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誓淪鬧劇 誰來捍衞香港法治

評論版 2016/10/19

分享:

立法會宣誓儀式出現「支那」風波,辱華言論吸睛,就職宣誓的本義反被忽略了。

選票神聖,選舉勝出者仍不能直接當議員,須完成宣誓程序才可就任,說明宣誓有其重要性及特殊意義。不過立法會早已習非成是,宣誓儀式才會變成鬧劇。

市民宣誓 也可加料添飾?

誓言是有法律效力的。議員宣誓可以故意加料添飾,市民可以嗎?在法庭宣誓,可否打着一把紅傘,結尾加一句:「我其實摯誠地不想做陪審員?」新人結婚,誓詞可否於停頓後,添上「一定要能生仔」或「銀行戶口一定要有6個0」?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界強調正當程序(due process),郭榮鏗、楊岳橋、陳淑莊、涂謹申諸位律師議員,可否解答市民上述疑惑,立法者為何與市民有別?

在西方法治社會,就職宣誓本是規範嚴謹、儀式莊重、有特殊意義之事。看西方元首或議員宣誓,有既定官方儀式要遵守,有指定的誓詞要照本宣讀,內容是就職與效忠,形式有差異,也在枝節,如應否按《聖經》或說「so help me God」。香港特首和主要官員宣誓也如是,何解在立法會才出現誓詞不斷加料,行為花樣百出,今屆變本加厲的情況?

輕視法律 還能授予權力?

公職人員要宣誓才能就任,一為授予他們重大權力和社會認受性,二為要他們公開承諾效忠。一經就任,總統有開戰權,議員有立法權,可以說,效忠是授權的條件。一經宣讀,誓言必須遵守,法律上亦生效。

今次風波的主角,是青年新政的游蕙禎和梁頌恆。外界關注兩人辱華,忽略梁於宣誓前已說:「希望宣誓過程可帶出議員是要效忠香港人信息。」他認為,大家要反思議員是由選民投票產生,故為何宣誓時要說效忠基本法和特區,而非效忠香港人。他知道要效忠,但不認同效忠之對象,否定特區現有憲制,跟青政港獨立場一致,也解釋了上星期的辱國言詞是故意的。問題來了,他否定現有憲制,這星期若肯照本宣讀誓詞,視宣誓輕如吃生菜,仍要授予他權力嗎?

嚴肅宣誓變成個人政治表演,在立法會非新事物,議員早習非成是,但幾位律師議員特別使人失望。他們指摘建制派議員出錯,輕輕放下多位政治同路人,明顯政治立場掛帥,不問是非,不為法律尊嚴發聲,不敢撥亂反正。眼前,他們放棄宣誓的行為規範,以後,他們會放棄甚麼,市民如何倚靠他們捍衞香港的民主法治?

撰文 : 盧愛玲 資深新聞工作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