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站調查失民心 誰之過?

評論版 2016/09/02

分享:

一直有參與選舉票站調查的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昨日表示,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不會再如以往般,在投票當日進行即時票站調查分析,理由是他認為政府未有認真處理票站調查被指用作政黨配票的問題,而選民亦對票站調查失信心,部分更胡亂作答。以上決定,令本來可以為市民提供珍貴資訊的工具,正因為失去市民信任,而失去部分用武之地。

選舉前的民意調查向來難以作準,一來很多人未到選舉當日,也不確定自己會否前往投票,二來即使受訪者最終前往投票,其選擇也可以跟調查進行時不同。在香港2012年立法會選舉,有票站調查反映有15%的受訪者在選舉當天才決定自己的投票選擇。

助洞悉選舉結果 惹配票疑雲

相較選舉前的民意調查或往後做的調查,在投票當日進行的票站調查,受訪者全部確確實實有投票,更能反映投票人的背景,而且較官方點票更早知道選民的抉擇,讓關注選舉的人在點票完成前,對選舉結果有一定認知。例如今年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點票工作在翌日上午4時30分才完成;不過傳媒在投票當晚近11時已引述票站調查結果,準確推斷出誰人當選。

對於候選人來說,及早知道選民的抉擇,也有助他們進行配票,提高自己和同路人的勝算。有將卸任立法會議員曾指,其所屬政黨會利用票站調查即時數據配票,當數據顯示該黨候選人已穩操勝券,就調動人手為友好政黨候選人助選。

民調機構有規限 免瓜田李下

票站調查是否獨立進行,選民難以查證,反正配票說已為不少人信納,並提出各種方法,包括呼籲杯葛調查,或是說假話干擾調查結果,務求令政黨得物無所用。在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有報道指有人胡亂回應票站調查問題,例如實際投給某陣營候選人,口中卻說投給另一陣營,亦有人在票站外舉牌提醒選民有權不回答票站調查。

事實上,香港的選舉指引對甚麼機構可以作票站調查,以及調查所得資料如何傳播,設有規限,以撇清票站調查機構,與候選人之間的關係。根據今屆立法會選舉活動指引,票站調查員進行調查期間,不可與候選人或其代理人談話或通信息。又提到若然申請進行票站調查的人,曾公開支持調查所涵蓋的候選人、申請機構有成員在相關選區參選、調查人員所屬的其他機構有人出選相關選區,或者調查人員所屬的其他機構已公開支持某候選人,當局通常不會批准有關申請。

相比個別海外地方,香港的規限絕不寬鬆。立法會秘書處曾於2008年對加拿大、英國、美國、澳洲、新加坡和新西蘭的票站調查進行研究。結果顯示,在准許票站調查的加拿大、英國、美國和澳洲,均沒有規定做票站調查要向規管選舉當局提交申請或聲明、沒有對調查者的資格設下規限,亦沒有禁止調查機構在投票結束前向候選人或政黨透露票站調查結果。

但另一方面,要數最嚴格的限制,大概是完全禁絕票站調查。根據世界民意研究學會在2012年公布的調查,在82個國家或地區當中,有7個國家或地區完全禁絕票站調查。

香港是否需要修改票站調查的規限,亟待討論,畢竟配票之說廣泛流傳,始終會影響正常的票站調查工作。參考過去多年的票站調查回應比率變化,選民對這些調查似乎愈來愈有戒心。其中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在立法會選舉的票站調查,回應比率已由早年的接近7成,減少至對上兩次選舉的5成多。

亂答拒絕回應 民意「不見天日」

另一方面,票站調查往往不止問人們的投票選擇,還會了解受訪者作出選擇的理據,以至其年齡、社會階層、學歷等相關資訊。這些資訊有助人們了解選舉成敗真貌、候選人勝負原因等,而毋須相信政黨或候選人的「自說自話」。

今年立法會選舉,本土派這一新政治板塊崛起,社會更加需要了解其支持者的訴求,以助制定出合適政策。但無可否認的是,若有太多人質疑調查機構會將訪問結果用作配票,因而拒絕回應或胡亂作答,有關數據就可能出現重大偏差,無助達到以上目標。

在一些民主制度未成熟的地方,票站調查乃確定選舉公平合理的工具;諷刺的是,香港的票站調查反而被一些人視為作弊工具。從選舉勝負角度出發,出於擔憂而不配合或者故意破壞票站調查,可以理解;然而從研究角度出發,票站調查所得數據失實,得物無所用,教人惋惜。

港大民研有關今屆立法會選舉票站調查的決定以及控訴,值得各界認真反思:怎樣做才能挽回人們對票站調查的信心,讓其發揮真正功用?

若有太多人質疑票站調查機構會將訪問結果用作配票,因而拒絕回應或胡亂作答,有關數據就可能出現重大偏差,無助了解選民的訴求。(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