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外勞的燦爛時光

副刊版 2016/10/26

分享:

曾唸東南亞研究所的張正,長期關注外勞議題,多年來為在台 60 多萬外勞爭取平等接受資訊的機會。

台灣,被香港人視作後花園,彷彿在香港不能實現的都可在那裏成真。現實是雙城有着相同問題,台灣面對的狀況可能更大。

長期關注當地勞工議題的張正,從辦報、電視製作到開書店「燦爛時光」,都站在弱勢一方,只求讓台灣成為更公平公義的社會。

每逢周日,台北車站大廳擠滿東南亞勞工,情景就像假日的香港滙豐總行。車站大廳編號F24的大柱旁,放着幾個擺滿東南亞語言書籍的行李箱,旁邊立起一塊「燦爛時光」紙牌。周日地板書攤也有規則:1.依書本標價付押金;2.還書時全額退費;3.沒有還書期限;4.可於書本上做記號寫心得。書攤發起人是東南亞主題書店「燦爛時光」創辦人兼前《四方報》總編輯張正:「我們的書店對外勞來說有點遠,我們就把書直接帶到車站。」

開業年半的「燦爛時光」說遠不遠,就在距離捷運南勢角站5分鐘步程的小巷裏。店裏藏書5,000多本,全都是越泰印等外語書,大部分書本是透過書店發起的「帶一本看不懂的書回台灣」活動募集而來,活動邀請台灣人在旅遊東南亞時多帶本當地書籍回台,好讓離鄉別井的一群有機會讀到家鄉文字。

少數臉孔躍現電視

台灣人口接近2,400萬,東南亞外勞就佔了約60萬,連同過埠配偶、新移民第二代,數目就更多,但他們的聲音和權益一直被忽視,1996年入行當記者的張正早就察覺問題,「做記者,是想令社會更公平正義,但當時發覺社會對這群人並不好,他們也應有發聲和接收信息的權利,所以2006年就有了《四方報》。」《四方報》最初只有越南文版,在智能手機還未普及的年代,這份家鄉月報意外受歡迎,繼而陸續推出泰印菲柬4國語言。

當網絡光速發展,資訊變成唾手可得,外勞不用再依賴報章獲取資訊,張正便在3年前離開《四方報》,轉向電視台發展,「台灣電視節目常被罵難看,但外勞想看也沒得看,當時手頭上有一筆由童子賢(台灣企業家、誠品大股東)贊助的資金,我又剛好知道有一個電視台頻道不用錢,於是就去做電視。」張正笑言,雖說那是電視台,他們連租攝影棚的錢也沒有,幾位同事日日帶着攝錄機出外景,「我們直接走到外工最多的地方,好像林口發電廠就有上千個外工,我們把咪給他們唱歌,唱完歌就讓他們在鏡頭前跟家鄉親人說幾句,講講就開始哭;有時他們也會抱怨工作環境,這就是我們的目的。」小小電視台,讓一直隱身的聲音和臉孔出現在台灣電視上,意義比收視重要,但收視不佳又直接影響廣告收入,頻道苦撑兩年便收掉。張正沒氣餒,轉頭又去開書店。

讓社會變得更美

「燦爛時光」樓高3層,分別是書店、展覽室和語文教室。書店選址在有「緬甸街」之稱的華新街旁。張正與朋友動用積蓄把老房子改裝營運,還好租金便宜,每月只花2萬多台幣。「辦電視台的同時又一邊辦移民移工文學獎,鼓勵東南亞人士創作,過程中意識到讓他們看書也很重要,因為看書能定人心,也得到知識,於是就想到開書店。」張正坐在書店內由朋友捐贈的大梳化上說。

書店有一個小書櫃排着華文書,裏面有新出爐的《航》,收錄第3屆移民移工文學獎的入選作品,其中一篇得獎作《擘裂》,出自越南女子陶小媚之手,作品記下過埠新娘的悲慘人生,「陶小媚的事當時很轟動。她19歲就嫁來台灣,一直不開心,她誤以為在家弄個小火,惹婆家不滿老公就會跟她離婚,但小火變大火,燒死了姑姪,最後被判無期徒刑,她的經歷就是個悲劇。」張正感歎。

從當記者到開書店,張正一路走來有點迂迴,前路也似乎並不平坦,當事人戲言,若然書店不適合也可關掉,但不表示他放棄,他相信只要目的純粹,形式可以千樣,「無論做電視還是開書店,除了向少數族群展示善意,也是讓整體社會開展視野。當社會對世界認識多一點,心胸就會大一點。」張正輕鬆笑道。

書店內的泰印越菲柬國書籍,都是募集而來。

書店內的壁畫,由張媽媽操刀,充滿南洋味。

今年 1 月開始,「燦爛時光」每個周日都會在台北車站大廳擺地板書攤。

書店 3 樓是東南亞語文教室,「靠買賣書本根本賺不了錢,平日就靠辦講座和開辦語文班做幫補。」張正說。

撰文 : 李秀嫻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