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脫美入亞 美藉日韓滲透東盟制華

評論版 2016/10/28

分享:

上周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方才訪華,眼前又到東京,繼續其緊密的東北亞之旅。

杜特爾特上台以來,先訪東盟,再抵中、日,並以粗口回絕了與美國總統奧巴馬會面;表面上莽撞,實質清晰地表達「脫美入亞」、「先近後遠」的對外策略。

杜特爾特以外訪安排表明,菲律賓將以亞洲人方式,在亞洲境內解決亞洲人的分歧,將成為希拉莉重返亞太的障礙。

再靠美改善軍備 菲得不償失

由阿基諾夫人、阿羅約前後兩位女總統閉上大門的美軍基地,由阿基諾三世重開。如今,杜特爾特又重上不許外國駐軍的歷史正軌。菲國左右博弈,其外緣是美國對東亞盟友——日、韓、菲過度干預、偏袒右派、令左翼反彈。而內因則是菲國經濟轉型、國民收入提升,自必重新思考內外發展之路。

隨着菲國公共財政改善,杜特爾特自須投放資源改善軍備、提升戰力;以呼應地緣影響力、戰略角色提升。然而,若因此而回復美國馬前卒角色,必然得不償失。畢竟,中、菲近在咫尺,國力差距又無法收窄。若美國故伎重施,以提供軍援,換取在蘇碧灣等地駐軍,甚或透過提供訓練、情報與後勤,與菲軍聯合巡防南海,則始終是美方出豉油,菲方出雞的搵笨買賣。

無論美方軍援和駐兵規模多大,始終只為建立其圍華戰略的一個支點;相反,菲律賓總統卻要為此押上舉國利益與人民安全。杜特爾特對美方反感,其實出自對國民責任感。

當然,即使對西方有萬般不滿與不忿,菲律賓始終受過葡萄牙、西班牙、美國殖民,通行英語又長期採用歐美制度,無論由右派還是左翼當權,馬尼拉既無法亦不必與西方完全切割。

難脫離西方 菲與美盟友日韓交好

復又,除卻中國,得以連結東北亞與東南亞的國家,就只有身處「南海之東——東海之南」的菲律賓。由此,形成了「東北亞——東南亞」微妙的外交及安全合作關係。透過與美國盟友——日、韓交好,菲律賓及鄰國印尼向華府表明:「我們不再是軍事盟友,但也毋須完全脫離西方體系。」日、韓軍事工業,便乘時而起,成為東盟國家特殊的外交紐帶。

杜特爾特先要交好東盟、中國等以亞洲為本的夥伴,又要取得親美的日、韓支持;以免顧此失彼,被國內自由派、城市中產視為轉向另一極端的「一面倒外交」。馬尼拉、雅加達既調整與北京、華府雙向距離,不再將雞蛋放在同一竹簍裏;也展開與日、韓軍事合作,間接保持與西方交流。

事實上,日、菲、印俱為島國,而身處朝鮮半島南端的南韓也三面環海。菲、印亟需的軍備,尤其是飛機和艦艇,日、韓都有技術儲備、設計人才和施工體系。因此,除卻「平衡外交」考慮,承造能力也是菲、印吸納日、韓海空軍備的實際考慮。

此次訪日,安倍便承諾向杜特爾特提供巡邏船、訓練機。與此同時,南韓現代重工周一﹙10月24日﹚公布,將為菲律賓建造兩艘排水量2,600噸的護衞艦。對菲國海軍而言,該級別及技術水平的軍艦,已屬建軍歷史突破。在同一天,另一南韓軍工巨頭——大宇造船,為印尼建造第2艘1,400噸級柴電潛艇下水;按計劃,該廠將為印尼海軍建造3艘同級軍艦。

東盟分為大陸東南亞和海島東南亞。大陸東南亞——越、柬、泰、緬進口不少中、俄軍備;而海島東南亞,即上述菲、印海空軍,則持續增加日、韓裝備比例。身處海、陸之間的馬來西亞,強調多元進口。只有新加坡,在發展本土國防工業之同時,仍以美國為主要進口對象。

美日韓盟軍 東北亞擴至東南亞

面對菲、印獨立自主外交抬頭;慮及日、韓在維持「西方——海洋東南亞」的關鍵作用,華府鼓勵東京、首爾加強國防投入、增大軍貿出口。同時,又支持日、韓修憲、改例;透過延續右派政權,將「美——日——韓」盟軍執勤範圍從東北亞擴張到東南亞。

安倍既透過釋憲、立法,將自衞隊對美支援,由日本周邊擴至全球;又將自民黨總裁六年兩任之限,改為九年三任甚或更長。與此同時,從來五年一任不可連任的南韓總統任期,又將有所突破。當菲律賓意圖脫離「親美制華」的劇本,華府就默許日、韓保守派更改遊戲規則、鞏固權力,延續右傾外交路綫。

胡、溫銳意推動的「東盟十加三」、「中日韓經濟共同體」功虧一簣,「東北亞——東南亞」大整合成泡影。經過與習近平交手數年,本屬中間偏左的奧巴馬採取愈來愈右的東北亞路綫,以抗衡北京在東南亞谷底回升的影響力。本來就像共和黨多於民主黨的希拉莉入主白宮,將與突破連任限制的安倍、朴槿惠聯手;以日、韓為跳板,重新滲透東盟,而杜特爾特治下的菲律賓無疑是東亞外交第一戰綫。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左二)剛結束訪華不久,又到東京與日本首相安倍(左一)會面,尋求軍事合作,間接保持與西方交流。(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 大國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