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容易登頂難 《天與地》領隊3大難題

副刊版 2016/11/28

分享:

為了拍攝這張成功登頂照,Elton只是除下眼罩一會兒,面頰已被紫外綫曬傷。(被訪者提供)

公仔箱不斷播映黃德斌及梁彥宗因為拍攝《天與地》,而要登上尼泊爾馬納斯盧峰之苦,原來今次登山的靈魂人物、物理治療師吳俊霆(Elton)在籌劃帶攝製隊勇闖高峰時,就要思索如何解決3大難題:我是否能登頂呢?怎樣幫助攝製隊爬到最高?在沒有攝製隊的情況下如何拍攝呢?結果大家都超額完成。

難題1 我能夠到達頂峰嗎?

登山不是一蹴而就,何況是世界第八高峰、8,163米的尼泊爾馬納斯盧峰(Mt. Manaslu)!聽Elton娓娓道來,就知道這是20年來綜合不斷比賽(定向越野賽、帆船拉力賽、馬拉松等數之不盡),並向不同難度挑戰(跑過熱辣辣的沙漠、走過凍冰冰的雪地)的成果。「我試過參加3天的野外定向,無論食、住、方向導航全部都要靠自己。」這些意志力的培養、求生技能的掌握,都是一點一滴累積而成。

出發前的體能鍛練也不能鬆懈。因為要爬山,他就不斷操練上身肌肉--引體上升、掌上壓、負磅行山(20公斤),還在最熱的時候跑沙灘,刺激造血功能,因為天氣冷,血容量就會降低。「我之前在淺水灣,已經跑了兩個全馬,由早上跑到夜晚,太熱就用水淋頭。」這還不止,在去尼泊爾前的兩、三個月,他還放工一有機會就連續跑三、四小時;7月還去了澳洲參加24小時定向賽。這一切的操練,都是務求以最佳狀態登山。

Elton另一樣得天獨厚,就是沒有高山症。「一般人登上高過2,500米的山峰,就會出現高山症如頭痛、作嘔、疲倦無力等,但我試過爬到5,000米,紅血球帶氧量也是95%以上。」一般人的血氧是由95%-100%不等,如果低於此標準就有機會出現缺氧情況。但Elton去到馬納斯盧峰的頂峰,也沒有這情況出現,可能是拜體能好所賜。

爬了10年山,登過非洲最高峰吉力馬札羅山(5,895米),又登過尼泊爾的島峰(6,189米),他知道不同的高度會有甚麼感覺,也清楚自己的體能,所以有信心自己可以再破紀錄。

「我習慣失敗的感覺,因為我參加了400幾場比賽,雖然約有一半拿到冠軍,但都有以為會贏卻輸了的時候。可能是走錯路、被罰、拍檔受傷等,這些都無法強求。」所以他覺得爬山與做人處事一樣,只能全程投入、不問結果。「Hea做一定不能生存,付出多也不一定有好結果,只能享受過程,一切隨緣。」

但他最沒料到,原來最磨人的是無止境的等待。「由於刮大風雪,我在base camp好像坐監般坐了10日,由朝早起床,除了食飯、去廁所會走去另一個營,就無所事事,由天光等到天黑,又睡不着,感覺好恐怖,原來百無聊賴過日子是好痛苦。」高山的陡斜、冰隙(唔係講笑,他過了幾百條)、衛生惡劣都沒有磨滅他的意志,就是這10日的無盡等待,令他最終流下男兒淚。

幸好皇天不負有心人,最終天色終於放晴,他分5日攻頂,終於9月30日登上頂峰,成為繼2010年之後,香港第二位成功登上馬納斯盧峰的香港人。

難題2 怎樣幫攝製隊爬到最高?

相信沒有多少人像Elton那樣為求達到目標,不斷刻苦鍛練;所以為了希望TVB的藝員攝製隊也能攀得高,本身是健衡物理治療及專項訓練中心主診物理治療師的Elton,便在出發前幫他們做了一連串訓練。「我讓他們嘗試瞓入低氧帳幕,感受一下如果出現高山症,身體是否能夠負荷。我又幫他們做身體檢查,看看血壓及心電圖是否正常。」

登雪山其實需要許多裝備,去到不同的高度,如6,000米、8,000米就要穿着不同的鞋保暖;也要佩戴不同的雪鏡、風鏡去擋雪擋風。還有冰爪、冰斧、繩索這些救命及求生工具,攝製隊事前也要經過訓練。

去到尼泊爾,上到基地營(4,850米,高過西藏),黃德斌和導演已覺得不適,需要盡量休息,不然透不到氣。「我只有每天替他們做身體檢查、教呼吸及給予適當藥物。」於是謝東閔、梁彥宗(Chris)和另一位導演Joey嘗試上camp 1(5,800米),但花了8小時都是失敗。休息後第三天再上,都是不成功,Elton惟有自己先上camp 1。「我不能再等,因為我都要適應不同的高度,所以上到後才落base camp,和他們再試過。」第三次謝東閔放棄了,由於天氣好,這次梁彥宗和Joey終於成功登上camp 1,可以說是香港電視史上成功登上最高山峰的攝製隊,光榮撤退。「一般人極限是5,500米,Chris和Joey已經超出預期了。」

難題3 攝製隊走了怎樣拍攝?

由於攝製隊最終只能上到camp 1,所以只是在尼泊爾逗留了十多日就離開;他們走後,餘下來的旅程,Elton一個人怎樣拍攝呢?

「我有相機、神棍、GoPro。放在額頭的GoPro就好像第一身般,拍攝我走過的路。而有時候為了自拍,就會用神棍。」最慘是他最靚最輕的冰斧被人偷去了。「我們經常像螞蟻搬家般,將氧氣樽、食物運上camp 1、2,其中一次放低了冰斧,就被人偷了。」Elton說冰斧是用來保命的,當爬山時可以用來作為支撑,結果最後他很多時候都是赤手空拳地爬,要拍攝時都是用拳頭來支撑。

還有山上溫度可以低至-30OC,只要將手外露5-10分鐘,都可能凍壞而要切除。所以他拍攝時,動作要敏捷,只能將手套快除,然後盡快戴回。

Elton既要留意周圍環境以免失足,又要顧及拍攝,困難可想而知,但他足足拍了80 GB、200幾條片回來,厲害!

---------------------------------

先睹為快

想看Elton登山的心路歷程,可以上YouTube收看以下片段:

1. 大風雪如何磨滅意志(youtu.be/xp4OM-Osqcs)

2. 上到6,800米的camp 3,說話也喘氣。(youtu.be/sgjNyfFLXZE)

3. 完成登頂後的感言(youtu.be/60OgymO4zJs)

6人戰士,9月3日飛抵尼泊爾。(被訪者提供)

每天早餐就是吃這些煎餅,還有中午的烚餃、晚上的意粉,上到雪山營地只能加熱水沖吃的脫水糧(不是飯就是意粉),Elton一想起就驚,返港一個月也不想食西餐。(被訪者提供)

Elton讓攝製隊嘗試瞓入低氧帳幕,感受一下如果出現高山症,身體是否能夠負荷。(被訪者提供)

最終只有梁彥宗(左)和導演Joey(中)上到Camp 1,成為香港電視史上成功登上最高山峰的攝製隊。(被訪者提供)

這是沒有風雪時的基地營(4,850 米),帳幕一列排開。(被訪者提供)

直升機只可以飛到5,500米,如果爬得再高時出事,直升機也救不到,所以必須量力而為。(被訪者提供)

額頭的GoPro及神棍,成為Elton拍攝的左右手,連睡覺也要攬着這些攝影器材,唯恐凍壞。(被訪者提供)

撰文 : 何小雲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