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港二代回流 香港要做甚麼?

評論版 2016/06/24

分享:

我們是否需要外來移民?這個問題無論對於鎂光燈聚焦的政治家,抑或一般的普羅大眾而言,似乎都是一個聚訟不休的話題。政府推算香港人力供應的增長速度相對於市場需求會趨於緊絀,因此向外尋求「外援」——招攬外來人才以滿足本地市場需求——便成為其中一項應對方案。

「外援」留港人數 呈遞減趨勢

港府在2015年5月以試驗計劃形式推出「輸入中國籍香港永久性居民第二代計劃」(下稱「港二代計劃」),又在今年初宣布將無限期延長,至今逾一年,值得加以檢討。

港二代計劃主要是面向海外出生的「港二代」,過去尚有許多林林總總的人才政策,但根據入境處記錄顯示,不論是透過「一般就業政策」還是利用「輸入內地人才計劃」來港的人士,其留港時間的趨勢都頗為一致,即不足一年時間便會漸漸離開,最後留港7年或以上的組別只佔2%或9%。即使把2015年已取得香港居留權的來港人士納入計算,前者經調整後為8%、後者為14%,總計9%,整體留港人數仍呈遞減趨勢。

當這些「外援」都只能與香港短期合作,那麼「求救」於廣大海外港人同胞,他們又會否多講究幾分情面?當局估計在1980至2013年期間,約有84萬名港人移居海外,認為這些人的家庭與香港較有連繫,或會更有意慾在港發展。根據保安局資料,截至2月底入境處共收到約247宗申請,當中135宗獲批。若把「港二代」回流數字與其他人才政策相較,顯然較少,但由於港二代計劃只針對84萬名移居海外的港人第二代,而非全世界,首10月有247個申請來港,不見得太低。

加國欠機遇 港發展機會可補?

再者,實際需透過港二代計劃才能回流香港的港二代,未必很多。在一般情況下,若父母為香港永久性居民,即使孩子在香港以外地方出生亦享有居港權。但如果有一些國家是採用屬地主義原則賦予國籍,而港人父母移居後在當地生子,使孩子一出生便擁有當地國籍,則不論父母是否已入籍,都會導致孩子無法申請中國國籍。其原因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有關條文所施加的限制——出生時若父母已定居在外國,自身亦有外國國籍者,不得同時具有中國國籍。

換言之,港二代計劃雖然面向84萬廣大海外港人同胞的後代,但真正受惠對象相信是這類特殊情況下的案例,尤其是97年後出生的世代。保安局資料顯示自1997年回歸以來,每年港人移居海外所生子女居港權申請的數目,都平穩地保持在近5萬宗或以上,獲批數字亦相應地保持在每年近4萬宗或以上。在大部分人已有居港權的情況下,當中的被拒個案才需透過新措施來港工作。

港人移居海外所生子女的居港權申請被拒,從回歸以來按年反覆增加,從2005年後每年都保持在3,000宗以上,他們被拒的原因應包含上文所述的國籍法限制問題,但數量明顯遠少於獲批個案。因此從港二代計劃的真正「客源」來看,甫實行8個月便有247宗申請個案,或許值得更多肯定。

縱然如此,要吸引更多港二代,我們仍需了解他們決定是否來港時的考慮。智經在今年6月訪問一名透過該計劃來港工作的加拿大港二代,他指出在加拿大港人社群當中,決定他們是否回流發展的因素,並不是港府推出哪些政策,也不是香港本身的條件如何,而是當他們在加國面臨種種困境時,香港能否相應地給予他們在當地無法獲得的發展機會。

了解異地國情 尋回流「推力」

在一些加拿大人眼中,當地產業結構狹窄,除非是從事教學、天然資源相關領域,否則不易覓得一份理想工作。有報道指一名24歲加國「港二代」即因為亞洲在金融方面發展機會多,才透過有關計劃申請回港。現時政府強調歡迎港二代回港「從事不同範疇的專業服務,甚至創業。」但如果能夠針對每個不同的海外華人社群特色,解釋香港有何當地缺乏的機會,相信會令港二代計劃更為吸引。

在工作機會之外,生活環境都是一個重要考慮因素。以樓價為例,香港樓價高昂並不是新聞,但其實加拿大——尤其是華人聚居地的溫哥華地區——近年亦面臨同樣的困擾。據報道,有7成受訪者認為當地樓價已是不合理的高昂,影響到當地市民組織家庭的計劃,並增加交通的時間成本,這些因素,都成為年輕人往外發展的「推力」。

有效的人才政策,不但要考慮自身所需,人才的需要、異地的「國情」,都是要顧及的因素。

政府積極吸引港二代來港,有效的人才政策,不但要考慮自身所需,而人才的需要、異地的「國情」,都是要顧及的因素。(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