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橋 對港是禍是福?

評論版 2013/11/13

分享:

早前自貿區概念成為城中熱話,有人認為會削弱香港的競爭優勢。其實注視足下,2009年始建,預計於2016年建成的港珠澳大橋,也正為香港開啟機遇。

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早前論及土地資源分配時,指出香港的零售配套遠遠追不上自由行旅客的增長,認為港珠澳大橋的人工島,部分可作零售用途,方便來港旅客購物。

龐大交通網 建「南中國」概念

港珠澳大橋香港段動工接近兩年,大橋落成後的香港發展,近日又回到公眾視綫。大橋接通港、澳及珠江西岸,令往來香港和珠海的時間,較以往途經虎門大橋縮減六至八成。日後從珠海到香港國際機場,只需45分鐘。大橋連接的龐大交通網絡,將會形成一個由「泛珠江三角區域合作」建立的南中國發展格局。

「泛珠三角經濟區」以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以及福建、江西、湖南、廣東、廣西、海南、四川、貴州、雲南九個省份和地區,組成區域發展平台。

上述十一地政府自2004年起舉行「泛珠三角區域合作與發展論壇」,設立跨政府組織,統籌經濟區內資源調配及跨政府合作,透過構建交通網絡,促進區域發展。

隨着高鐵及港珠澳大橋落成,南中國九省區已經建成超過30,629公里的高速公路網。據國家規劃,區域中發展較慢的地區,可藉此獲得發展動力;香港、廣東等地的服務業及先進製造業等,則可得到更多支援,兩地的旅遊、農業、信息資源等產業的發展,也有望受惠。

香港成橋頭堡 抑受制羈絆?

觀乎現時國策,建立跨地方政府的經濟區,似是大勢所趨。位於長江三角洲的長三角經濟區,以及北方環渤海區域的環渤海經濟區,正是例子。而珠三角經濟區有望與長三角和環渤海鼎足而立,形成一條囊括中國沿海發達城市的經濟區域。當中的香港,以及國家改革開放最前綫的深圳和廣州,均有條件成為推動發展的核心。

體制成熟和先行者的優勢,令香港有條件成為南中國市場發展的橋頭堡,也可能是香港的羈絆。首先,香港的制度與內地迥異,面對其他特別行政區、經濟特區、省市政府等體制及法規的差異,如何磨合是一大挑戰。泛珠三角合作協議已經成立行政首長聯席會議制度,以進行跨地區跨政府的決策,其成效有待觀察。

另一點要注意的,是區域內的發展方向及資源分配,是否真的可以事先規劃。區內十一地的經濟模式各異,不同政府也各有盤算,最終是協商統籌,分工合作,還是在競爭中摸索各自的位置,值得商榷。

深廣澳珠群雄齊起 分港市場

以香港與深圳的關係為例,香港航運物流與深圳的鹽田港和前海的競爭關係,早已廣受談論。將於2015年動工,連接深圳和中山市的深中通道,也無可避免與港珠澳大橋競爭。近日又有報道指,香港可能興建的機場第三跑道,需要限制鄰近船隻高度,影響深圳擴建龍鼓西水道的計劃。就此,港深兩地仍未達成共識。

不止深圳,大橋直接連繫的香港、珠海及澳門,關係同樣不限於合作。香港是珠海現時最大的外來投資者,也是最大的貿易夥伴。珠海斗門區早前便在香港舉行投資環境推介會,希望藉港珠澳大橋建成,將斗門發展為港商拓展內地市場的窗口。

但珠海不會單單期望成為港商拓展內地市場的窗口。當地政府計劃大橋建成後,將大橋連接西部沿海高速、江珠高速、機場高速、高欄港高速等高速公路,貫穿十字門商務區、橫琴開發新區、航空產業園、西部新城、高欄港經濟區,希望藉大橋接通港澳,直達國際市場。

剛於珠海保稅區奠基的普活斯海港國際物流園,亦以成為國際化的配送中心和商貿物流中心為目標,預計於2015年10月前陸續投入使用。物流園位於港珠澳大橋珠海連接綫終點的出口處,負責人接受內地傳媒訪問時明言,現時香港的物流量,有30%可以轉往內地,他們的服務對象亦不只是內地企業,還包括港澳地區。

在澳門,當地政府也有意於港珠澳大橋的澳門區人工島,預留土地發展物流業,並將人工島上的物流中心連接澳門國際機場,分流香港機場飽和的貨運量。澳門的航空業界,又計劃在年底推出貨運優惠措施,預料較廣州白雲機場貨運價低15%,吸引廣州市和珠江西部城市的中小企,以澳門國際機場輸出貨物,改變以往貨物有入無出的狀況。

內地轉型攻內需 港物流堪憂?

區域內的合作與競爭,似乎無可避免。但既然要面向市場,也毋須迴避。若說伴隨港珠澳大橋而至的挑戰,中國的經濟格局演變,以至本地的發展路向和生活需求,可能更值得關注。

近年廣東產業結構轉型,以往勞動密集的產業因成本上升而向北遷移,早年構想的港粵「前店後廠」經濟格局,已有所轉變。加上國家發展由出口主導轉為內需帶動,大橋落成後香港物流業的前景,令人深思。

在香港,大橋或許會帶旺旅遊和零售行業,但位處大橋出入口的東涌以至新界西北一帶,均可能面對物價上漲、空氣污染、人流和車流的壓力。澳門車位的價格,過去七年上升30倍,炒賣的原因之一,正是港珠澳大橋概念。珠海市交通部門亦預期大橋落成後,將為當地帶來人流和交通壓力。

在香港,尤其是貧窮率一度高企、失業問題備受關注的東涌和新界西北,大橋帶來的,是希望,也有擔憂。

國家發展由出口主導轉為內需帶動,港珠澳大橋落成後香港物流業的前景,令人深思。(電腦模擬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