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智風吹全球 民主瑕不掩瑜

評論版 2016/06/24

分享:

英國是「留歐」還是「脫歐」,今天便會揭盅。這段期間,不止是英國,甚至整個世界都在討論留歐和脫歐的好壞之處。香港也有不少人在探討這件國際大事,不過傳媒(特別是網媒)的注意力始終是集中在跨境執法和免於恐懼的自由這些問題之上。

筆者不想重複其他人對這些問題的關注和分析,所以這篇文章想後設地看一些制度問題,以此把這些國際和本地大事連繫起來。

以英公投批民主 實不懂民主

稍早前的悼念六四爭議,涉及支聯會的「建設民主中國」綱領時,有人其中一個反對的理由就是認為,如果現在的中國有民主,會即時變成民粹,甚至把香港一切的資源奪光,云云。如果脫歐成了今次英國的公投結果,估計亦會有人以此批評民主,認為如果不讓英國人投票決定,便不會有此重大的國際危機。雖然這兩種想法針對的事件不同,但背後都有同樣錯誤的假設,即認為民主就是投票(或更準確地說,就是普選),完全忽略了其他民主的元素。

近代的政治和政哲學者,其實更重視民主制度中的自由,亦進一步引伸至商討和公共理性等元素。好像這次英國的公投,並非突如其來的表決,既是現時執政保守黨首相卡梅倫選舉時的政綱,亦是多年來英國討論的議題,甚至可以追溯至1975年英國針對續留在「歐洲經濟共同體」(即歐盟前身)的公投。

現代社會固然最終要以投票(公投、選舉行政和立法機關代表、甚至議會內的投票等),來決定社會政策的走向,但一般都需要有足夠的時間讓公眾消化資訊和辯論當中的細節,最後才作出集體決定,並共同承擔後果。這樣做有太多的好處,不能在此盡錄;隨手拈來的例子,例如可提升民智、增加資訊流通、尊重每個人的自主性、增加決策的認受性、等等。

可以說,自由是民主的核心元素,亦和投票制度和以上所說的種種好處互為表裏。沒有自由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有以上談到的好處,而當社會落實了這些民主制度和其好處,亦會反過來鞏固了每個人的自由。當每個人都有自由去接觸資訊、自由地討論、自由地投票,大家才能好好理性地商討事情,希望集合眾人的智慧,最終得出最好的結果。

當然,以上這些美好願景,並不會一蹴而就的,需要經過長年累月的經驗累積和傳承,有時亦會遇上阻礙而退步。好像今次英國的公投,在全世界都在吹反智和仇恨之風下,亦出現了不少問題,其中以有留歐派議員遇襲去世最為嚴重。

港普選路遙 本土訴求可理解

近年社交媒體盛行,但似乎令得每個人都愈來愈難以接觸和自己意見不同的聲音,令得迴音效應愈來愈大,不利理性商討,反滋生了極端思想橫行。這些問題都是我們在推進自由民主時要留意和改善的。

不過,正如香港首富在接受英國傳媒訪問時所言,盡管他認為留歐對英國有更多好處,但就算脫歐也不是世界末日。我們可以把此話引伸開去,英國和歐盟未來的關係無論怎樣,都不用將之視為那麼絕對的價值。這也是相對成熟的民主制度的好處,不會把這些國家或國際關係凌駕於其他價值之上。

最後要說的是,盡管以上這些好像都不是直接和香港近日的事情有關,但如果想深一層,香港現時的問題,既失去了普選的願景,各種自由亦一點一滴消失、禮樂崩壞。對比起英國去年有蘇獨公投,今年歐盟公投,我們要擔心的卻是會不會有一天忽然變成自己或身邊的親人一個又一個上電視「認罪」。

面對這種環境,有人高呼要本土、港獨、甚至回歸英殖,真的那麼難以理解嗎?

英國脫歐公投展開,昨陸續有市民到票站投票。(路透社圖片)

撰文 : 陳成斌 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