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非不足 癥結在公院難留醫生

評論版 2016/05/27

分享:

上周三,我出席了智庫組織小彬紀念基金會(The Zubin Foundation)的「醫智網」(www.HospitalAdvisor.org.hk)啟動典禮。「醫智網」有如醫院版OpenRice,涵蓋全港41所公立醫院和11所私家醫院醫療服務質素的評級。

解決公私營失衡 改善醫療質素

過去3個月曾經入院的病人可在網站內填寫問卷,網站收集數據後,每月會定期發表各醫院醫療服務質素評分。我相信「醫智網」的出現能加強公眾與醫院的良性互動,使政府和醫院更能適切回應病人訴求,但要真正提升香港醫療的服務質素,還得追本溯源,即盡快處理公私營醫療失衡。

有關公私營醫療失衡的討論已持續10多年,可惜未有明顯改善。要回應這個挑戰,實際上不外乎3大手段,即增加公立醫院醫生、增加公立醫院床位和轉移更多公立醫院病人到私人市場。

首先,有說醫療服務質素下降源於人口持續老化,而醫生嚴重不足。事實上,這個說法並不完全準確。雖然現時每1,000個香港人約有1.9名醫生,較新加坡的3名、南韓的2.6名為低,但問題的癥結不在於「醫生嚴重不足」,而是過少醫生選擇留在公立醫院服務。

現時香港有接近1.4萬名醫生,當中在公立醫院工作的只有5,000多人,但他們正為全港9成市民提供住院服務。單看公立醫院的求醫人數與醫生比例,現時每1,000個病人僅有0.67名醫生。由此可知,真正的問題是公立醫院醫生過少,而病人過多。這亦是公立醫院爆滿,輪候時間長的根本原因。

勿輕言減人手 改善福利留人

既然公立醫院醫生不足,政府更需要準確落實醫護人員的長遠人力資源計劃,而且要重視提升隊伍士氣。香港人口逐漸老化,即使將來醫管局再次面臨財赤,亦不宜輕易削減人手和減少醫科生名額。

另外,由於公立醫院醫生與私家醫院醫生的待遇相差很大,如果公立醫院醫生的薪酬和每年加薪幅度欠缺競爭力,再加上每月不問超時多長皆統一津貼為3,500元,試問這又怎能穩住人心,留住人才?

此外,政府要考慮主動吸引海外,特別是英聯邦國家的醫科畢業生報考香港的執業試,以增加公立醫院醫生的供應。我堅決反對降低醫生執業試水平來聘用更多海外醫生,但醫委會也要反思為何在1997年回歸後就不再承認英聯邦國家的醫生資格?單看1977至2011年的執業試結果,經考試及實習合格後發出的執照,由回歸前平均每年49個下降至回歸後平均每年少於10個,到底所為何事?

要改善醫療質素,除了增加公立醫院的醫護人員,還要增加公立醫院床位。在2014年,全港有2.76萬張病床,比2003年還少了831張;但過去10年,人口增加了38萬人,公立醫院普通科的住院日數急增過百萬日次,增幅26.5%。目前,3大公立醫院,即屯門醫院、瑪嘉烈醫院和北區醫院的住院病床使用率分別為98%、97.1%和96.9%;這又難怪幾乎迫爆的公立醫院未能時刻提供優質的醫療服務。

借鏡星收費 按病人收入徵收

另一方面,要紓緩公私營醫療失衡、就要鼓勵支付能力較高的病人到私家市場求診。此舉知易行難,因為政府的自願醫保計劃在社會既無共識;而公立醫院的急診室和專科門診的首次診症費多年來仍然停留在100元,遠較私人市場收費低。要真正做到病人分流,在未有自願醫保計劃前,應考慮調高急症室和專科門診收費,或參考新加坡的按病人收入收費。

今天香港的醫療質素遭人詬病,歸根究柢是醫療制度落後於形勢,而不是醫生和護士的專業水平問題。「醫智網」的出現除了幫助市民了解每間醫院的服務質素,更重要的是迫使政府更主動向病人問責,監督政府履行承諾,落實長遠醫療規劃。

近日成立的「醫智網」,有如醫院版OpenRice,涵蓋全港41所公立醫院和11所私家醫院評級,幫助市民了解各院的服務質素。圖為醫智網創辦人馬夏邐。(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梓謙 民主思路理事

機構 : 民主思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