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排名何其多 選讀要識揀

評論版 2016/07/29

分享:

大學聯招即將放榜,入讀名牌學府也許是不少年輕人的期盼。但有否想過,所謂的「名牌」大學,究竟因何會被視作名牌?是因為他們的教學特別好、畢業生賺錢最多,還是出了些諾貝爾獎得主?

正因為評價一間大學的準則非常多,每年各大小機構發表的大學排名榜,便成為人們認識不同院校的重要參考。早前香港專業教育網發表的2016年香港最佳大學排名榜,即屬一例。從綜合排名表現計,今年各校表現一如以往,首三名依次分別為港大、中大和科大。然而,其中「民意排名榜」卻引起傳媒關注,即科大取代港大成為2016年的第一名,而港大則跌至第三。另外在僱主排名方面,港大由2014年僱主最愛的首位持續下跌,至今已淪為第四位。

市民評分與客觀分析 大不同

無獨有偶,近年港大在一些世界大學排名榜的表現同樣一般,例如在《泰晤士高等教育》(THE)世界大學排名榜中,港大曾高踞亞洲區首位,近年卻每況愈下,在2015至16年度已跌出亞洲三甲,總排名亦跌至44名的近年新低。

在此新形勢下,對於心儀港大的同學來說,是否需要別投懷抱?這其實沒有標準答案,要視乎我們如何看待這些排名。以香港最佳大學排名榜為例,綜合排名部分較側重一些「客觀」準則,例如入學收生成績結果、研究成功申請率與撥款額等等;至於「民意排名榜」則以市民的「主觀」意見為依歸,要求市民直接為大學作出整體評分,0分代表極差、5分代表一半半、10分代表極佳等。對於成績達標、有意在本地升學的同學來說,採用哪一套標準,得視乎各自需要。

同樣,有意到外國留學的同學,面對林林總總的世界大學排名榜,除了看院校排名,他們所用的標準有多「客觀」和「主觀」,也值得留意。

以THE這種摻雜「主觀」和「客觀」準則的排名榜為例,若對排名榜背後的調查方法不甚了了,容易錯誤理解。例如近年港大排名「下滑」雖受傳媒關注,乃至紛紛猜測其背後原因,如政治環境惡化、港大學生「不務正業」。然而THE早已指出不鼓勵用跨年度的比較,原因是排名所依賴的基本數據——受訪者的背景——每年均有所不同。

受訪者背景變 影響排名

由於THE無法控制受訪學者的回應率,不同年度之間學者們所從事的學科,差異甚大。THE認為2015至16年度的分布是歷年來最平衡的一次,其中人文學科從2014至15年度的9%提升到2015至16年度的16%。

當受訪學者的學科分布年年不同,愈專精個別領域的大學,在THE排名榜的排名便愈容易大起大落。以台灣側重人文學科的國立政治大學為例,在2016年之前都無緣進入THE的排名榜,然而2016年在人文學科的回應率大幅提升後,卻首度在該排名榜中佔一席之地,可見每年排名的浮動可能並非該大學的水準產生何種變化,而只反映排名準則自身的調整而已。

受訪者背景改變所造成的差異,固然會影響排名榜的參考價值,一些看似「客觀」、與受訪者背景無關的準則,其實也未必可靠。為各家排名機構,包括THE、QS、交大廣泛採用的指標——論文引用,便是一個典型例子。

所謂「論文引用」,是指一篇論文被其他學者的論文所引用。學者論文被引用得多,一般會被視為有一定學術價值;而院校擁有較多高引用次數的學者,亦被視為具有高學術影響力。例如一些較早從事熱門研究題材的學者,其論文就會有較多引用者;然而,研究冷門領域的文章,即使有其價值,引用次數亦可能偏少。因此如果從論文引用進行跨學科、跨領域的比較,就容易錯判。

本土分析 對留學生更有用

一名從事香港研究的學者接受傳媒訪問時便指,香港研究的學術社群細小,全球總計可能亦不過數十人,與其他動輒成千上萬人從事的研究領域相較,所出產的論文必然引用偏低。從以上狀況可知,所謂「客觀」的準則,也未必就能反映現實,過於重視這些準則,更可能會「走漏眼」,錯過一些優秀學府和學科。

大學排名榜何其多,但要挑選適合自己的大學,斷不能只關注表面數字浮動,也不宜依賴個別的排名榜。在看似包羅萬有的世界性排名榜之外參考一些「本地薑」排名榜,或可獲取更多綫索。以熱門留學地點美國為例,當地《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所作的國內大學排行榜能廣泛參考SAT/ACT分數、獎學金、雜費、小班教學比率等等,便較一些世界大學排名榜更細緻、「本土」。

當然,要從這些不同準則中覓得理想學府,又會是另一重工夫。如何按自身實際需要披沙揀金,似乎也是一場如同DSE的考驗。

每年都有不少世界大學排名榜出爐,但面對林林總總的結果,除了看院校排名,其所用的標準有多客觀和主觀,也值得留意。(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