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前車可鑑 自決公投增對立

評論版 2016/07/06

分享:

英國上月就脫歐與否進行公投,事前很多人以為英國將有驚無險留歐。豈料在這次投票率高達71.8%的公投,留歐派竟以48%敗給得票52%的脫歐派,震驚全球,觸發世界各地金融波動,並引起政壇地震。

英國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宣布辭職;在野工黨黨魁科爾賓(Jeremy Corbyn)被黨員投下不信任票,要求他下台;希望留歐的蘇格蘭醞釀再作獨立公投,北愛爾蘭可能步其後塵;歐盟各國的脫歐派也蠢蠢欲動。英國脫歐給全球政治經濟局面帶來不穩定因素,對香港也有警示作用。

公投削代議政制 慎防濫用

連同這次脫歐公投,英國只舉行過3次全國公投。第一次在1975年,工黨就英國應否繼續留在歐共體發動公投,成功爭取67.23%選民支持留歐。第二次在2011年,英國就是否用「選擇投票制」(alternative vote)取代現行簡單多數制進行公投,以67.9%遭否決。英格蘭、蘇格蘭、北愛爾蘭和威爾斯各自在內部進行過兩三次公投,包括前年備受注目的蘇格蘭獨立公投。

公投乃直接民主的體現,有些地方如美國加州使用得較為頻密,我的老師史丹福大學政治及社會學教授戴雅門(Larry Diamond)認為應慎防這種直接民主機制被濫用,若事無大小都訴諸公投,只會削弱代議政制。總體而言,英國公投次數不多,每次均涉及對體制影響重大的議題,但今次公投後果沉重,着實出乎不少人意料。

公投反映民意凝共識? 違事實

近年香港有些人鼓吹自決公投,我們應從英國這次公投汲取教訓。首先,公投決定能否落實,其中一個關鍵為是否獲主權國承認。其實公投在英國並無法律約束力。公投通過脫歐後,還須待英國政府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才能夠正式展開脫歐程序。只是基於英國的政治傳統,相信政府不會推翻是次公投的決定。

再看一直尋求脫離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因為西班牙憲制法庭指獨立公投不合憲,所以加泰隆尼亞在2014年只能進行不具約束力的公投,即使八成人贊成獨立,至今加泰隆尼亞仍在和馬德里政府拉鋸。

此外,有提倡自決公投者認為,公投可反映全民意願,有助社會凝聚共識,減少對立。英國脫歐公投後的局面證明實情剛好相反。

這次公投有超過七成的投票率,但落敗的留歐派深感不忿,也有贊成脫歐者感到後悔,數以百萬計的選民聯署要求再公投。不同地區、不同世代之間因立場不同,關係惡化,進一步撕裂社會。這次公投甚至給英國的代議政治帶來挑戰:卡梅倫宣布辭職,保守黨內一場權力遊戲即將展開;工黨黨魁科爾賓眾叛親離,仍厚顏不退位;獨立黨法拉奇(Nigel Farage)否認脫歐派在公投前所作的一些承諾與他有關,令不少人感到受騙……凡此種種令代議人士在民眾心目中的形象更形低落。

閉關自守 貧富懸殊更難解

英國民主制度歷史悠久,發展成熟,其議會被稱為「議會之母」,啟蒙思想家輩出。盡管如此,這次公投中,不少選民的決定還是受感情左右多於基於理性計算,但他們的脫歐情緒並非不可理解。

支持脫歐的多為年紀較長的選民,特別是來自英格蘭南部、西南、中部,以及東北地區。相較面向世界的年輕人,年長選民希望保留傳統生活,對外來人較為抗拒;而相較倫敦的銀行家和精英分子,住在英格蘭其他地區的民眾並未體會到經濟一體化帶來的好處,反而感到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由此產生的反精英、反建制思想,是脫歐派勝出的重要原因。

香港的具體情況固然有別,但同樣面對全球經濟一體化所導致的貧富懸殊,以及與鄰近地區(即內地)往來日益頻繁所造成的摩擦;過程中很多人未見其惠,寧願閉關度日,這種心態不難理解,可是綜觀中外歷史,閉關自守只會導致積弱。

全球形勢正在轉變,在新秩序尋找新機遇,是港人唯一出路。

英國今次公投通過歐脫,但落敗的留歐派深感不忿,上街遊行要求再公投,令社會進一步撕裂,可見公投未必有助社會凝聚共識,減少對立。(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劉淑儀 新民黨主席、立法會議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