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制改革欠奉 去產能變谷產能

評論‧世情 2017/01/06

分享:

中國多年來一直存在產能過剩的問題,可是近年有愈趨嚴重之勢,波及多個行業,包括電解鋁、水泥、化工、煉油、玻璃、造船等,當中以鋼鐵業最為嚴重。

根據中國歐盟商會於2016年2月發表的最新研究報告,中國的鋼鐵生產完全脫離了真實的市場需求,其產能超過日本、印度、美國和俄羅斯4個鋼鐵生產大國鋼鐵產量的兩倍。

產能過盛阻創新 陷惡性循環

產能過剩已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頑疾。首先,產能利用率低表明資源正在被浪費,這必然窒礙中國經濟增長。其次,市場產品供過於求,引致物價下降,企業利潤下降,並造成部分企業資不抵債而破產倒閉,打擊居民的收入和消費預期,加劇經濟增長的下行壓力。另一方面,企業淨利率降低,負債增加,引致銀行不良資產增加,增加了銀行的金融風險。

更有甚者,由產能過剩導致的企業利潤微薄,令行內企業缺乏研發所需的資金。創新工作進度受阻,企業為保持利潤,只好擴大產能,不斷生產低端產品,造成惡性循環,嚴重打擊中國產業轉型升級的進程。

在國際貿易方面,產能過剩加劇中國與各國的貿易摩擦,引發多次反傾銷案,並影響美國和歐盟是否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決定。

中央縱出手 產能淘汰杯水車薪

其實,中央政府早悉事態嚴重,自2007年始,歷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將控制產能過剩定為來年的關鍵任務。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下稱《報告》)亦把去產能列為五大任務之一。中央所採取的措施主要有:鼓勵行業整合,淘汰落後產能;規範能源定價機制,限制能源補貼;嚴格管理土地資源供應;從技術、產能規模、排放控制、生產綫設備等方面提高市場准入和項目審批標準;更嚴格地控制銀行貸款。

雖然中央在《報告》中指出,近3年已淘汰落後煉鋼煉鐵產能9,000多萬噸、水泥2.3億噸、平板玻璃7,600多萬重量箱、電解鋁100多萬噸,但相對現時產能過剩規模之大,只是杯水車薪。相關行業的產能利用率仍然處於偏低水平,顯示過剩情況相當嚴重。

靠行政手段 產能愈遏愈多

產能過剩問題並非始於今天,自2008年開始,去產能措施便陸續出台,但效果卻適得其反。中央愈遏產能就愈多,愈虧的企業就愈想擴大生產。究其原因,在於中央只着眼於利用行政的手法來縮減產能,但忽視導致產能過剩的體制原因。

自市場改革以來,內地地方政府的職能始終沒有改變,仍然以發展經濟為主,為達到這個目標,地方官員一貫的手法就是以行政手段來推動產業的發展。為了產生最大的效果,他們往往選擇一些如鋼鐵、能源等規模較大的項目來促進地方的經濟。再加上他們還可以控制不少稀有資源的價格,令不少投資者願意與政府合作,追求的並非是那些項目的回報,而是背後的土地或礦產等資源。

不僅如此,地方領導只關心自己的地方利益,雖然中央政府曾三申五令,不許盲目投資,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對各種不利地方利益的政策,他們不是抵制就是置之不理。所以當中央要求各地方關閉產能過多的小型企業時,他們就透過補貼和貸款,擴大產能以達到中央新規定的最低規模標準,逃過被關閉淘汰的厄運,但這種「去產能」的政策卻最終成為「谷產能」的措施。這就是為甚麼產能過剩的問題無法得到解決原因。

中國產能過剩不獨是經濟周期問題,更多是體制問題。這解釋了為何中國產能過剩問題較世界其他國家嚴重。中央若不進行體制改革,實在難以走出粗放型發展的格局。

根據中國歐盟商會去年的研究報告 ,中國的鋼鐵生產完全脫離了真實的市場需求,其產能超過日本、印度、美國和俄羅斯4個鋼鐵生產大國產量兩倍。(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慶年 香港浸會大學經濟系
鄭凱鏵 香港浸會大學經濟系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