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修好供求穩 油價難再高燒

評論版 2016/10/14

分享:

面對自2014年中以來,長達近30個月的「原油熊市」,以沙特為首的油組(OPEC)聲稱將控制產量。眼前,同樣陷入經濟危機的俄羅斯,也積極回應;所謂戰鬥民族、強人總統,也要在現實面前低頭,嘗試與宿敵沙特攜手阻止油價雪崩。

消息傳出,倫敦、紐約期油應聲上揚;然而,無論從供求、地緣、科技各個層面看來,維持在現水平並不過低;既符合大多數經濟體利益,也反映中長期能源市場的慣性供求。沙特、俄國等油組內、外國家,嘗試維持油價或許力所能及;但考慮到伊朗石油解禁、美國轉型為能源出口國等因素,市場不應抱持油價重回80美元,甚或逾百元的預期。以今天美元購買力平價為單元,過去三分一世紀以來,油市的熊與牛,都以40至50元,以及80至100元一桶為界綫,眼前40、50元一桶的水平,其實合乎常規,是歷史的主流價位。

美伊關係好壞 左右油價上落

此外,油價最激烈的波動,多與伊朗政局,尤其是「德黑蘭——華府」關係相關。反過來說,也可從眼前兩國互動的趨勢,去推敲未來油價會高開還是低走。

1979年伊朗爆發革命,推翻親美巴列維王朝。霍梅尼返國建立伊斯蘭共和國後,隨即收緊能源出口,導致油價在兩年內暴漲至100美元一桶。到80年代兩伊戰爭爆發,更突破104元歷史新高。然而,隨着美、歐、日等先進經濟體適應措施生效,需求持續下降,油價自1981年掉頭回落,一直瀉到1986年的30美元一桶。

事實說明,即使兩度受到「伊朗內外危機」衝擊,國際油價在80至100美元區間,也只維持了數年。而從1970年代中到80年代中的10年,油價也只以40美元上下為屋頂平行。可見,任何中東局部戰爭,只要尚未全面威脅伊朗、沙特兩大巨頭的安全,便不會長期推高油價。相對而言,環球實體經濟放緩、生產模式轉型,才從最根本的需求面上,決定了油價升跌。

IS干擾產量僅7萬桶 不足為慮

眼前也門、敘利亞的紛爭,並不足以震盪市場。事實上,1991年薩達姆自科威特敗退時,縱火燒毁了後者油田700座。戰爭與火災致使科威特需時3年才能恢復石油出口。然而,揮軍中東的老布殊總統任內,美國經濟低迷,使之成為僅見未能連任的共和黨總統;並被對手克林頓留下「笨蛋,全因經濟」的勝選名言。再碰上當時蘇聯解體俄國初立,中國仍陷「八九六四」制裁;全球需求面大降,完全稀釋了海灣戰爭的影響。從1980年代中至2003小布殊推翻薩達姆前,油價基本態勢平穩。

具體而言,「達伊沙」(DAESH,前譯「伊斯蘭國」IS)戰事波及的產油區——分別是伊拉克的摩蘇爾,及敘利亞拜伊吉以西的數塊油田。據信,受干擾的產量不過7萬桶上下,不可能對環球能源市場產生關鍵影響。進入2016年以來,敘、伊兩國政府軍已挽回頹勢;巴格達方面,更聲稱以收復摩蘇爾為下一輪目標。相比起1980、90年代,眼前伊拉克及周邊局勢見好轉。隨着薩達姆被拔除,德黑蘭甘願棄核而與歐美重修舊好,重返國際大家庭和石油貿易市場的伊朗,正扮演伊拉克、敘利亞兩個兄弟國家的後盾。只要此一態勢不變,「伊朗——伊拉克——敘利亞」什葉三國的石油出口只會更多、更穩定,也更易預期。單論伊朗逐步回復正常出口量,就遠超敘利亞、利比亞過去數年因內戰而導致的石油貿易萎縮。

供應趨平穩 需求增長慢

綜上所述,在供應面增多於減,更高的油價仍然沒有支撑點。與此同時,國際能源署(IEA)估算,2016全球原油需求的增幅,將由去年的170萬桶,放緩至120萬桶,而庫存量更上升至2.85億桶。由此充分反映環球經濟,尤其是工業面的能源需求,只有極溫和增長,甚至到了平行的邊緣,也欠缺推動油價上走的力量。

除了實質需求增長平穩、供應趨於平穩,而導致油價中長期仍將平行外;筆者亦相信,尚有一系列原因,導致環球能源市場,不可能回到2003至2014年的「10年高燒期」。如美國頁岩能源開採技術突破、中遠期美元趨強、沙特對油組控制力下降,以及最關鍵的「石油枯竭論」破產,勢將造成石油下墜壓力。

過去油價最激烈的波動,多與伊朗政局有關,尤其美伊兩國互動關係,可左右油價高開還是低走。(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 大國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