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一帶一路契機 首要避開地區陷阱

評論版 2016/12/08

分享:

在全球化且資訊極為發達的今天,商業乃至個人事業的發展,不能只局限於本土,在不同程度上必須向外開拓,與多元多樣的文化、社會及市場等,有多層次的接觸交往,而向外開拓、尋找發展機遇時,則不可能只憑心口一個「勇」字,沒有全盤分析和估算,所以除了在採取行動前做好管理學上的「強弱機危」(SWOT)分析外,更應對那些計劃開拓國家或經濟體的綜合政經與社會狀況等,有充分了解,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減少風險,增加勝算,為投資帶來更好回報。

至於由Center for Systemic Peace所發表的「國家脆弱指數」(state fragility index),則是一個很好的參考。

所謂國家脆弱指數,主要由有效性(effectiveness)和認受性(legitimacy)兩部分的評分計算得來,而兩者的評分則由安全、政治、經濟和社會四個層面的指標所決定,指數愈高表示愈脆弱。其中的有效性安全指標,主要是戰爭總剩餘分數(total residual war);有效性政治指標,是指政權穩定性(regime/governance stability);有效性經濟指標,主要參考人均本地生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 per capita);而有效性社會指標,則指人力資本發展(human capital development)。至於認受性安全指標,是國家鎮壓(state repression);認受性政治指標,是指政權或管治包容性(regime/governance inclusion);認受性經濟指標,主要關注工業製品在出口貿易中的佔比(share of export trade in manufactured goods);而認受性社會指標,則為人力資本照顧(human capital care)。

中港經濟成功 靠社會長期穩定

眾所周知,商業經營也好、生產製造也好,就算是普羅民眾的日常生活也好,和平穩定、並不脆弱的環境極為重要,即如物種的生長必須有空氣、陽光和泥土一樣,受益而不覺,失之則難存。自踏上改革開放的發展道路後,中國之所以能夠持續不斷地吸引外資進入,令經濟取得突破,人民可以安居樂業,一改過去百多年的積貧積弱、資本外流、發展停頓與民不聊生,重中之重正是因為有了穩定的社會環境。

香港盡管沒有甚麼天然資源,由小漁村發展為國際大都會,其中一項最關鍵之處,同樣得益於社會可以保持長期穩定,令資本聚集,各種資源可以投入到建設中去。由是觀之,我們可以清晰看到,國家或社會環境脆弱,安全沒保障,必然牽連甚廣,影響方方面面的發展——人民難以安居樂業,商業活動不暢,投資受窒礙,不一而足。

根據Center for Systemic Peace於2014年發布的有關「一帶一路」國家脆弱指數狀況,我們不難發現,脆弱指數最高的十個國家——即最為脆弱者——依次為阿富汗、也門、緬甸、伊拉克、敘利亞、巴基斯坦、孟加拉、老撾、菲律賓和印度。在這十個國家中,我們必須留意其中八個皆存在不同程度的戰爭或衝突狀態,例如阿富汗、也門、伊拉克及敘利亞的戰事,已反覆發生了超過5年,緬甸、巴基斯坦、菲律賓和印度則是宗教和種族衝突,亦由來已久。至於脆弱指數最低的國家,主要為斯洛文尼亞、波蘭、拉脫維亞、匈牙利、愛沙尼亞、斯洛伐克和立陶宛。中國的脆弱指數為6,在「一帶一路」國家中居於下游,屬於並不脆弱,相對穩定的國家。

到脆弱國家投資 3大指導法則

從這個簡單的脆弱指數分布狀況中,我們的企業、從業人員、普羅市民,乃至政府等,在思考到相關地方投資、合作與交往時,自然應該更有通盤考慮。通用的指導法則是:

(一)取強捨弱:盡量走向社會穩定、投資環境較好的國家或經濟體,避免到那些如前文提及的阿富汗、也門、緬甸、伊拉克和敘利亞等政局不靖、社會秩序混亂、治安脆弱的地方。

(二)做好風險管理:若果真的要到那些政局相對脆弱的地方投資,則必須有更高和更有利的回報作補償,而且要事前做好風險管理,以及各種應對危機與困難的應變方案,例如為某些投資做對冲。

(三)爭取各方政府的幫助。無論在那個地方投資或活動,政府應是最大的後台、依靠和保護。香港的企業、從業人員,乃至一般民眾,在各地投資、就業或觀光活動時,除了必須遵守當地法律、風俗和傳統,亦應盡量尋求各方政府(包括當地政府、特區政府和中國政府)的協助與保護,藉以降低風險。

一帶一路國家脆弱 惟商機無限

在經濟學巨匠熊彼得(J.A. Schumpeter)所指的「創新」(carries out new combinations)概念中,開拓新市場、征服新原材料或半原材料供應地,乃其中的重要範疇。由於多數「一帶一路」國家屬新興經濟體,且天然資源豐富,無論市場與資源開發等,均空間巨大、商機無限,脆弱指數較高者,尤其因為過去長期政局不靖而阻礙了開發,所以具有不容低估的吸引力。

在全球化而歐美日經濟又持續衰退的今天,競爭可謂自四方八面湧來,極為激烈,單單集中於本地市場,或是懼怕闖天下的波浪滔天,實在並非長遠計,無助更好的業務發展。香港過去的發展經驗告訴我們:「前進的路途滿布荊棘。」但我們的先輩沒有畏懼,而是拿出了「敢啃硬骨頭」的拼勁,說去就去,例如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棉紡企業家,足迹曾至南非、毛里求斯和馬達加斯加等,在當時而言屬於政局不靖、治安不好的地方。

富貴險中求 港欠「創新」礙發展

民間智慧告訴我們:「富貴險中求。」企業家及事業開拓者尤其應有深刻體會,並相信不會給預期中的困難與險阻嚇退,其中的原因或動力,或者正如熊彼得所說,是為了「要有創立自己企業王國的夢想與意願……要有征服的決心及戰鬥的本能……最後是能從創造中得到喜悅及發揮能量……。」我們認為,當前的香港社會,恰恰欠缺這種為了發揮所長、追尋理想、建立自己企業王國、從創造中得到喜悅,並且敢於向外開拓的群體,因而局限了本身的發展,亦令其內部社會問題變得更難解決。

鄧小平說過:「發展才是硬道理。」要解決當前的香港社會問題與政治爭議,其中一途還是要從發展入手,「一帶一路」則肯定是有助推動香港經濟進入另一台階,從而紓解社會矛盾的重大契機,尤其可讓我們將目光投向那些新興經濟體中——盡管當中一些國家的政局相對脆弱,連結上另一股發展動力,令香港的經濟、市場、投資,乃至方方面面的交往,更為多元化、多樣化,從而更為全面地強化本身的綜合競爭力。

阿富汗雖然近年戰事連連,成為脆弱指數最高的國家,但擁有豐富天然資源,具有不容低估的吸引力。(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鄭宏泰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助理所長
陸觀豪 退休銀行家、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名譽研究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