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阻醫委改革 為倒梁棄公義?

評論版 2016/07/05

分享:

回歸後,醫學會基本上變成了一個工會團體,而真正負責監管業界的機構,則是由多種不同持份者組成的醫務委員會(即「醫委會」)。因此擔當「工會」角色的醫學會不想更新監管方式,並全力反對改革醫委會條例草案,實屬人之常情。

畢竟醫生也是人,人的天性,必會保護自己。

即使上周立法會審議改革醫委會條例進入最後階段,醫學界功能組別議員梁家騮發難,再由公民黨郭家麒醫生接力,箇中原因也不難理解:這次改革影響醫學會可掌控醫委會的空間,醫生要維護現有權力,必定反抗;公民黨自詡代言「專業界別」,醫生發難,為了選票,不能不撑。但在反對陣營中其他立法會議員,特別是左傾而又關心病人權益的政團,實在無理由不照顧廣大市民的利益,而繼續鞏固醫生這社會上層階級的權力。

法院判詞促改革 非梁插手干預

為甚麼要改革醫委會?是不是梁振英現在要插手干預專業自主?不可能:即使退一萬步,假設此陰謀論成立,但梁振英為求連任,也犯不着現在做,而失去大量專業界別(即選委會第二界別)的提名和支持。

究其因,是法院在2015年10月曾頒下判詞,命令醫委會不可再拒絕調查陳以誠醫生涉嫌專業失當,又斥當時負責偵查的蔡堅醫生,無申報他跟陳以誠認識,因此要求盡快重新調查。負責的法官薛偉成指,為保障公眾利益,醫療失當應被恰當及有效處理,始能維持公眾對醫護專業的信任;他認為案件揭示醫委會處理公眾投訴表現欠佳,其中明顯例子,正包括投訴處理程序煩瑣冗長,及欠缺足夠人手處理大量投訴,故要認真考慮改革醫委會。

既如是,醫委會改革的最重要考量點,應該是草案的建議能否加快處理現時大量積壓的投訴個案。其他問題,特別是「改革後可能會引入水平較差醫生」的說法,姑勿論是言之成理,還是危言聳聽,實屬旁枝。事實上,只要想深一層,就知此說跟原先目標自相矛盾:既然改革主要目的是加快處理投訴,醫委會改革沒理由想降低醫療水平:因若引進更多外來「低水平醫生」,投訴只會上升,令積壓個案更多,處理速度更慢。

紓積壓個案 怎會引低水平醫生?

換言之,醫療業界與政府必須在醫委會改革後,輔以提升香港整體醫療水平的措施,方能達到法院原先希望有效率地處理投訴的要求。更何況,訂定本地醫生專業水平、出考試題目的根本並非醫委會,而是兩間大學的醫學院。

那麼,為甚麼醫委會現時有大量個案積壓?支持條例草案的一方,所提出的主要論據是「醫委會缺乏業外人士出任委員」。不過此說法,公眾較難理解,反對者往往反駁:既然委員不足,那增加醫生當委員豈非更有效?現時建議增加醫學專業以外人士做委員,又怎能加快處理個案的速度?

加快投訴處理 須解樽頸效應

關鍵其實不盡在不夠業外人士當委員,而是醫委會轄下初步偵訊委員會(簡稱「初偵會」)所造成的「樽頸效應」——留意醫委會要處理的投訴個案,全部都得先由初偵會先行處理,方式則是由初偵會主席一人全部過目,才決定醫委會是否受理。換言之,主席一人獨攬所有投訴個案的生殺大權,並同時操控處理個案速度:初偵會主席看個案速度快些,積壓個案便少些;他看得慢些,積壓個案便自然多一些。

現時條例規定醫委會轄下,只可成立一個初偵會。政府今次提出的修訂,正是希望容許醫委會成立多於一個初偵會,目標是以「多龍頭方式」(multi-faucet approach),去疏導今天已嚴重積壓的醫療投訴個案。

上述以「多龍頭方式」成立初偵會,作為紓緩積壓個案的答案,基本上不可能有人會有異議——事實上,我們也很難想像,所有醫療投訴個案受理與否,竟然全由一人決定。但現時即使只開設多一個初偵會,也得要找具備醫療專業的人士擔任主席。只是一旦如此,醫委會轄下其他委員會便可能不夠人,於是便需要增加委員的數目。

引更多業外聲音 減醫學會操控

今次草案建議增加4名業外委員的最大好處,是某程度上對醫委會的影響最少、卻又同時可產生雙重效果:現時(即未改革前)醫委會一共有28名委員:當中一半(即14名委員)由醫學會透過選舉產生(7名直選、7名由會董選出);另外14名,則由5個專業單位(港大醫學院、中大醫學院、衞生署、醫管局、香港醫學專科學院)各自委任兩名代表,以及4名業外委員。

若然改革成功,醫委會將來會有32名委員,當中8名為業外委員,其實只佔醫委會25%席位,不足以影響所謂「專業自主」,卻可把業外聲音帶進醫委會,並同時減低醫學會以佔據一半議席的優勢,有機會操控醫委會決定的風險。

另一方面,為平衡「委任對選舉產生」的醫委會委員比例為一比一,雖然新增了4名委任的業外人士,但香港醫學專科學院將同時取消委任,而透過選舉決定兩位代表,令「委任對選舉產生」的醫委會委員比例,維持一比一(即選舉16席、委任也是16席),確是一個既照顧人手安排,亦考慮到產生辦法的改革建議。

西方諺語有云: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令公義延遲會讓公義不能伸張;相反,能加快速度處理醫療失誤個案,則令公義得以彰顯。難道泛民為了倒梁而撈選票,這次真的要站在不義的一方?

醫學會反對醫委會改革草案,實屬人之常情;但今次改革是法院判詞要求改革醫委會,加快處理現時大量積壓的投訴個案,並非政府突然插手干預專業自主。(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