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書愈方便 買少本書要補償?

評論版 2016/10/25

分享:

借書方便也有「錯」?台北圖書館為推廣閱讀,預約借書後可在便利店取書,卻遭書商反對。同樣矛盾在本港一樣有,借書愈便利,愈可能影響賣書生意,效外地設借閱權,是取平衡之道?

把知識平民化,一直是圖書館擔當的角色,但在今時今日,要吸引市民多閱讀,還要夠方便。上周台北市立圖書館實施的招數,肯定便民,皆因市民想借書,連圖書館也不用去。

台北上網預約後 便利店取書

當地的口號,就是「你家隔壁就是圖書館」,只須上網預約,揀選想借的書籍,選擇把書運到住所附近的便利店,到便利店取書就可。用戶要支付50新台幣(約12港元)運費,但可省下車錢、時間。

這樣的新招,當地市長柯文哲在fb宣傳,市民拍手叫好,但真的人人讚賞?卻不是如此,當地書商叫苦,例如大出版社遠流等,大歎根本是犧牲他們的利益,書借出愈多,買書的人卻愈少,覺得被剝削了。

當中的矛盾,在於圖書館有推廣閱讀的任務,要讓市民更容易親近書本,借書要方便,可是,本來有意買書的讀者,卻又可能因借書容易,最後放棄購買,令賣書生意受影響,在現今出版業萎縮的情況下,書商自然更加不滿。

借書要付鈔 歐洲等地頗常見

別以為只在台灣出現,類似狀況在本港一樣上演,本地的出版社、作家等,近年不是多次公開投訴圖書館?業界組織的理據,正是指圖書館每次以零售價購入一本香港書籍,免費讓公眾多次借閱,打擊部分潛在顧客的買書意向,直接減少他們的收入,批評是欠公義,要求政府按借出次數付費。

事實上,這種借書要付鈔的「借閱權」制度,雖然在亞洲未有,但在歐洲、加拿大、澳紐等地,頗為常見,逾30個地方實施,例如在英國,政府會按借書次數,逐次付費約0.7港元;至於在澳洲,不按借閱次數決定,而是看在圖書館的收藏數量,如在2013年,每本約可收11.6港元(見表)。

這些地方的實施理由,既有不少打着旗號,要支援當地的出版界、作家,也有當作付版權稅,背後的意義,也離不開是在推廣閱讀與有損業界利益之中,找一個平衡方案。

誠然,借書要政府付錢,不少人或抗議,如指圖書館把書籍上架,也是變相為書籍宣傳,且若推升了社會的整體閱讀風氣,說不定更多人買書,書商、作家受惠,不是受害,為何要付錢?但平情而論,此當中所帶來的顧客有多少人?恐因借書而減少的,更有不少。

尤其港人住所狹小,借書不但慳錢,亦是省下擺書籍的空間;且另一方面,圖書館不單多區都有,且心儀書籍無法在鄰近圖書館找到,也可上網預約,收費僅2.5元,多多少少亦提升了借書代替買書的動機。

有合理回報 或可帶動創作

借閱權是爭議議題,但是否不能考慮?按次收費,金額多少可討論,又或可設金額上限,甚至只限本地的出版著作,才可獲得費用,並非不可行。

借書愈方便,也可引來爭議、矛盾,未必為市民所料到,若要政府為借書付鈔,公共開支更無疑有所增加,但從支持版權、出版業的角度,若然有借閱權制度,可令本地作家有更合理回報、帶動創作,這筆錢的付出,未嘗不是值得。

圖書館有推廣閱讀的任務,要讓市民更容易親近書本。但借書愈方便,或會減低部分讀者買書的意慾。(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