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郊野公園與否 可公投決定

置業家居 2017/02/04

分享:

社會上有討論應否在郊野公園發展住宅,反對的一派多是環保團體,以破壞環境為理由,寸步不讓,又有其他團體懷疑發展郊野公園是為了建豪宅,便利了發展商的損益表,對於解決上車的住屋問題幫助不大。而且問題的根源是香港的人口政策,根本香港不可以容納那麼多人。當發展了一塊以後,便陸續有來,到時便守也守不住了。

贊成的一方指出香港可以供建屋、寫字樓等的土地不夠,已達水深火熱的地步,為數不少的人要住絕對不便宜的劏房,大企業想租用大面積的寫字樓作辦公之用基本上沒有可能,有些企業已自行興建寫字樓作自用及出租,土地的不足已影響經濟的發展,近年深圳的發展是最好的例子。這一方又認為有些環保團體其實有財團在背後支持,甚麼發展也反對,造成了供應長期不夠,當土地不足時,無論是租金或樓價皆處於高水平,有利於發展商的業績。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環保團體有很多派別,那個是環保,那個不是那麼環保,他們才知道,不可以只聽片面之詞或最大聲那派,因為環保從來不是由一、兩個團體去定議的,而且在香港要成立團體是相當容易的事情,因此近年有不少團體、智庫發表意見,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諮詢程序不夠客觀 引來爭議

既然有這麼多的意見,以公投方式去決定最為理想。政府其實有諮詢的機制,可惜很多時候諮詢的文件及方式不太客觀,令人誤以為已有立場,這是諮詢的大忌。以公投方式來決定重大問題是民主國家或地區常採用的方式,英國脫歐是一個好例子,結果縱使有爭議,但願賭服輸,即使結果的差異很小,各方也要尊重結果。

現時的困局是各人都以為他代表了全部,有樓的當然想有好的郊野環境,以便身心寧得以發展,而且在此環境中,除了自住的可以延年益壽,出租的租金更可以支持。沒有樓的便可憐了,他們當然熱愛郊野,但想到連容身之地也欠缺時,他們同意發展可發展的土地是可以理解的。

爭議的另一點是郊野公園與高爾夫球場之間的取捨,說實話,香港在這方面的規劃出了問題,香港高爾夫球會有兩個球場,分別位於粉嶺及深水灣,前者佔地6.7公頃,後者170公頃,更是香港高爾夫代表隊的訓練場之一。以香港細小的面積,是否可以減少一些高爾夫球場?另一個焦點是馬場,同樣,香港是否需要兩個馬場?這些固然有歷史的原因,但隨着時間過去、人口的增加、社會心態的改變,這些設施實在有檢討的必要。

兩個高球場兩個馬場 是否有需要?

政治上講交換,在沒有清晰的發展藍圖,如發展郊野公園後可以帶來多少公屋、居屋及私樓,可以客納多少人,而同時也檢討一些高爾夫球場的存在價值,是否需要兩個馬場等,都是可以討論及交換的東西。政府可以考慮向中央提出租用深圳的土地,保留一個大型而標準的高爾夫場,讓港隊長期可以在那裏集訓,也讓普通市民可以一年內到該處打高爾夫球若干次,與民同樂,這不是天馬行空。以現時的環境,既保留高球場,又容許發展郊野公園,只會令人以為是在那裏發展豪宅。當一方全贏(發展商),另一方全輸(沒有樓住的市民),不引起強烈反彈才怪。

simonsplee@gmail.com

撰文 : 李兆波 中文大學商學院助理院長/會計學院高級講師

欄名 : 樓市講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