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遊戲達人 鼓勵自製玩具

副刊版 2016/09/26

分享:

日本玩具多由孩子角度出發,岡田哲也謂與孩子玩應發自內心,而優質玩具是橋樑。(陳智良攝)

不少家長買玩具是為了幼兒學習之用,有沒有想過當遊戲帶有目的,便可能失去意義。早前日本東京玩具美術館專家岡田哲也訪港,透過家長訓練及親子工作坊,讓大人明白純粹陪孩子遊戲,便是愛,不宜以功利眼光輕視孩童這最基本需要。

岡田是東京美術館人才育成事業部的總監,自己也設計玩具,在當地遊戲界聲譽很高,有日本幼兒遊戲第一男之稱號。他早前接受香港日本兒童教育專業協會主席Karen Tsang的邀請,首次到港主持兩天家長和幼師工作坊,並帶來了香港較少見的日本好玩具跟本地家長分享,鼓勵大人重溫童年時自製玩具的快樂。岡田謂美術館把所有入口日本的玩具按6項條件來評核好玩具,包括聲音悅耳、多變化、良好的觸感、大小和重量適中、美麗的顏色、形狀和耐用。

思考遊戲真諦

岡田老師接觸無數孩子和爸媽,最愛分享自製玩具之樂,而任何玩具放到表情豐富的岡田手上演繹,都會變得更有趣。這天他叫記者猜他能否疊高3層陀螺放在手指上轉;一旦成功,他會哈哈大笑。「日本家庭昔日都頗喜歡自製玩具,但今天物質豐富,已較少人實踐。但讓小朋友自己想像自己做,過程中小發明家會明白各項結構,改良玩具時又可加強小手肌。」

他笑謂日本和香港家長均很忙碌,也要面對電子玩具介入生活,再者,近年日本的公共遊樂空間也多了守則,例如不讓孩子跑和拋球,自由度比昔日減少。「日本家長對玩也是持負面思維,認為玩浪費時間、金錢,價值遠不如溫習;加上日本人少生育,孩子課餘有太多興趣課,故影響到3種『間』的質素:沒時間、沒空間玩和沒仲間(朋友)。」

他希望港爸港媽能透過自己親自玩和設計手作玩具找回童真,重新思考遊戲真諦。「好的玩具對孩子有很大啟發,不過玩具只是遊戲其中一種橋樑,玩也有很多方式,可以去郊外玩、找朋友玩,都是好的;反而大人對孩子玩的態度更重要。很多人問我:遊戲精神最重要是甚麼?答案是快樂。當你與子女玩的時候,要對孩子笑,那是對兒童起碼的尊重。彈琴英文是Play Piano,遊戲也叫作Play,故兩者的層次應是相等,大人放下學習目的,投入去玩時,會很有得着,純粹的遊戲,本身已很崇高。」

家長重拾童心

全職媽媽Amy和Flavin分別育有兩歲和1歲小朋友,同樣重視遊戲,笑謂工作坊的遊戲令自己找回童真和遊戲意義。「遊戲都很原始,卻又匠心獨運,令人出奇不意,很有想像力,尤其自製玩具部分。」

她們玩過拿一張報紙放在身體上任何位置,比賽誰能邊走邊平衡、不讓報紙跌下來。「在他手上,報紙、紙碟都可以玩,點子是源源不絕……當玩得開心時,大家都好想回去跟孩子試玩。平時我們較少由道具入手去想像,現在多了探索不同用品的玩法。」

Amy笑言堂上遊戲看似很傻氣。「但孩童本身最愛出奇不意的傻玩意,自己玩過,才明白當中的道理。平時我在網上看到的遊戲理論,感到方法很抽象,但今次由專家示範的都很容易理解。」她們均認同日本的好玩具很特別,諸如一條扭扭蛇,都可以令孩子愛不釋手。「好靚!可以玩好耐。但若孩子太早已玩電子產品,未必對這類玩具有興趣。」

Flavin自言雖然未必有能力分辨好玩具,但至少學到欣賞自製玩具。「回家會同囝囝一齊試玩,我不會想得太複雜,放一條毛巾在他頭上,叫他嘗試去平衡,孩子已玩到很瘋。」

課堂部分手作小玩意

工作坊上導師教授的玩具,簡單自然又好玩,材料有紙、雨傘套、牛奶盒等。

有趣的「小蟲子」是用3條紙條放入波子,便成了可滾動遊戲。

「盒子相機」是在牛奶盒上設計小機關,把兩幅畫上圖畫的紙卡放入盒中,去拉扯跳出交換畫面,家長可請孩子畫畫及綁上繩子作機關。

好玩具租借服務

Karen Tsang指出,東京玩具美術館同時是玩具評核機構,也有成人和孩子的工作坊。

香港日本兒童教育專業協會現在港推行家長教育,並設有好玩具租借服務。

網址:www.hkkepa.org

課堂部分手作小玩意(圖片:受訪者提供)

小蟲子(圖片:受訪者提供)

盒子相機(陳智良攝)

設計有趣的三段陀螺,是轉完一個再疊一個,要花點時間玩才能成功。變化玩法是嘗試放在手背、手掌及手指上玩。 (陳智良攝)

橡子玩具要運用雙手把松果在斜板上推下來,會發出的咔嗒咔嗒聲音。有趣的動作是最大吸引力。(陳智良攝)

小朋友玩Jeliku,可同時鍛練小手肌。(陳智良攝)

其中一款入圍日本好玩具的是台灣研製的Jeliku,類似七巧蛇,可扭出不同事物,家長上課時已愛不釋手。(圖片:受訪者提供)

撰文 : 胡麗珊

鳴謝 : 凱悅酒店提供場地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