無必然聯繫。

如媒體繼續稱之為「綠化天台」塌陷事件,便有誤導之虞。進一步講,眼前社會各界固然可以追討政府、業界監督之責,但監管又豈是一蹴而就、萬試萬靈?尤其在向來主張自由自治的香港,更須張弛並濟、因事制宜。一所因「城市建設」而立的新型學府,由一等一的美國兼中國工程院士領導;而該校涉足建築、工程、測量、物業管理之教員更達百計,為何會在「頂棚」上栽植?

加強監管 非對症下藥之法

事實上,距坍塌「頂棚」百步之遙,正是該校為迎接大學「三改四」而新建的AC3。該大樓在環保、綠化、成本控制方面,成為香港建築界範例。最重要的是相比鄰校重金禮聘西方建築大師,AC3內外卻由本地設計家、工程師包辦。而現屆特區政府環境局局長,原本亦屬該團隊一員,成為橫跨學界、業界、公共服務界的顯例。

既然相關職系、國際專家,該校向來大不乏人;而將「頂棚」誤作「天台」,更屬違反常識,與專業素養無關的錯誤。如此,立法會各個不分政治立場的黨派,要求港府眾部門,尤其是屋宇署制定指引、加強監控、大力執法,又豈是對症下藥?難道香港學界、營造界向來賴以成功的關鍵因素,就是政府自上而下的監督嗎?吃一塹、長一智,我們又能否弄懂這個塹,究竟是甚麼?且看數周後,城大和政府的調查及檢討報告如何回應。

城大體育中心將不具任何外掛、承重能力的「頂棚」,當成「天台」完成工程,其實無論改建規模如何、是否涉及排水,都必因違反常識而造成嚴重風險。(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