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禮儀師 統籌人性化喪禮

照顧各人需要 以生命影響生命

行政人員版 2016/12/16

分享:

聖誕節,愛百合(White Lily)助理營運經理李晴峯除了去派對,還會出席10個喪禮,因為讀Event Management及市場學的他,兩年前轉型為禮儀師。

他的老闆、機械工程師黃家揚,一直渴望做一份以生命影響生命的工作,受到日本電影《禮儀師》的啟發,3年前夥吳思源創辦愛百合,冀為港提供更加人性化的喪禮,3年來客戶滿意度達99.9%。

李晴峯(27歲)由澳洲回流後,曾在教育機構擔任行政工作,但感覺沉悶,挑戰性好低,於是裸辭,半年後才看到一則小廣告,帶他進入殯葬事業。他說:「做喪禮某程度上有點像婚禮統籌,都是替人策劃一場活動,照顧他們各樣需要。」這些需要由訂花、訂棺木、領遺體、選司琴、選曲目、找家人敘述死者往事、編小冊子、安排發言程序、安排膳食及交通等實務,到發掘未亡者心理需要,引導他們抒發哀傷情緒,統統都是禮儀師的職責。

代入角色 想像對方所求

兩年來,李晴峯見證了這個行業的豐富,因為每個生命,每個家庭皆獨特,需要用不同方式去接待。他的角色,是要代入每個家庭,每個狀況,去想像對方的需要。

個案一:有個已足月、但未出生已夭折的女嬰辦喪禮,父母心理上零準備,究竟整個禮儀怎麼做?她盡管是爸媽心中的寶貝兒,但未出生已夭折,在法律上沒有人的地位,既不能領到出世紙,沒有法定名字,亦無法取得死亡證。因此立碑也無名無相片,愛百合團隊為此扭盡六壬,讓女嬰的名字出現在碑文的細字上,既合乎法規,又能告慰家人。然後以爸爸畫的卡通全家福替代照片,更提議爸爸替愛女蓋被子,向她說一段話,正式告別。按醫院的慣例,其實可代為處理胚胎屍體,但如父母應允,到時連見她最後一面的機會都沒有了。

個案二:有位兩子之父滿腹疑惑,不知道應否讓幼子瞻仰媽媽遺容?愛百合發揮了輔導角色,建議兩童畫幅畫放棺木上,代替書信,正式向媽媽告別。黃家揚說,正式道別其實是釋放哀傷的契機。有喪子家庭選擇用錢解決問題,盡速了事,但他們日後很可能會後悔。

憶逝者往事 助一家療癒

做殯葬事業之前,黃家揚做過半導體業、消費業、家品業、製造業,擁有多年跨國企業管理經驗。跨界成為禮儀師,源於對港式殯儀的疑惑,送別外婆時,眼見儀式又嘈吵,又超陰森恐怖,他自問這樣真的能夠安慰家人嗎?

愛百合成立3年以來,收過許多感謝卡,因為他們協辦了許多寧靜、親切的喪禮。黃家揚說,述史是其中一個最受歡迎的項目,禮儀師會召集事主一家人憶述逝者往事,他們往往講到又哭又笑,然後歎說數年都未試過圍坐暢談,黃家揚指:「其實這也是種療癒過程。」往事會整理成紀念冊,也會由家人好友在儀式上講述出來,與來賓分享。

黃家揚說辦一場喪事,家人承受不少壓力,對很多事情徬徨束手。早前他們訪問了500位年齡介乎36至65歲的港人,發現94%表示寧願多付最高4成價錢,也想籌辦個人化的喪禮;61%表示策劃喪禮時能得到心靈上的支持;逾50%希望在喪禮後得到哀傷輔導等支援。

黃家揚說他們曾經辦過許多有特色的喪禮,例如將伯伯生前酷愛的《鳳閣恩仇未了情》改編為古典鋼琴,在教堂內彈奏。

為飛機迷伯伯,將靈堂布置到回禮紀念品,都貫徹用飛機做主題。「我希望為港人提供多一個選擇,讓各人能藉喪禮更認識逝者,而不是奉旨去鞠躬,結果去完一個個面目模糊的喪禮後,連送誰也分不清了。」

左起:殯儀企劃愛百合總監黃家揚、禮儀師李晴峯與豁達的植物學博士羅曼華。(梁偉榮攝)

殯儀企劃愛百合希望能為有需要的人辦一場有希望、有懷念、有平安的儀式。(愛百合提供圖片)

撰文 : 梁穎勤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