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水換不了鈔票 學生實習值幾錢?

評論版 2016/07/05

分享:

大時裝名牌找暑期實習生,列明無薪金、無津貼,引來爭議。汗水換不到鈔票,打工學生不滿又叫苦,但無薪實習「全球化」,更是人才供求市場的現況反映,要改變不易?

暑假是實習高峰期,不少大學生把握悠長假期到不同公司實習,既累積工作經驗,不少更為滿足學位畢業要求,只是勞力付出了,未必有錢。

近日,部分大公司如美國時裝品牌Tory Burch、英國《金融時報》、世界自然基金會等,被指在港聘請學生實習生,沒薪金又沒津貼。其中在Tory Burch,學生全職工作七周,只會有一封確認實習的推薦信,引來不少網民批評。

實習無薪 本港並不違法

縱大眾批評,但實習無薪,在本港並不違法,最低工資法例列明不適用於實習學員,令這類由院校安排、作為修讀學位要求之一的企業實習,可以不付薪。故此,本港也不時有聲音提出,是否應該加強規管實習?幫學生爭權益?

但殘酷的是,無薪實習何止存在於本港,類似的僱主,外地一樣比比皆是,如美國、英國、澳洲、台灣等,也不時因無薪實習引發爭議,甚至有指全球經濟不佳,無薪實習情況在蔓延中。

外地不少分析亦指出,實習生有汗出,是否無糧出,往往看是在哪個行業。誠然,無論是本港或外地,無薪實習亦非所有行業的常態,決定實習生是否有人工,關鍵在於市場供求。

若行業發展蓬勃,相關人才渴市,為吸引學生來工作,以發掘未來人材,企業都願意付錢,甚至高價找人。例如在美國,科網行業、金融業的實習生,往往是待遇最好的一群,有薪且動輒每月數萬港元,如即時通訊軟件Snapchat的實習生,月薪可高達7.8萬港元,微軟的實習生,在逾5.6萬港元月薪之外,還額外有2.3萬元的房屋津貼!

本地教師 實習沒有薪水

但若行業增長速度放慢、人才競爭不大,甚至僧多粥少,實習工作反變「恩賜」的機會。在外地的時裝、雜誌行業,無薪實習就是主流,大品牌如Vivienne Westwood等,統統曾被指控設無薪實習,部分還要實習生每日上班10多個小時。當地的分析指,科網行業發展迅速、時裝行業增長緩慢,令實習生待遇也大大不同。

時裝品牌在本港請人不給薪水,或亦不叫人驚訝了。實際上,本港的實習醫生和實習教師,雖同為專業,待遇亦是迥異,實習醫生每個月有2萬多元的薪金甚至更高,反觀本地教師,實習可以沒有薪水,若不幸被派到偏遠地區實習,更要額外貼錢,其中亦或與人才競爭因素有關。

為加強實習生的保障,不少地方的政府確有介入。例如法國設法例,規管全職實習生的薪金水平,且一直增加,從2014年的最低4,360港元,加至2015年的最低5,540港元;美國單在2014年,便有最少35宗實習生控告企業實習無薪的官司,當中有公司要賠償。

政府出招規管、法律途徑反擊,部分港人或拍手叫好,只是當中的矛盾,也在於規管變嚴,企業會否為了減少麻煩、怕有手尾跟,寧願縮減實習空缺,甚至不如不請?就如美國出現多宗爭議後,不少時裝企業停止招收實習生。

實習生的汗水,究竟何價?固然實習生尚在求學,沒甚麼工作經驗,僱主覺得是額外加開短期職位,不願付太多,不想與一般員工的薪水看齊;但現今社會消費樣樣貴,學生沒收入,負擔又不低,雖然實習可換經驗、履歷,若要每天花費不少金錢,貼錢返工,未免可憐。即使企業不依最低工資支薪,甚至不付薪,但起碼也應給予一些津貼,如車馬費、飯錢幫補,否則不止學生淒涼,也可能打擊他們對行業的熱情,甚或影響企業形象,也不見得划算吧?

即時通訊軟件Snapchat的實習生,月薪可高達7.8萬港元。(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