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政策轉向 去槓桿遏股樓

評論版 2016/05/30

分享:

5月26日,中國央行貨幣政策分析小組發表長篇文章《2015年以來穩健貨幣政策主要特點的回顧》。核心是對5月9日權威人士在人民日報所發表講話的辯護或解釋。

權威人士嚴批 高槓桿害經濟

當時權威人士指出:「要徹底拋棄試圖通過寬鬆貨幣加碼來加快經濟增長、做大分母降槓桿的幻想。」即嚴厲批評經濟管理當局用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來拉動經濟增長,違背了市場經濟法則,也容易導致金融市場的系統性風險。所以,央行的文章就是圍繞這點做出解釋與辯護,以證明2015年以來的貨幣政策的正確性,即使有些時候貨幣政策略微寬鬆,但也是形勢所迫。所以,2015年以來的貨幣政策總體保持穩健、略偏寬鬆是客觀、適宜的,是與現實市場形勢或與統計上的基數效應有關。

但實際並非如此。一是據央行的文章統計,2015年以來央行累計5次下調貸款及存款基準利率、9次引導公開市場7天期逆回購操作利率下行。而降準主要發生於2015年,2016年僅有一次,而7天逆回購利率下調也全部發生於2015年。可見,2015年貨幣政策以全面寬鬆為主,進入2016年1季度,這個全面寬鬆更是變本加厲。銀行信貸增長、社會融資總規模、個人按揭貸款增長等都創歷史最高記錄。

二是2015年以來中國金融市場亂象叢生,如股市的暴漲暴跌、一綫及部分二綫城市的房價瘋狂上漲、互聯網金融爆炸式的增長及危機四起、企業債的瘋狂、商品期貨市場瘋狂炒作等,即使這種不能全面算在央行頭上,但很大程度都與市場上的流動性氾濫,及中國央行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有關。

谷股市暴漲160% 埋暴跌伏綫

央行最初的目的是希望如歐美國家那樣通過全面寬鬆貨幣政策,來降低金融市場的融資成本,增加弱勢行業及中小企業的融資渠道,及以資產(股市及樓市)財富效應來拉動居民消費增長,但中國的金融市場體制及貨幣傳導機制與歐美市場不同,氾濫的流動性並沒有流入實體經濟,而是在金融市場內循環炒高各種資產價格。對此,作為以預期管理為核心的現代貨幣政策工具,中國央行肯定負有一定的責任,這是不可推託的。

不過,即使央行的文章沒有正面承認2015年以來貨幣政策是全面寬鬆的,但也隱諱地承認了2015年貨幣政策全面寬鬆的嚴重性,如2015年年中以來中國資本市場出現了兩次快速下跌。

為防止爆發系統性金融風險,央行及時採取了貨幣政策全面寬鬆的救市場政策。而這些政策防止了市場恐慌、促進市場穩定,也在一定程度上使M2增速有所加快,從全球來看,這種為穩定市場而被動注入流動性的做法雖屬無奈,但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就像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班所說那樣。

同時,文章還表示,由於應對2015年年中中國股市波動使當時M2基數大幅抬高,因此未來幾個月M2同比增速可能還會有比較明顯的下降,隨着基數效應逐步消失,M2增速將回歸正常。

從兩段的內容來看,其實前一段講的是2015年以來之所以加槓桿的問題,後一段講的是未來央行貨幣政策調整去槓桿的問題。但這只是說明了問題的一個方面,另一個方面是,明如果沒有前期的央行全面寬鬆的貨幣政策,並希望以此來推動中國股市的繁榮,那也不會出現中國股市從2014年11月開始到2015年6月的暴漲(其間中國股市暴漲了160%,美國道指只上漲10%)。如果沒有中國股市的暴漲,豈能有後面的暴跌?

若以格老作辯 效美金融海嘯?

還有,以格林斯班言論作為貨幣政策全面寬鬆的理由,更是沒有道理,因為格林斯班這樣的觀念正是導致美國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最為重要的理論根源。當然央行文章裏也透露出這種被動地向股市注入大量的流動性,也可能導致嚴重負面。這也成了推動目前中國央行貨幣政策轉向的重要原因。

而後一段話是指去槓桿,以便讓當前中國央行貨幣政策回到5月9日人民日報權威人士的講話的基點上來。因為,權威人士講話曾指出,樹不能長到天上,高槓桿必然帶來高風險,控制不好就會引發系統性金融危機,導致經濟負增長,甚至讓老百姓儲蓄泡湯。

權威人士的觀點是十分明確的,中國央行的貨幣政策也得回到這個基點上來而要去槓桿。有分析指,正是央行貨幣政策的去槓桿,也意味着央行年初所指的穩健貨幣政策略微寬鬆的基調真正回到「穩健」而去除「略微寬鬆」。也就是說,由此,央行2015年以來,特別是今年年初全面寬鬆的貨幣政策基本結束。

如果中國貨幣政策出現重大轉向,這將震驚國內外市場,無論是股市還是房地產市場都是如此。正如有分析指出的那樣,如果央行貨幣政策小組的文章在股市收市前發布,肯定會對市場立即造成較大震盪。因為,如果一季度那種央行全面寬鬆的貨幣政策結束,也意味着中國股市及房地產市場將出現重大調整。

盡管這種轉向不會立馬讓市場流動性收緊,但是去槓桿的基調一旦確立,也就意味着再讓貨幣政策如2015年及年初那樣放鬆就不可能了。而4月份的信貸增長情況已經就給出清楚的答案。如果這樣,這自然會內地的股市及房地產市場帶來巨大的流動性壓力。

信貸流向房產 嚴控防毁經濟

今年以來的內地房地產市場出現一些城市房價的瘋狂上漲,完全是銀行信貸加槓桿的結果。一季度銀行信貸增長4.67萬億,其中僅個人按揭貸款就佔1.5萬億,如加上房地產商開發貸款及土地購買貸款、住房抵押貸款,其所佔的比重更是會驚人。而4月的5,500億銀行信貸,個人中長期的貸款就佔近80%。而這些都清楚表明,今年以來的銀行信貸的加槓桿,大量的流動性都進入房地產市場,造成了中國一些城市房地產市場的瘋狂,也造成了今年中國商品期貨市場的瘋狂。而央行的文章中透露出中國央行未來的貨幣政策會逐漸回到穩健,這種房地產市場瘋狂和商品期貨的瘋狂也會逐漸地退出市場。

總之,盡管央行的文章是在為自己2015年以來的貨幣政策的正當性作解釋,但是該文章也透露出中國央行的貨幣政策將去除「略微寬鬆」回歸「穩健」,這種回歸也意味着中國央行的貨幣政策將出現全面轉向,投資者對此得密切關注。

有分析指,正是央行貨幣政策的去槓桿,也意味着央行年初所指的穩健貨幣政策略微寬鬆的基調真正回到「穩健」而去除「略微寬鬆」。(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