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港大基業名望 糾劣質學運歪風

評論版 2016/07/14

分享:

教育一直是公眾所關心的大事,因為對個人而言,教育是向上流動的機會,對社會而言,教育是培養人才棟樑的搖籃。

近年,港大的政治鬥爭一波接一波,幕後搞手以守護港大百年基業為名,文宣寫得大義凜然;然而事實勝於雄辯,繼早前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公布的亞洲大學排名榜,港大首次跌出三甲,排名滑落後,近日香港專業教育網公布的大學排名榜,香港大學在民意排名及僱主排名兩方面均下跌,值得所有關心港大以至香港教育的人深思,究竟甚麼才是對港大百年基業的最大威脅。

港大排名跌 豈可諉過李國章

這次排名有兩個特點,一個是「民意排名榜」,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以真實訪員按隨機電話訪問所得,共成功訪問了1,222名市民。結果顯示香港大學的總體表現評分自2013年起便不斷下降,由8.07分跌至2016年的7.20分,其多年以來佔據的榜首位置被科技大學奪去,跌至第三位。

值得一提,跟2015年同類調查結果比較,只有香港大學評分的變化在統計上顯著,由2015年的7.58分跌至2016年的7.20分,其他大學並無出現此情況。

由此可見,港大在市民心目中的排名是「真‧下跌」。原因是甚麼?大家回想這兩年有關港大的畫面,不是港獨言論,就是衝擊會議,圍堵校委,偷錄議會保密內容,自然心中有數。然而,總有些人不服氣,將責任歸咎於校委會主席李國章,高呼「一日最衰都係李國章」。但再想深一層,李國章「衰乜」?是行會成員?由特首梁振英委任?如果是這樣,我們看看排名第一的科大,其校董會主席是廖長城,他也是行會成員,也由特首委任,唯一不同的是,科大學生沒有好像港大某些學生般攻擊李國章。李國章是否犯了甚麼過錯,激發學生要衝擊他?大家心水清一點,不難發現針對李國章的行動,是在其上任之前已經發動,是未審先判,是先入為主。上月,港大校長馬斐森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李國章的決定均以港大利益為依歸,給予其工作表現評分9分。港大排名下跌是否李國章之錯?

影響僱主印象 礙畢業生前景

第二個特點是「本港僱主最願意聘請的大學畢業生」的調查,向公司工作上參與招聘新員工程序的受訪者問及其選擇大學畢業生的喜好。結果194名受訪者中,只有10.1%最喜歡選擇香港大學,三甲不入,只能位列第四。這調查反映了港大政治風波不止影響了一般市民的觀感,甚至影響了僱主的印象,亦即港大學生的畢業前景。這時又說「一日最衰都係李國章」就更加講不通。以李國章的家世和資歷,很難想像僱主是因為不滿李國章出任港大校委會主席,而影響其招聘港大畢業生的意慾。

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從來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收成的事;然而,要搞破壞,只須一小部分人即可做到。港大近年的學運都是搞政治鬥爭,而且手法愈來愈激進,不講原則,沒有底綫,是「劣質」學運。最令人擔憂的是,學運劣質化的情況不是港大獨有,其他大學也正在搞類似的事,發展下去,會否演變成僱主普遍對香港畢業生的信心愈來愈低,傾向請從外地回流的畢業生?

根據統計處於2010年的調查,在外地讀書的大專生已有約5萬人,當中超過七成來自英、美、澳、加等國,對香港畢業生來說是一大挑戰,萬一這種趨勢形成,就很難回頭。若是真正珍惜港大百年基業的人,應該想辦法在恨錯難返之前,糾正現時劣質學運政治鬥爭的歪風。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近日香港專業教育網公布的大學排名榜,香港大學在民意排名及僱主排名兩方面均下跌。(資料圖片)

撰文 : 張志剛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兼行政會議成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