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 星洲成港最大威脅

評論版 2016/08/22

分享:

對於推動「一帶一路」建設,特首梁振英在2016至2017年施政報告中着墨不少,甚至因此招來批評,其中一點提到,香港的專業人才與服務,可成為推動倡議的核心力量。事實上,自香港回歸後,時任特首的董建華即提出要把香港打造成知識型社會重要發展目標,所以不惜增撥資源,發展高等教育,令社會中擁有高等教育的比率不斷上升。

據政府統計處的數據顯示,15歲或以上人口中擁有大學學位或以上教育水平的比率,在1991年時只有5.9%而已,1996年上升至10.4%,2001、2006及2011年更持續急升至16.4%、23%及27.3%。作為高度國際化的大都會,其中一個突出的特色,是跨國公司與各種各樣服務機構雲集,所以對不同類別高學歷的專業及技術人才需求十分殷切。

外資在港吃重 專業達國際

同樣來自政府統計處的調查數據顯示,在2015年,香港吸引了1,401家境外企業到來成立駐港地區總部,另有2,397家境外企業則在香港成立地區辦事處,還有4,106家境外企業在香港設立辦事處。這批總數多達7,904家的境外企業在香港的辦事處,創造了422,000個工作職位。此點一方面說明外資在香港經濟扮演着吃重角色,另一方面則反映了香港的專業服務達國際水平,可以全面配合跨國企業拓展業務。

要有效發揮香港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的角色,我們既要以「摸着石頭過河」的心態作應對,亦不應低估當中的潛在風險和阻力。至於推進過程尤其應實事求是,依據實徵數據、尊重客觀事實和科學精神。總部設於瑞士日內瓦的世界經濟論壇,最近發表了《全球競爭力報告》,對全球140個國家或經濟體的競爭進行深入分析,當中不少來自「一帶一路」地區,我們認為此數據對於了解香港在「一帶一路」的競爭優勢和挑戰甚有參考價值。

舉例說,由於人才培育和打造專業團隊等對經濟體的競爭力具有無可替代的作用,世界經濟論壇自然把此列為衡量競爭力的核心支柱之一。所謂人才培育,當然並非單純地只是傳遞知識與技術,還包括了通過發展新知識和新技術為文化及生活增添新內容與新活力。至於具體地將其量化的內涵,則包括了中等教育入學率、高等教育入學率、教育制度質素、數學及科學教育質素、學校管理質素、學校接觸互聯網情況、專業培訓服務充俗情況,以及教育職工培訓程度等8個次項目。

港人才培育遜星 最大對手

利用以上各個次項目,世界經濟論壇計算出全球140個國家或經濟體人才培育的排行榜。令人意料之外的是,新加坡排名第一,緊隨其後的依次為:芬蘭、荷蘭、瑞士、比利時、美國、挪威、澳洲、丹麥和新西蘭。即是說,佔據全球人才培育排行榜十大位置的,多為歐美發達國家,發展相對落後的新興經濟體,尚難躋身其中。香港及台灣雖十名不入,但尚居於第13位及第14位,算是不錯了,惟明顯落後於宿敵新加坡,中國則只居於第68位,只屬中游位置而已。

當然,若將目光集中於「一帶一路」地區,則不難發現,大多數國家的人才培育水平並不理想,人才匱乏,較大中華地區相去甚遠,顯示大中華地區擁有相對優勢。舉例說,「一帶一路」地區能在全球140個國家或經濟體中走在前列的(即居30名之內),為數不多,除了前述的新加坡、香港和台灣外,便只有愛沙尼亞、卡塔爾、以色列和捷克等;居於末尾的(即100名之後)亦不算多,只有不丹、埃及和緬甸等國家或經濟體。

至於帝汶、阿富汗、伊拉克、巴勒斯坦和白俄羅斯等,則因世界經濟論壇沒有他們的資料未有排名,相信競爭力不會高到那裏去。可見絕大部分「一帶一路」國家或經濟體的人才培育,雖不能躋身世界前列,但亦不是十分落後,此點進一步回應早前文章所指,「一帶一路」國家及經濟體的人力資本,其實已達一定水平,具有不錯的有待開拓條件。

毫無疑問,香港與新加坡可說是東亞的兩株奇葩,亦是一對難兄難弟,不但具有相似的殖民地歷史、城市特質、社會制度和發展軌迹,更有不少相互競爭、一時瑜亮的暗中較勁,所以明顯是香港計劃在「一帶一路」倡議中一顯身手,綢繆經濟轉型的最大和最直接競爭對手。從另一角度上,則可說是香港的最大威脅。

星吸外地學生 招海外名校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在不同層面上的競爭力,明顯較香港強,所以香港更不應掉以輕心,甚至是一種並不在乎的態度,而是應該認真思考如何才能突圍而出,不再遭其拋在後頭。

就以人才培育的核心問題而言,在全球排名上,香港與新加坡的差距其實不少。但若果我們細心一點看,這種差異其實只是因為近年兩地發展腳步緩急或策略攻守各有不同所致。

扼要地說,自二戰結束後至上世紀末長達一個甲子時間裏,香港與新加坡的發展腳步其實均叮噹馬頭,你追我趕,不相伯仲,在不少層面上香港甚至顯得較新加坡突出。可是,自進入新千禧世紀以來,香港的前進步伐,明顯蹣跚跌宕,有時甚至被批評為內耗不斷,失去先機,新加坡則在人民行動黨領導下可以一心一意全力打,向前邁進,因而令香港瞠乎其後。

就以發展高等教育為例,香港特區政府曾提出要把自己打造成區域內教育樞紐的口號,新加坡亦然。可惜,香港在推行上則出現了雷聲大雨點小的情況,當然亦有內部政爭問題,令相關政策成效不彰,不少綢繆甚至無疾而終。

港政策不彰 大學排名不進則退

反觀新加坡在發展高等教育方面的圖謀,則可謂劍及履及,既敞開高等教育大門,招納外地學生,又大舉引入西方國家頂尖大學到新加坡設立分校,提升本身教育實力,令其高等教育獲得了突出的發展。其中最好的說明,莫如其大學在國際上的排名持續上揚。據《QS世界大學排名》的資料顯示,新加坡國立大學和南洋理工大學持續取得佳績,名次不斷上揚,反而香港各大學在國際上的排名,則顯得有如逆水行舟般出現了不進則退的現象。

當前的「一帶一路」倡議,雖然牽涉政治經濟及社會等眾多政層面的交流合作,但扼要地說則集中於「五通」——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而具體擘劃與落實,則必然交到大批有技術、有學識、有思想和有文化的精英手上,顯示人才培育絕對是推動「一帶一路」不容忽略的決定性一環,香港在這方面則擁有不少優勢,因而應該充分發揮,不應錯過。

尤其值得注意的,當然是其中的民心相通一項,高等教育與人才培育,自然是重中之重,顯示若然香港高等教育能夠向「一帶一路」敞開大門,投身其中,既鼓勵他們到港學習交流,亦支持香港學生及學術界與「一帶一路」國家的師生與大學多交流接觸,例如先由學習語言和旅遊觀光開始,了解各自的歷史、文化和社會發展機會,然後逐步增加其他學術合作和互動,必然可大大地為香港提供發展機遇。

進一步說,促進人才培育和強化高等教育當然是其中的重要部分,因為「一帶一路」多屬資源及空間有待發展的新興經濟體,而學歷相對較高,對新環境較能適應,且更有四出開拓條件的年輕人,若能多與「一帶一路」國家或經濟體接觸,除了更能開闊視野,增加閱歷,長遠而言絕對有助開拓香港在全球的社經網絡,令香港可更為實際地走上真正的多元化道路。

強化高等教育是本港發展重要部分,若能多與一帶一路國家或經濟體接觸,除了能開闊視野,長遠有助開拓香港在全球的社經網絡,令香港可更為實際地走上真正的多元化道路。(資料圖片)

撰文 : 鄭宏泰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助理所長
陸觀豪 退休銀行家、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名譽研究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