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名著「瀛」得起 內地宜借鏡

評論版 2017/02/06

分享:

東京上周公布以一系列動漫人物任2020年東京奧運形象大使,內地網民群起質疑《龍珠》的孫悟空是「強搶」《西遊記》角色。然而,怎麼日本能不斷二次創出賣埠熱作,內地空有文學瑰寶卻鮮少成功改編?

9個大使面世後,內地「孫悟空……不是中國的嗎?」、「算抄襲嗎?」等質疑聲此起彼落。《西遊記》早於18世紀已有日語譯本,漫畫大師鳥山明能於吳承恩原作上創立全新故事體系,還風靡全球30年,中華文化圈本已有點叨光,現反過來質疑對方抄襲,只是更顯得網民「玻璃心」和小家子氣,連素來激進愛國的《環球時報》都無法撑腰,引述元老演員稱悟空可望成為國家和民族間「友好的橋樑」。

《龍珠》孫悟空 宣傳東京奧運

鄰國的文化互為影響不足為奇,希臘及羅馬神話角色往往互相對應,不少中國文學大家認為《西》的孫悟空亦源出印度史詩的神猴,要追究「根源」,怕會沒完沒了。

引用神話、古籍,往往為文藝創作帶來奇異的吸引力,日本動漫更是駕輕就熟,像《新世紀福音戰士》和《天空戰記》就各自用上猶太教和印度教神話角色。今次一批奧運大使中,《火影忍者》渦卷鳴門體內藏的九尾狐,其他招式如別天神、須佐之男皆有用典,連主打小童的《妖怪手錶》主角地縛喵,亦源自民間傳說陰魂不散的「地縛靈」,作家的功架正是怎將真真假假無縫接合。

中國單是文學就有逾2,300年歷史,可二次創作的名著可謂恒河沙數,要怪責別人強搶,還不如反思自家文藝界怎麼沒有善加利用。或說內地有各式審查制度,如廣電總局禁止電影談鬼,主流導演就要借發夢和精神病開脫,拍《聊齋》亦要異常小心,結果就削弱故事,常令觀眾自覺遭搵笨。全新網絡電影《小戲骨:西遊記之紅孩兒》,同樣被指儼如說教的倫理劇。

網上普遍指摘《西遊伏妖篇》將周星馳的舊笑料翻炒再翻炒,豆瓣網評分低至5.8分,卻無礙電影5天勁收10億元人民幣。公眾指斥周監製和徐克導演自我抄襲,卻依樣支持萬變不離其宗的各式《西遊記》電影,怎麼又忽然質疑已自成一格的《龍珠》?

改編文學作品 港台偶有佳作

日本圍繞大文豪太宰治個人和文學的創作多不勝數,賣萌的四格漫畫、跟鹹蛋超人聯乘的繪本短片,最獲好評的是《文豪Stray Dogs》,講各擁超能力的太宰治和芥川龍之介成為敵人。港、台兩地偶有文學改編佳作,像台灣有漫畫《大仙術士李白》,港導許誠毅也靠《山海經》創出《捉妖記》,只是距離風行全球仍是相距甚遠。

與其指罵龍珠強搶《西遊記》角色,其實更值得花心機、下工夫的,是藉此借鏡、鞭策豐富文化與產業政策,煥發自己的深厚歷史資產,以至像日本般向全球輸出。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