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六四爭論 民主非只普選

評論版 2016/06/09

分享:

根據過往的經驗,香港每年悼念六四過後,整個暑假到秋天都會是「政治旺季」;今年9月有立法會選舉,肯定會有更多光怪陸離的事陸續上演,針對六四的攻擊只是整場政治大戲的序幕或一個章節。

在接連不斷的政治動員裏,每一個人都或多或少會被迫歸邊;與政治直接相關的人物固然首當其衝,但即使自以為對政治沒興趣,又或者覺得政治不會搞上自己的人,或遲或早或多或少都需要面對政治了。單以仇恨面對洪流並不足夠,更重要的是要回歸人性,也要努力裝備自己的學識,免得被人迷惑了而不自知。

民主意義深廣 保政治自由

像這次與六四有關的論爭裏,其中一個爭議點是到底「建設民主中國」是否與香港人有關。然而,不論持哪種立場的論者,注意力都放在「中國」,或者會旁及「建設」,但就是相對少了有關「民主」的討論。其實撇開六四爭議,單單是留意民主的意思和歷史,即使不會直接和論爭有關,卻可以幫助我們的思考和增進我們的知識。

香港人太習慣把民主約化為普選,但民主制度的確可有更深更闊的意思。例如近代民主理論大師羅伯特‧道爾(Robert Dahl)便在他的著作《Polyarchy:Participation and Opposition》中列出以下的8項標準:1.公民有權投票(普選);2.公民有權被選舉;3.政客有權公平競爭和爭取選民的選票和支持;4.選舉都是自由、公開和平等的;5.公民有組黨結社的自由;6.公民有言論自由;公民可以自由取得不同的資訊;和政府和相關組織要根據選票和民眾的意向來制定各種政策(他在另一本著作《論自由》中約化為五項,大體和此八項標準相同)。

盡管這個清單未必完全(例如我們可以討論司法獨立是否也是民主的必要元素),而且每個標準本身也有討論的空間,但這份清單至少可以大致點出判斷政治制度是否民主的大約標準。

內地政治打壓 港民主倒退

另外,道爾亦在《論民主》中提到民主有以下令人嚮往的結果:1.避免暴政;2.基本的權利;3.普遍的自由;4.自我的決定;5.道德的自律;6.人性的培養;保護基本的個人利益;政治平等;和平;繁榮。這十項好處的清單也是開放的,讀者可自行填上。有些項目可以涉及很多不同的學問,例如第九項背後是「民主和平論」。

又例如199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馬蒂亞‧沈恩(Amartya Sen)有用他的經濟學論證民主自由和避免饑荒之間的關係。這些都是可以繼續討論下去關於民主美善的課題。

現代民主制度有那麼多元素,有些就算不涉及投票的社會問題,其實也可以和民主有關。尤其是以往的香港只缺少了普選,但來到現在卻連本來已有的民主元素也一一喪失。例如因為大陸某份半官方的報紙在近日的報道,即時令得某個知名護膚品牌取消了與何韻詩的合作。這是很赤裸的政治打壓,可說是違反言論自由。如果理解到言論自由其實也是民主的一部分,便可以理解到這次事件,其實也代表了香港在大陸的壓制下,民主不斷倒退的一個例證。

當我們知道民主有各樣的美善,但偏偏各項民主的標準在香港不斷倒退,而倒退的根源明顯就是因為中共,在這樣的環境下,一般香港人都傾向和中國切割,實在是正常不過的感覺和反應。大陸和建制派有些人一直在對港獨喊打喊殺,卻又不斷推人走向港獨的一邊,完全不知道根本他們就是港獨的源頭,實在諷刺。

提升民主素養 莫約化為普選

當然,另一方面,有些自稱支持本土的人士,卻一直聲言中國有民主對香港不會好,因為中國一有民主便壓迫香港,把香港剝削淨盡,云云。這些講法的前設是直接把民主約化為普選,完全不懂民主還有很多元素,而且亦能培養人性和道德自律,並且保護基本的個人利益。民主素養學識不夠,也難怪會想出了這樣逆世界潮流的想法了。

說到世界潮流,其實各地民主化的過程確實會有上有落,但總的來說還是向着好的一方前進。中國大陸的民主化固然不幸地比其他地區延後了許多,過程亦有起有跌(而且近年來似乎還是跌的多起的少)。不過,如果明白民主的意義和美善,便會理解民主的重要性,那麼無論當自己是香港人中國人或世界任何地方的人(甚至外星人),都應該要支持建設民主中國(和其他民主國家)的。

香港每年悼念六四過後,整個暑假到秋天都會是「政治旺季」;針對六四的攻擊只是整場政治大戲的序幕。圖為市民早前於維園集會紀念六四。(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成斌 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