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教學文化 求學亦可求分數

評論版 2016/10/13

分享:

早在2000年,香港的教育統籌委員會便在「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建議」中提出改革入學機制,減少測驗考試。

教育統籌局在2004年透過電視廣告宣傳「求學不是求分數」的口號,至今相信許多市民仍印象深刻,但亦成為「離地」的代名詞。因為在現行升學制度下,「求學」與「分數」仍然關係密切,家長亦抱怨該口號往往成為子女懶散的藉口。

新制度下為了維持學生學習動機,評分機制亦由「常模參照」,即透過「拉曲綫」呈現的相對成績,轉型為「水平參照」,又稱絕對分數。

由於每次考試的試卷深淺不一,如採用絕對分數,對於在不同年份參加考試的考生未盡公平。支持絕對分數優於相對分數的研究,提出了兩點反駁,首先是相對分數只能讓固定比例的考生獲得某個評級,這樣會令部分優秀學生的實際水準無法在評級上反映出來。此外,採用相對分數會製造一個驅使學生互相對抗競爭的環境,甚至傳遞「你成功代表我失敗」的「零和遊戲」信息,催化學生之間的惡性競爭。

TSA惡性循環 競爭由學生變學校

然而,理想與現實之間終究存在鴻溝,單純的制度轉變未必能完全改變教育文化,這也是教改推行至今面對的樽頸。

讓人記憶猶新的典型案例,正是教育改革的措施之一TSA,TSA由2004年開始推行,比文憑試更早採用「水平參照」評分,理論上只是讓校方了解學生基本能力的水平,從而改善教學,但後來卻演變為惡性競爭,成為讓學生競相操練的元兇。箇中原因眾說紛紜,但有一點可能最值得注意,就是TSA被許多學校認定與跨校評比相關,實質上就與「水平參照」的精神——避免同儕間惡性競爭——相違背,於是最終還是回到零和遊戲的惡性循環,只是單位從「學生」變成「學校」。

由此可見,改革評分方式只是教改的第一步,並不代表學習風氣能夠風行草偃地轉變。最近美國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教授Adam Grant撰文,除了主張在教學中應利用「絕對」而非「相對」的評分方式,還身體力行推動學生小組協作,進行一場改變學習風氣的實驗。

培養協作文化 激發自主學習

在2012年,Adam Grant首次在期末考試的設計上動腦筋,在全卷最困難的多項選擇題部分,參考電視遊戲節目《百萬富翁》的做法,讓學生有權在考試期間在他們最不確定答案的一題不作出任何選擇,改為寫下一個他認為最有可能懂得該問題的同學名字。如果被選同學在該題答對了,他們二人都將獲得分數。

在這項制度下,學生之間逐漸形成一種合作文化,更多學生開始嘗試在小組中學習,在小組中互相分享知識,同時了解彼此。讓Adam Grant感到驚喜的是,在有關設計實施之後,即使未計入獎勵分數,全班平均成績按年提升了2%。到了2014年期末考前,已經有學生主動提議把班級分為「閱讀」及「摘要寫作」兩組,並隨即就有人表示願意分享他已經完成的學習筆記給全班同學。許多學生主動貢獻自己的獨特見解,亦有人為大家設計了練習測驗。於是,該年度全班平均分又再度提升了2.4%。

近年亞洲地區,包括香港在內的教育改革運動,多循削減考試的方式來減輕學生考試壓力,這固有助解決部分問題,但如升學制度上「考試」與「收生」的基本模式沒根本變化,則「教」與「學」亦難產生太大改變。

透過改變評分方式,固有利於減少學生、乃至學校陷入惡性競爭,但再進一步改善教學文化,需要如上述例子的培養協作文化,真正激發學生自主學習的動機,才可謂功德圓滿。日後如何深化理念落實,避免如TSA異化的問題產生,值得社會深思。

本港的教育制度為了維持學生學習動機,評分機制由「常模參照」,即透過「拉曲綫」呈現的相對成績,轉型為「水平參照」,又稱絕對分數。(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