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六四遭狙擊 全球反智風襲港

評論版 2016/05/30

分享:

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美國共和黨的初選勝出,其中一個分析是共和黨近年過度反智和煽動仇恨帶來的後果。而這個風氣,似乎不只是美國獨有,例如歐洲的情況亦頗嚴重。

剛過去的奧地利總統選舉,雖然極右派候選人霍費爾(Norbert Hofer)落敗,輸了給溫和及親歐的范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但已可以看到極右排外的勢頭。根據新聞報道,霍費爾的支持群體主要為農民、藍領、低學歷、男性等,與特朗普的支持群體特性相似。

極右排外反智 成社會主旋律

另外,雖然這些政客以反智的政治立場起家,但他們的政黨或團隊卻似乎有着頗為良好的管理制度,在組織能力卻一點都不反智。像特朗普自己就是商界大亨,管理能力不差,其團隊也似乎是共和黨初選時各參選人的團隊中,最有組織和運作良好的。

雖然現在似乎整個世界都在吹極右排外反智的氣氛,但我們也必須好好思考背後的真正問題,而不能只以為問題就只是出在這些政客身上。某程度上,這樣的極端政客,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任何政制都會存在,只是到底他們是被邊緣化沒有影響力的一群,還是成為了主流,甚至佔着重要政治位置而已。

現時世界各地都吹着這樣的風氣,恐怕要深入研究一下各地的政治情況,才能知曉每個地方的反對聲音由來,和一躍成了主流的原因。

仇恨政治當道 港難獨善其身

如果把眼光由國際回歸本土,對於香港亦有這種極右反智現象,似乎已經不是甚麼新聞。和世界其他地方有點不同的是,極端的風氣已吹了數年,而且在各陣營中都成了主流。這幾年下來,我們愈來愈習慣要以政治立場先行,專業知識放一邊的做事方法。於是,明明是內地經濟放緩,卻可以歸咎於佔領運動又或者港獨。

因為要立場先行,公權力完全向一邊傾斜,卻也令得壓迫愈大,反抗愈強。換着數年前,藝發局不太可能會在深夜宣布停止在ICC外牆繼續展出藝術作品,因為誰都知道這種決定,除了激起政治對立外,其實意義不大。不過,當激起政治對立正正是今天的社會主旋律,要做「政治正確」的決定,就成為了這項決策的唯一「意義」。只是,這樣的「意義」,其實真的有意義嗎?

這幾年來社會變得愈來愈是非不分,不獨建制如是。由80年代開始,大家期待普選,到頭來先是一拖再拖,然後給你一個假普選方案(說好的07/08雙普選呢?)。大家最終發現原來「民主回歸」只是一個幻想,自然激起大家各種反抗情緒。不過,有些情緒明顯已過了是非界綫。

六四政壇照妖鏡 豈可遭淡化

面對六四問題,正是一個顯例。正常人都知道,六四屠城絕對是錯誤的,正因為是錯誤的,一直以來建制派才要左閃右避不敢表態,所以對六四的態度堪稱政壇照妖鏡。然而近年來,有打着反對派本土港獨旗號的人(順便一說,他們的立場常有變化,以上幾個名稱只是一些他們曾經使用或正在使用的名稱),卻不斷狙擊悼念六四的人,反而輕輕放過真正的肇事者。從幾年前詛咒說希望雷電擊中和殺掉六四悼念晚會的參與者(後來改口說其實只是希望落雷殺死支聯會負責人),到後來變成了散播六四和香港本土無關,盡力淡化屠城之事,反而不斷聲稱要清算泛民。不幸地,在整個世界的反智風氣和香港現時的氣氛裏,他們的講法,明顯已經影響到一批人(特別是年輕人)。

或許,從國際到本地,面對這些反智或煽動仇恨的政治,是我們當代的「潮流」,任何人都無法獨善其身,只能好好想想如何面對。或者,眼前最近的抉擇,就是今年六四維園,還會見到大家舉着燭光悼念嗎?

近年來,有打着反對派本土港獨旗號的人,不斷狙擊悼念六四的人士。(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成斌 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