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社工創社企 助人「脫獨」

會員制配對同路人 建15分鐘生活圈

行政人員版 2016/10/03

分享:

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結果,香港有逾40萬名獨居人士,梁倩兒是其中之一。

她多年來獨自一人過活,做過社工和禮儀師,患癌期間,恰恰正跟好友共居,總算有人照顧,也明白到獨居生活雖然自由自在,但一旦遇上甚麼意外,隨時叫天不應,叫地不聞,「死了也沒人知」。

於是她創立會員服務平台「湊腳」,希望讓人建立互相支援網絡,甚至配對適合的「同屋主」,脫離獨居生活。

故事要由5年前說起。當社工的梁倩兒忽然發現患癌,既要化療又要做手術,「被送進手術室前,我告訴自己:若我有命離開這手術室,我會辭職。」當時她專職青少年工作,在某大NGO任職,「我這些做資深職位的(社工),每天一睜開眼就是寫計劃書申請資助,拎完一筆又一筆(錢)。」她大步檻過,放了足足9個月病假,復工3天她遞信辭職,「死亡我面對過,找份新工、做些自己想做的,更加值得。」

打從大學畢業後第2年,梁倩兒便開始一個人生活,「幸好在我患癌時跟朋友同住,有人照顧。」2014年她創立名為「載點」(Joining Dots)的社企,「『點』就是一個人,我想將人連繫在一起。」由於名字叫人摸不着頭腦,她將公司改名為「一人生活設計室」,測試一人生活方式,解決獨居生活的挑戰。

引入共居模式 助解劏房問題

「湊腳」是設計室的項目,其前身「友房出租」,配對租客和獨居於自己物業但有意租出房間的業主,為此,梁倩兒更特地考取地產代理牌照。她指出,這種共居(Co-living或home sharing)模式在歐美已存在幾十年,而且形式多元化,例如有獨居老人會跟年輕人共居,「雖然這些老人仍能照顧自己,但有些動作做不了,可由年輕人代勞,而年輕人則只需繳交較低廉租金。」本身也是業主的她笑言,此舉能同時解決年輕人被迫住劏房的問題,「不用每月付4,800元租住有安全問題的廠廈劏房。」

藉吃喝旅行「湊腳」 加強聯誼

可是她發覺業主沒大信心讓一個陌生人跟自己同住,或者將物業租給幾個陌生人共居。梁倩兒決定將推出不過短短一個月的「友房出租」再改良,她發現很多女生社交群組上動輒有過百名單身會員,會互相約吃飯和找旅行夥伴,於是將找「飯腳」和「旅行腳」都加進「友房出租」之中,易名為「湊腳」。

但梁倩兒沒有忘記初衷,不論是「飯腳」抑或「旅行腳」,「湊腳」的最終目標仍然是配對會員共居。她以一座大廈形容經改良後的「湊腳」,「你要去到高層(住腳),一定要經過地下(飯腳)和中層(旅行腳)。」會員必須成為最基本的「飯腳」,然後按自己需要同時成為「旅行腳」或「旅行腳+住腳」。換言之,「住腳」必會參加「飯腳」的活動,也有可能會找到「旅行腳」,透過吃飯聯誼和旅行,尋找適合的同屋主。一眾「住腳」不會知誰是業主、誰想租屋,直至有人認為某君是合適的同屋主,方由「湊腳」團隊協助配對。

就算未能配對成功,住得比較近(15分鐘路程)的「住腳」會被編成生活小區,組織聯誼活動、加強聯繫和支援。

最低層的「飯腳」會定期聚會,會員邊吃晚飯邊討論旅遊、生活、租盤、家居百科等課題,或由專家分享旅遊、攝影心得,又會舉行其他活動(例如野餐、遠足、包場吃私房菜等)。而成為「旅行腳」者須額外填寫自己的旅遊喜好、計劃外遊時間等,只要出現4名喜好相近者(例如同樣想11月去日本旅行),「湊腳」團隊即會為他們安排額外聚會,彼此進一步了解和計劃行程。

此外,還有一項「個人生活代理」,涵蓋不同範疇的個人服務,例如是病人陪診(陪診員由「湊腳」員工或義工擔任)甚至是預先交代身後事等。

每3月1次會費 唯一收入來源

「湊腳」的收入來源,主要倚靠每3個月繳交一次的會費,梁倩兒計過,只要找到約300名「飯腳+旅行腳+住腳」,即能維持基本營運,但暫時只達到目標約十分之一,當中又以會費最便宜的「飯腳」為主。經歷過大病、出入殮房多過上茶樓的日子(見另稿--「「從死亡感悟生命」」),梁倩兒對如意算盤暫未打得響不以為意,「我不斷轉變模式,就是想找出可行的一套。若最終仍然不行的話,最多結束公司。」

梁倩兒相信她創辦的「湊腳」能帶來幾方面的正面影響,「(大家同住一室)會互相照顧對方健康和食物營養,就算生活上發生了甚麼事,回到家都有人支援,分享喜與悲。」(陳偉能攝)

愈來愈多港人習慣甚至嚮往一個人生活,但情況仍不及日、韓等明顯。(資料圖片)

撰文 : 陳子健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