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 經濟可挽 政治陷困

評論版 2016/06/29

分享:

英國上星期的脫歐公投,脫歐派以52%支持率,擊敗得票48%的留歐派,勝出是次公投。公投結果猶如向全世界投下一枚震撼彈。從股滙市場的即時反應,以及脫歐公投後3天內,已逾300萬人於英國國會網頁聯署要求進行第2次公投,可見脫歐公投已是金融海嘯後最大的「黑天鵝」。

「黑天鵝」的震撼,在於出人意表的結果與無遠弗屆的影響力,而英國脫歐的震盪影響,筆者相信政治層面的影響比經濟層面的影響更大。

英國脫歐的第一步,就是根據里斯本條約50條,由英國啟動退出歐盟程序。在英國首相卡梅倫宣布10月保守黨大會前辭職,由新任首相決定如何跟歐盟談判後,不少分析相信新一任首相及其內閣將以脫歐派主導,除非卡梅倫突然宣布解散國會重選,否則脫歐派首相須等待至10月保守黨大會屆時推舉。因此,市場至少有3個月時間逐步消化脫歐的震盪影響,而且新首相上場後才正式開始就脫歐過程作出商討,與歐盟展開漫長的談判,確立前所未有的脫歐安排及談判英國退出歐盟後的角色,可以預期將歷時更長的時間。

再者,里斯本條約50條所牽涉的,是商討脫歐後外交、簽證、商務、資本、金融貿易等範疇的關係,其中一個英國脫歐引致的震盪影響,就是現有英國與歐洲的經貿便利,以及現有歐洲國家中的人才流動能否繼續。

倘留「單一市場」 仍享經濟便利

其實不少分析已指出,只要英國所選擇的「脫歐」,不引伸到退出歐洲單一市場,放棄歐洲經濟區成員身分,便不是世界末日。箇中原因,是歐洲經濟區成員即使不是歐盟成員國,亦可加入歐洲單一市場,在單一市場享受經貿、人才、資本等的經濟便利,挪威與瑞士便是當中的例子。

當然,這種做法的目的是讓未有條件加入歐盟的國家都享有經濟便利、或迴避政治原因(瑞士中立政策拒絕加入歐盟),除非作為歐洲重要經濟體的英國決定放棄歐洲市場,放棄經濟便利,或是歐盟國家決定將英國視為徹底的「外人」,須重訂貿易協議,否則只要英國是歐洲單一市場成員的身分繼續維持,英國可作為有實無名的歐盟成員。

筆者相信卡梅倫辭職並由新任首相跟歐盟談判的手段,可為英國與歐盟新合作模式的討論「以時間換空間」。因為啟動里斯本條約後,雙方須就脫歐過程進行漫長談判,若屆時英國與歐洲的經濟持續沒有起色,在雙方皆承受不起徹底切割而來的經濟衰退,將來的新合作模式可能與現有的並沒有太大分別,姿態強硬過後,亦須得回歸到經濟現實之中。

最大政治影響 引伸蘇獨公投

即使最後不管是英國決定離開歐洲單一市場,還是歐盟將英國視為「外人」,由於沒有成員國如何脫出歐盟的先例可循,英國須與歐盟進行漫長的磋商,才能找出一套雙方的新合作模式。在英國與歐盟的談判有結果前,現有的情況將凍結不變,但政治上的影響卻已經迫近門前,其中從英國脫歐而來蘇格蘭獨立公投,可謂最大的政治影響。

在是次英國脫歐公投之前,蘇格蘭已明言希望留在歐盟,更指出若脫歐將會就自身獨立再次進行公投,作為較早結束點票的地方,投票結果反映了蘇格蘭強烈希望英國留歐的意願,留歐比率亦是與英國、北愛爾蘭與威爾斯比較中最高,達到62%。

回顧蘇格蘭2014年的獨立公投,除了是民族身分認同的投票外,亦代表了取回自身經濟自主,還是留在英國享受從歐盟而來的經濟好處的選擇。當時的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亦表明蘇格蘭一旦獨立,將難以加入歐盟,因為歐盟不希望在蘇格蘭獨立的問題上與英國政府產生矛盾,結果55%的蘇格蘭人投票留在英國。

時移勢易,在今日英國脫歐的前提下,因為英國身為歐盟成員的尷尬將會消失,蘇格蘭追求獨立及爭取加入歐盟變成了一個可選擇的方向。結果,諷刺的是,若蘇格蘭真的進行第2次獨立公投,而且同意脫英的話,意味英國未從歐盟當中分裂出去,就先把蘇格蘭從自己手上分裂出去。

公投過後,英國脫歐已是不爭的事實,何去何從,以甚麼合作模式與歐洲合作,以及如何說服佔48%留歐市民接受脫歐,將考驗英國執政政府,特別是執政黨內部對留歐、脫歐都沒有一致口徑,這次「黑天鵝」恐怕會繼續震盪下去。

英國脫歐已成定局,明言希望留在歐盟的蘇格蘭會否進行第2次獨立公投?(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施家潤 新力量網絡研究員

機構 : 新力量網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